💎akiraS🐳

小花:

经典场面重现!😍




说到漫画,我最喜欢是流川找仙道1对1这一段,这是唯一一个官方独处时刻~ 好多故事都是从这里展开的,呵呵! 如此良辰美景,要好好把它尽收眼底! 




我重新把他们画过一遍,构图各方面完全就是漫画里面的,唯独背景我改了,然后加上色彩, 基情感觉就出来了!! (咳咳... 不.... 是男人的友谊...) 这图尺寸是刚好可用到桌面上,有兴趣的朋友可私信我發原图哦~~~ 


太可爱啦😘😘

果子粑粑最爱流川枫:

我的流川蛙蛙和仙仙刺猬~画完啦啦啦啦 \(*T▽T*)/ 还有我家的喵~

😍

eilinna:

我在画仙道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惨剧……我画完之后存了原始大小jpg,之后为了存发布用的小图,不小心把原稿给缩了,还给存了,还给关了……哭瞎……现在只剩大版JPG还能印刷用了TAT。

这两张图之后印个小料玩玩吧…… 

【仙流】落叶与公园长椅(上)

巴塞罗那迷路:

 æ–‡è‰ºä¸‰åé¢˜  ä¹‹  è½å¶ä¸Žå…¬å›­é•¿æ¤…


 ï¼ˆç«™åœ¨åæœˆä¹‹å°¾ï¼Œæ­¤æ–‡è°¨çŒ®ç»™å³å°†åˆ°æ¥çš„十一月。)


【1】


从露台外飘来了今年第一片枫叶,是那种鲜艳欲滴的正红色。


后知后觉中又迎来了一个微凉的初秋,流川站在露台,怔怔地望向远处的街景。


只在下午营业的街角咖啡店门口已经被挂上了慵懒的“OPEN”木牌,最新的秋季限量套餐广告板被摆放在十分醒目的位置,偶尔有路过的行人被吸引而驻足,却从不会让咖啡店周围的空气显得拥挤而令人窒息,毕竟清冷是这个街区固有的个性。也许正因如此,流川对那并不热闹的咖啡店情有独钟,对居住在这里的现状表示满意。


街对面正对着露台的,是一个沿街的开放式公园,园内主干道两旁疏密有致地栽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其中偶尔夹杂着一两棵红枫,在这样的季节里尤为瞩目。流川所在的露台有着极佳的视野,公园里的长椅依稀可见,那里偶尔会成为流浪画者或是街头歌手的暂居地,出现过的人形形色色,却不让人讨厌。


已经是第几个秋天了?流川微微蹙了蹙眉,脑海中无意识地搜寻起这个问题的答案,并没有来得及理清思路,注意力就被脚边的生物吸引了过去。


那只不安分的胖猫君此时正把洁白的猫爪子扒在露台的栏杆上,对着街对面懒洋洋地挺起了白花花的猫肚皮,毛茸茸的爪子时不时地挠一下铁质围栏,然后扭过脖子,用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充满希冀地望向主人。


 


“Don't give me puppy-dog eyes. It won't work.”流川回了它一个不解风情的斜眼。


 â€œç™½ç—´ã€‚”望着胖猫君那对依然忽闪忽闪的圆眼睛,他又补了一句,眼角的笑意憋得有够勉强。


 


【2】


下午两点一十七分,午后阳光把整个街区的轮廓勾勒得恰到好处。


按照惯例,到了出门去买咖啡的时间。


胖猫君沿着公园的主干道欢快地踩着优雅猫步,走在后面的主人挂着一幅睡眼惺忪的冷淡面孔,没错,就是那位刚才还凶巴巴地说着“跟我撒娇也没有用”的主人。


其实胖猫君是一只布偶猫,属于严格的室内猫种,所有的养猫指导书上都写着“不宜出门”,但不知为何,陪主人去买咖啡这件事却是这只异类布偶猫不肯退让的必选节目,也不知道是被谁惯出来的坏习惯。


