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昨日回响-07 End

废柴三叶:

07


夜雨过后,东京都看起来灰蒙蒙的,偶尔有几只燕雀在城市的上空掠过。


仙道清早做了一个梦——他和流川还在念国小,两个人趴在公寓二楼的窗台边眺望不远处的湘南海,大概是梅雨季前夕,厚重的积云看起来沉甸甸的,灼热的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落在海面上。不计其数的海鸥在明晃晃的光线里盘旋鸣叫着,它们的羽毛被染上了艳丽的亮纹。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梦,而后又发生了些什么,仙道醒来时已经记不起来了,他茫然地揉了下眼睛,发现流川正在注视自己。


“早。”流川目不转睛地看着仙道,他的双眸中出现了一丝温柔的神色。


仙道怔了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昨天和流川确立了恋爱关系这件事,他下意识地拨了拨睡乱的头发,尽量用轻松的语气问:“干嘛盯着我不放?”


流川伸手摸了下仙道的眉毛,一本正经地说:“你长大了。”


仙道回想起流川上一次这样触碰他,差不多是四五年前的事了。想到这里,仙道很懊悔当初自己选择逃避的愚蠢行为,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低声询问:“那你觉得长大以后的我……好还是不好?”


“还可以。”流川不加思索地回答,他顿了一下,紧跟着又说,“以前更好。”


“唔?为什么这么说?”


“以前你会跟我一起打球。”流川说完撇了下嘴,像是在表达不满的情绪。


“原来你以此来衡量我的好坏啊?”仙道被流川过于简单的标准给逗笑了,“明天下午我没课,要是你不嫌弃我有些生疏的球技,我很乐意陪你一对一。”


流川点点头,他的眼神明显变亮了。


“既然提到打球的事,有件事希望你向我坦白。”仙道稍稍收敛起笑容,“你来东京之后,那个时常跟你一对一的家伙是什么人?”


流川避开了他的目光,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地回答:“根本没有这个人,我捏造出来骗你的。”


“嗯?干嘛骗我?”仙道感到愕然。


“谁让你嘲笑我交不到朋友?”流川想起那天仙道似笑非笑的模样就想当不爽。


“为了赌气而撒谎,真像是小孩子爱玩的把戏。你也太幼稚了吧?”仙道捏了下流川气鼓鼓的脸颊,“这么说的话,你一直一个人在小球场?”


流川打开仙道的手,从床上坐了起来,耸了下肩膀用眼神肯定了他的说法。


仙道抬起目光看着流川,语气真诚地说:“往后你想打球也好,还是逛街、买球鞋……总之所有的事,只有你开口,我全都可以陪你。”


“哦。”流川心里一阵高兴,表面上却显出一副淡定的样子。


由于仙道前一晚得到了流川父母的支持,所以心里的顾忌和担虑也就随之消失了,整个人以放松的状态投入到与流川的恋情中,他用撒娇般的语气说:“没有奖励吗?”


流川看着仙道这种无辜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很迷人。他的耳朵倏地红了起来,犹豫片刻,俯身吻了吻仙道的嘴角,然后迅速地翻身下床,抓过外套快步走出卧室,带上房门前说了一句:“我去洗漱。”


“嗯。”仙道的眼中出现了明朗的笑意。今年的春天正慢慢走向尾声,但是他心里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椿和哼着悠扬的小调在厨房里准备早饭,她把豆腐切成小块丢进海带汤里。


“阿姨。”洗漱好的流川走过来站在门口。


“嗨,小枫,早上好!”椿和把火关小了一些,转过身冲着流川露出朝气满满的笑容,“昨晚睡得好吗?”


“嗯。”流川不由得垂下了视线。


“怎么啦?”椿和细心地发现了流川的异常,说着靠近了他的身边,“是不是昨晚淋了雨,身体不舒服?”


“不是。”流川的话音依旧平缓低沉,但是态度突然严肃起来了,他郑重地说,“阿姨,是我追求仙道,交往这件事也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诶?不是阿彰暗恋你?”椿和有点摸不着头脑,茫然地眨了下眼睛。


“不是,你知道的,仙道避开我很多年了。”流川果断否认了椿和的说法。


椿和摆摆手不在意地说:“算了算了,现在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就不必计较这些恋爱之前发生过的事了。究竟谁主动谁暗恋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和叔叔不反对?”流川抬头惊讶地看着椿和。


“要是反对的话,你准备如何说服我们?”