在这一件事上,一向温顺的胖猫君面对吹胡子瞪眼的主人始终保持着我行我素,时间长了,流川也懒得较劲,听之任之。都说宠物像主人,那种任性想必也是从某位不良的主人身上继承过来的。想到这里,流川挠了挠后脑勺,没有自觉地对着它撅起的屁股翻了个白眼。


 


关于这只猫的名字,流川已经想不起来为什么会叫做胖猫君了,唯一能确定的是,猫如其名。


此时此刻,离公园长椅五米远的方位,胖猫君一看到长椅上坐着的人,突然就挪不动步伐了。


流川也随之投去了关注的目光。他大概知道了原因,确切来说,那只该死的猫,是一看到那人手边的食物,就挪不动步伐了。


 


流川顺势打量起长椅上坐着的人,年轻人身上的衬衣在这样的季节里略显单薄,没有打领带,领口随意地敞开了几颗纽扣的位置,一头标新立异的朝天发型,除了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黑框眼镜略显斯文外,整个装束都符合着流浪画者的不羁特征,此时他正专注于手中的画簿,没有注意到手边的鱼肉汉堡正散发着魅惑猫心的香气。


 


视线扫过那人的瞬间,流川莫名地有些发愣。


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胖猫君已经扭动着腰肢,一个轻巧跃上了长椅,一脸高傲地端坐在了流浪画者身边,中间隔着一只鱼肉汉堡的距离。出于绅士风度,它并没有直接向食物下手,而是故作矜持地在那个人裸露在衣袖外的小臂上蹭了蹭,引起他的注意。


 


“spineless生物。”流川在心里暗暗咒骂,却又无知觉地惯着那只猫的肆意妄为,他做不到在大街上对着一只猫破口大骂或是武力相向,而胖猫君想必早已深谙他是这样一位面硬心软的主人。


于是,主人只是呆立着,一时间找不到为宠物的行为道歉的措辞。


 


“小胖猫??你怎么……”正在流川尴尬间,传来了那位年轻人惊讶的声音。


 


流川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下一秒,年轻人条件反射般抬起了头,刹那间两人四目相对。


 


“……嗨?这是……你的猫吧?”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算远,五秒钟的对视,对方的面容在流川眼中毫发毕现。他的瞳孔是深蓝色的,有些接近胖猫君的海蓝色,但底色却更为深沉,相似的色系险些让流川产生一种熟悉的错觉。那双眼里似乎有着一闪而过看不清楚的情绪。


 


流川点了点头:“唔……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诶?”他愣了一愣,随即无辜地笑了起来,“你是说胖猫?真的是名字啊?呵呵……果然,挂在它的脖子上呢……”他指了指胖猫君脖子上的名牌,猫身整个都胖乎乎的,分不清脖子的具体方位,不仔细找都很难发现那块不起眼的小牌子。


 


流川有些狐疑和挫败。那个名牌他自己都找了很久,居然随随便便地被一个陌生人一眼瞅出来。


 


“我之前……遇见过它,在这附近。”他对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流川解释道,说着一手揉了揉猫的后脑勺,在他宽大手掌下的胖猫君早已肆无忌惮起来,对着垂涎已久的食物发动起了攻势。


 


“住手——”


 


流川冷冽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对面的一人一猫同时停下了动作。


 


“我是说,猫。”流川挠了挠头。


 


那人笑出声来,眉尾弯出了明显的弧度。


与此同时,收到主人不善眼神的猫,恋恋不舍地撇下舔到一半的鱼肉,委屈地钻进了好心人的怀里,并使劲往他脖子里蹭。


 


流川的脸色又黑了几度 ã€‚


 


“没关系的,我很喜欢它呢。”对方及时表明了助纣为虐的态度。


 


流川有些气结。


 


在被胖猫君亲昵的当口,年轻人突然腾出一只手来:“很高兴认识你,我是仙道彰。”


 


-TBC-


P.S. å…³äºŽæ–‡è‰ºä¸‰åé¢˜ï¼Œé¢˜ç›®æ¥æºäºŽç½‘络,后续将列一个目录,有时间就写/画一题。

【仙流】非卖品 01

巴塞罗那迷路:

1.




4月3日 16:13


系统提示:您有1条来自“仙渔”应用的新消息,有人在您 â€œMichael Jordan亲笔签名限量款篮球”商品下的留言了!生意来啦,快去招呼吧!


 


*************


他抬了抬眉毛,嘴里叼着半片新鲜柠檬,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出了一道优雅的下滑曲线。


*************


 


No.1 of Japan:这个我要了。


 


爱上了一片海:诶?不好意思,不卖的哈,我写的是求点赞,没标价格……


 


No.1 of Japan:你确定?


 


爱上了一片海:嗯……


 


系统提示:对方发送了一张截图【商品名称:Michael Jordan亲笔签名限量款篮球,被点赞数:0】


 


No.1 of Japan:都挂出来一个月了,一个赞都没求到┐( ̄ヘ ̄)┌


 


爱上了一片海:唔……那是因为和你一样有眼光的不多(´ï½¥_ï½¥`)


 


No.1 of Japan:别自欺欺人了,除了我,根本没人理你。


 


爱上了一片海:……


 


No.1 of Japan:所以你卖给我吧。


 


爱上了一片海:……这位小哥……


爱上了一片海:……真的不卖T_T


 


No.1 of Japan:你不是只求点赞?


No.1 of Japan:卖给我,我就给你点赞!


 


爱上了一片海:-_-||


爱上了一片海:……


 


16:27


No.1 of Japan:人呢?


 


*************


我可以回答“我不在么”?


他有些好笑地望着手机屏幕开小差,思绪飘忽间,他开始想象屏幕另一边的执着小哥的长相,大概是那种认真起来一本正经、怼起人来又凶神恶煞的样子?


一不小心被自己脑海中惊悚又诡异的画面笑得呛到。


*************


 


爱上了一片海:那个,我准备去吃饭了……回聊哈。


 


No.1 of Japan:噢。


 


系统提示:对方已经关注了您。


 


爱上了一片海:……


 


系统温馨提示:自动检测到您在与该用户的对话中多次使用省略号或负面情绪表情,如遇骚扰等不文明行为可以拒收对方消息噢!请确认是否需要将该用户拉黑?


 


*************


他轻笑了一下,按下了“否”。


*************


 


17:11


No.1 of Japan:我吃好了。你要多少钱?


 


爱上了一片海:´ï½¥á´—ï½¥`不要这么执着了啦,你看我帮你又找了几个差不多的,你就买那些吧。


 


系统提示:您给对方发送了三个链接。


系统提示:发送失败,对方拒收。


 


No.1 of Japan:不要,我就要这个。


 


爱上了一片海:……


 


系统温馨提示:自动检测到您在与该用户的对话中多次使用省略号或负面情绪表情,如遇骚扰等不文明行为可以拒收对方消息噢!请确认是否需要将该用户拉黑?


 


*************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按了“否”。


*************


 


17:18


系统提示:该商品的价格已经被您成功调整为99999。


 


爱上了一片海:乛◡乛来买吧,我不拦着你。


 


17:20


爱上了一片海:人呢?


爱上了一片海:呵呵……


 


17:22


系统提示:对方已下单。


系统提示:对方已付款。


系统提示:对方提示您发货。


 


爱上了一片海:嗯……?!


爱上了一片海:你还真买了啊??


 


No.1 of Japan:废话。快发货。


 


爱上了一片海:……刚才跟你开玩笑的诶……


爱上了一片海:小朋友……不要执着于这些形式,多练练篮球技术才是真理:-D。


 


No.1 of Japan:你、说、谁、是、小、朋、友?!


 


爱上了一片海:……诶?不是国中生么?难道我猜错了?Ծ Ì® Ô¾ä½ èµ„料里不是写着xx年出生的……


 


No.1 of Japan:……你才国中生!


No.1 of Japan:我过了假期就读高一了!╰_╯


 


爱上了一片海:噗……


爱上了一片海:噢……不过,你这钱我不能收。准高一生也不能乱花零用钱,知道不?况且,这个我不想卖啦(T▽T)


 


系统提示:对方发送了一张截图【不要执着于这些形式,多练练篮球技术才是真理】


 


No.1 of Japan:原话返还!你有个签名篮球算什么本事,出来单挑!


 


爱上了一片海:嗯?


 


No.1 of Japan:敢、不、敢?


 


爱上了一片海:呵呵,有意思……


爱上了一片海:不过,我不想大老远去和小朋友单挑,抱歉呐´ï½¥á´—ï½¥`


 


No.1 of Japan:!!!


 


爱上了一片海:(^_-)


 


No.1 of Japan:不远,大叔←_←


 


爱上了一片海:诶???居然叫我大叔-_-||


 


系统提示:该买家收货地址与您同城,邮费预计xx元。


 


爱上了一片海:原来我们离得不远嘛?真巧啊……


 


No.1 of Japan:你已经没有借口拒绝了!


No.1 of Japan:你住哪里?明天下午两点我去找你。


No.1 of Japan:再敢叫我小朋友试试!╰_╯


 


爱上了一片海:……好啊,那我很期待见识一下日本第一君的技术´ï½¥á´—ï½¥`


 


No.1 of Japan:哼!


 


爱上了一片海:你就到这个球场好了,地址:xxxxxxxxxxxxxx


爱上了一片海:对了,你先把单撤了呀……


 


No.1 of Japan:不撤!


 


爱上了一片海:……


 


No.1 of Japan:你要是敢不来,那个篮球就是我的了!


 


爱上了一片海:呵呵……真伤脑筋呐……


 


系统提示:您已关注了该用户。


 


*************


还真是个臭屁的小子呀,呵呵。为什么我最后没有拒绝他诶?


他打了个哈欠,还没等自己想通这个问题,就已经带着笑意陷入了梦乡。


*************


 


-TBC-

【仙流】吃醋记 06

巴塞罗那迷路:

章节导航: 01  02  03  04  05  06


6.


如果说研发部骨干仙道彰与技术部新人流川枫之间的孽缘最初始于一场面试,那么,彼日两人在食堂的首度尴尬邂逅无疑成为了这场连锁反应链中倒下的第一枚多米诺骨牌。


食堂这么大,于千万之中,怎么我一抬眼,就偏偏撞上了你?不,错了,是被你撞上……


——那天如果上帝他老人家没有午睡,就一定能听到仙道隐藏在内心深处对他的强烈谴责。


但凡其中一个人早一秒离开,或是另一个人晚一秒到达,历史的轨迹也许就会沿着常规的方向匀速前行,如同没有起伏的两点一线的生活般被均匀地编织进一圈又一圈的时光年轮中。然而,偏偏那可以误差的一秒钟被上帝怀着戏谑的心情扔进了回收站,命运的齿轮触动了某一处的神秘暗门,历史不可逆地打破了自身原有的运行轨迹,向着未知的方向奔涌而去。


 


自此,这条维系着两人孽缘的多米诺骨牌链全线崩塌——


平日里习惯没事给自己放个合情合理的小假、偷个无伤大雅的小懒的仙道前辈,总会一不小心就在各种地点撞上同一道集结了十万火力的炯炯目光。


这目光当然是来自于那位流川后辈了,他的眼神犀利,目光如炬,甚至不费一唇一舌,就能无声地传递出“I have myeyes on you.”这一警告信息,差点让仙道产生流川同时兼任了监察组组长的错觉。在尝试了各种“脸盲症”、“遁地术”、“选择性失忆”未果后,纵然随性如仙道者,也不得不为这样不和谐的气氛感到棘手。


 


 


如果你以为被命运的大手“特别眷顾”的,仅仅是这各自任性起来不分伯仲的两个人,那你就太藐视上帝的公平原则了。


就在习惯单独行动的流川忙于履行“监察组组长”的职责的同时,同部门的三井则是开辟出了另一条大相径庭的亲民路线,他凭借着自身的阳光形象和迷之人格感染力,入职两个月后,已迅速与技术部门的同事们打成一片。


 


趁着午休的时间,技术部新晋人气王三井寿和部门同事正在SD大楼楼下的中心广场闲逛,美其名曰:周边市场调研。


盛夏的阳光泛着令人晕眩的色彩,正谈笑间,三井眯起眼,在逆光之中远远望见一群人西装革履、像模像样地朝这边走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位还架着一副墨镜,身后跟着鱼贯而行的四个高大的人影,唰唰唰地漆成了一排人墙。


 


三井一下子乐了:“哈哈哈,这年头我们公司还借场地拍黑道片了?不过……这个带头大哥也迷你了点吧!”


赶巧不巧,当天的风是顺着他说话的方向刮过去的。空旷的广场上,三井的声音显得格外洪亮。


 


站在一旁的佐佐木冈瞪着圆圆的大眼睛,顺着三井的视线向那边望去,突然慌张起来,扯住三井的胳膊:“嘘,三井大哥!”


 


“怕什么?这街上这么多人,反正谁也不认识谁。你这么胆小怎么在社会上混,以后跟着哥哥好好学学。”三井看着佐佐木冈一惊一乍的模样,有些好笑。


 


十米,五米,一米。


 


就在那位目不斜视的“带头大哥”即将从三井身旁擦肩而过之际,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脸,缓缓地摘下墨镜,露出了不失风度的迷之微笑:“谁也不认识谁?可惜真不巧,我刚好认识你——三、井、寿,是吧?”


 


三井对天起誓,他真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带头大哥”即是此前得罪的那位“蜜桃美人”,一公里外就会绕道走。


“啊哈,好巧,缘分呐……”


当天,三井寿的尬笑一直持续到面部僵硬,持续到当日下午噩梦般的首次跨部门圆桌会议结束,直到会议的尾声他当机的大脑才反应过来刚才被坐在附近的谁“不小心”踩了一脚。


大概正是从那天开始,“圆桌会议”加“藤真健司”的组合在三井寿的内心深处打上了一道不可言说的阴影。


与此同时,就在同一场圆桌会议中,差点睡着的仙道彰在恍惚中撞见了对面投来的一道寒光后,很没形象地打了一个令大BOSS都侧目的喷嚏。


 


 äºŽæ˜¯ï¼Œåœ¨é‚£æžå¯Œæˆå‰§åŒ–的圆桌会议落下帷幕后,仙道前辈作出了一个伤脑筋的决定——他必须主动出击一次,迎着那道瘆人的寒光,来个彻彻底底地冰释前嫌。


在计划实施之前,他预想那也许会成为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很幸运,仙道第二天就在自己部门的楼层遇见了他的计划对象,加快了友好谈判的进程推进。


 


 â€œå—¨ã€‚”仙道走到站在十米开外的流川面前,将一只手插在口袋,挥了挥另一只手向他示好。


 


对方似乎没有预料到仙道会来这么一招,原先凛冽的目光因为焦点对象的突然靠近而短暂失焦。流川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仙道的嘴角上扬了几度:“流川枫……你是不是对我很有意见?”凭着对流川枫的了解,仙道选择打开天窗说亮话。他已经很有诚意地准备好一长串腹稿来为之前的玩笑向流川表示抱歉,他很有信心最后能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我只对你的代码有意见。”流川虽然觉得眼前这位之前的所作所为很可恶,但仅作为讨厌对象的话,是不可能达到被流川时时放在心上的程度的,除非在某些方面的确引起了他的一级关注。


 


“嗯?”仙道瞪大了眼。


 


“我看到了你去年写的程序。我以后会做的更好。”


 


仙道听懂了流川所指的内容,那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看得了的密级,安西部长激励超级新人的手段果然不一般呢。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仙道眼含笑意,伸出手:“那么,来挑战我吧。”


 


“哼。”流川有些不服气地拍了下递过来的掌心。


 


……


 


友好谈判的进程似乎推进得意外顺利。在不明真相的群众的见证下,这的确成为了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流川新人,终于在锲而不舍的攻势下,感动了仙道前辈,引起了前辈的注意与关照,造就了从此两人惺惺相惜、前辈提携后辈的一段佳话。


 


当然,在好事者的口中,这一历史性时刻还有另外一种更具娱乐性的解释版本。


 


“仙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刚才的台词,换掉一个字,就完全变成了搭讪的场景?”研发部的池上对着洗手间的镜子乐呵呵地整理起自己的仪容。


“诶?”仙道正望着窗外风景开小差。


“不,是搭讪未果!”和池上心有灵犀的是同部门的越野。


说罢,两人就开始像模像样地表演了起来。


池上用极为夸张的手势往上捋了捋额发,深情凝望着越野的方位:“流川枫……你是不是对我很有意思?”


越野把刘海往前一拨,装作酷酷的样子:“哼……我只对你的代码有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自娱自乐笑到打滚,仙道回过头本想感叹一下为什么部门里尽是无聊到只能八卦他的单身狗,却转念住了嘴,他意识到下一秒就可能沦为日常全部门公敌:单身还不是因为你仙道彰!


好在对于仙道彰来说,这一天渡过得出奇地顺利,直到——


 


洗手间某隔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凉飕飕的身影,瞬间让三个人石化。


“借过。”他面无表情地说。


 


也许,对于这次“破冰”进程,是盲目乐观了。仙道无奈地想。


 


-TBC-

【仙流】CP十幸与十虐(上)

巴塞罗那迷路:


  • CP的十幸与十虐之题来源于网络,感谢出题者


  • 贺文难产,聊以片段,以示本命



 


【十幸】


 


一幸正逢韶华


 


当那个夏天开始的时候,他一路小跑,推开了球场的大门:


“对不起,我迟到了。”


他整个人逆着阳光,笑容如日光般明亮,刺痛了流川的眼。


 


你好,我是17岁的仙道彰。


 


 


二幸青梅竹马


 


“你好,我是小彰。”明晃晃的小脸蛋溢满阳光般的笑。


 


“......”黑亮的双眼炯炯地瞪着他。


 


“嗯?你怎么都不说话?”小彰挠了挠头,心里嘀咕:奇怪,麻麻为什么让我叫他疯弟弟?他这么安静,一点也不像疯子呀......


“疯弟弟?......好吧,你不爱说话也没关系......“轻轻叹了口气,心想不肯叫我彰哥哥也不要紧,谁让我是哥哥呢,做哥哥可不能小器,”那我们就握个手吧,握了手就是好朋友了。”说着摊开肉嘟嘟的手掌,满脸希冀地递了过去。


 


“......脏哥哥......”突然开口。


 


小彰可从没被人说过邋遢,正奇怪着,瞪大眼睛仔细一瞧对面的人:“噗......哈哈......”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原来,他是在换门牙呀!


 


“哼!”那刚想握上去的小手,在听到小彰的笑声后气呼呼地把对方的爪子打掉了。


 


小彰一愣,一对眉毛委屈地耸拉下来:“很痛诶!......我又不是故意要嘲笑你说话漏风......”


 


"白疵!"扭过头,决定不理他了。


 


这次小彰用了十二分的力憋住了下一波的笑:“对不起......是我不好......你放心,很快就会长好啦,我去年也是......”


眼神小心翼翼地瞟过去,却瞥见那个弟弟自顾自地蹲在地上,拍起了白色小皮球,认真得眼皮也不抬一下。


原来......他喜欢拍球呀?


 


小彰从屋里翻出了一只圆滚滚的篮球,比白色皮球大了好几圈,重新回到空地,有模有样地也拍了起来。


 


那个弟弟的眼睛终于直勾勾地朝这边望过来,仿佛在说: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想玩吗?”小彰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盈盈地把篮球滚到弟弟眼前。


 


“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皮球?”小枫好奇地打量起来,一时忘了不再搭理他的决定。


 


小彰凑到小枫的耳边:“嘘,是我捡到的,还没给它起名字呢!”


 


“要什么名字?叫'大皮球'不就好了?”


 


“那不就跟其他皮球一样了吗?我觉得它很特别,所以要起个特别的名字......来,我教你玩......”小彰有些高兴,今天认识了一个能分享他大皮球秘密的弟弟。


 


看完了演示,小枫低着头,孜孜不倦地练习起了拍大皮球,可惜球却不听话,根本不像在小彰手中那样有节奏地蹦蹦跳跳。


“可恶......”


 


"奇怪啊......哪里不对呢......"小彰仔细观察着小枫的动作和神态,突然灵光一闪,“我知道了,是头发!”


 


“??”


 


“你看,一定是你的刘海太长了,挡住了视线,球变大了,视野不够好,就会影响你的发挥。”


 


“你胡说!”


 


“你不信?你看我的发型,要不我帮你试试?”


 


“......”小枫抬眼看着小彰那根根竖直地朝天发,半信半疑,“怎么弄......”


 


“诶......不行啊,你头发比我的软,竖不起来......”小彰在小枫头上捣鼓了半天,都以失败告终,面对小枫被他弄成鸟窝状的发型和杀人般的眼神,终于急中生智,迅速去邻居家里借了点东西回来。


“疯弟弟,我有办法了,不过,你要先闭上眼睛,而且我弄好以后,你也不能乱摸头发,会坏的。”


 


小枫点了点头。


只要能拍好大皮球,不摸头有什么关系?


 


五分钟后,他如愿以偿地把大皮球拍了起来,不亦乐乎。


“喂,我马上要打败你了!”眼里闪着晶亮的光芒。


 


小彰笑眯眯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可惜到了晚上,小彰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左眼顶了一圈硕大的熊猫眼。


 


原来,就在一分钟前,小枫黑着小脸从洗手间回到了空地上。


远处邻居家的女孩正披头散发地跑过,冲着小枫头上的洋葱辫咯咯乱笑,突然又哭丧起脸,直跺脚:“彰哥哥大坏蛋,干嘛把我的漂亮蝴蝶结给他戴!”


 


小彰已经想不起为什么那天没有告诉麻麻,那个疯弟弟的拳头好厉害,能不能明天不要让他来家里玩了。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和小枫一起玩奥特曼打怪兽,虽然哥哥要让着弟弟每次都演怪兽,而且这个弟弟打得太认真了,演个戏也一点都不放水,嫉恶如仇的小眼神一刻不停地追杀着自己,还真有些招架不住;他也已经习惯了小枫喊打喊杀念“白疵”念得累了,会靠在自己身上吐泡泡,然后睡醒了继续开打;当然最习惯的还是一起玩大皮球,他已经给大皮球取好了名字,就叫“小疯”,虽然它不小,也不吵,就像那个弟弟,脾气不小,也不爱说话。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小枫的爸爸妈妈带着他来和小彰一家道别。


 


“你还会来吗?”


 


小枫摇头,也不说话,因为麻麻说,以后要去叫神奈川的地方定居,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好吧......这个大皮球送给你。”小彰强忍住落寞的神情。


 


“你不喜欢它了?”


 


“不是的......我知道你也喜欢它。我是哥哥嘛。”小彰露出落拓的笑颜。


 


小枫一语不发地抱了抱皮球,然后把它塞还给小彰。


“那我把它送给你,因为它叫小枫。”


 


“......好......我一定会去找你。”小彰很乖,从来不会哭鼻子。


 


 


——我觉得它很特别,所以要起个特别的名字。——


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皮球,但是只有一个叫做“小疯”。


 


——那我把它送给你,因为它叫小枫。——


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皮球,但是只有一个叫“小枫”的,和他在一起。


 


 


当那个夏天开始的时候,他一路小跑,推开了球场的大门:


“对不起,我迟到了。”


他整个人逆着阳光,笑容如日光般明亮,刺痛了流川的眼。


 


你好,我是17岁的仙道彰。


对不起,我是不是迟到了?


 


白痴。


 


 


三幸知己同白发


 


"流川呐,我记得,其实你们队的三井,好像挺帅的啊。"


 


"嗯哼?"什么意思?


"仙道彰,你几岁了?现在才后悔也太晚了吧?"


 


"你想什么呢……我是想告诉你……不应该拒绝装假牙,那不会影响形象……"


 


"笨蛋……"


 


"呵呵……"


扳过他的脸,手指温柔地描摹起他的眉眼,摩挲过他的脸颊,抚向他的唇,摸索着轻叩牙床的位置。


"还疼吗?"


 


"现在还行……"


 


"听话,拔了吧。"


"你知道,如果你实在不肯装假牙,我也不会嫌弃你说话漏风,不会嫌弃你叫我‘白疵’,当然……‘脏哥哥‘自然更好……”(笑)


 


“仙道!……”


 


每次听到他半夜牙痛时的抽气声,心中便一阵生疼。


 


望见他幽幽的回眸,一下失了方才的底气。


“……我只是不甘心,比你先装假牙,哼……”


 


(笑)“这也要比啊?枫……”


“那不如......我先检查下你的肺活量有没有退步好了。"


 


"喂……"


 


十指相扣,欺身上前。


 


 


我爱你,那不灭的灵魂。


我也爱你,那苍老的容颜。


我已爱你病入膏肓,深入骨髓,


此情此景,此生此世,我已无药可医。


 


 


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


 


当球馆中响彻欢呼与喝彩,聚光灯将室内渲染如白昼的时候,仙道高中生涯的最后一个夏天划上了完美句点。


他看着欣喜若狂抱作一团的队友,露出了会心一笑。


当他成功从人群簇拥中脱身的那一刻,不早不晚,捕捉到了远处的投来的清亮却炽热的目光。


 


在喘着粗气的他身旁落座,微扬嘴角,什么都没说。


 


“喂,傻笑什么?”


 


“都结束了啊,流川。”侧过头看他。


 


“......”还没来得及打败他,这两年来与他之间没有硝烟的战场却已经不复存在了吗......


 


本来可以尝试伸出手,不管流川这次拍不拍开,附上一句“加油”和“再见”,便可为这场战役写下无伤大雅的结束语。


但是,说不上缘由,还不想就这么结束对白。


也许,气氛严肃,所以,要不说点什么?


“有人说,我和你是神奈川高中篮坛上'相爱相杀'的一对,现在都结束了啊,不知道以后说这话的人作何感想呢?”


 


流川愣在那里。


 


“流川,你怎么看?以后没有我这个老对手,会寂寞么?”


言语内容略挑衅,举止神色却温和。


 


流川正了正色,专注地回视仙道:“我怎么不知道?”


 


“嗯?你不知道不是很正常?”他似笑非笑。


 


“我是说,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也爱我?”


 


“……”


 


 


很多年以后,当两人牵着对方的手走过当初那个球馆的时候,仙道突然打趣说:“流川,你表白的段数太高,我自愧不如,差点就没跟上诶。”


 


惹得流川仍像个十七岁的少年般,红了耳廓,一如当初那时。






-TBC-




 


致:仙道彰


 


当你打开球馆大门的那一刻,


我终于明白,


什么叫做,一眼万年。


 


 


Dear Akira,


 


I wanna whisper my love to you.


Happy birthday.


Happy Valentine's Day as well,


to both of you.


 


Yours,


Miss Lost


 


2017.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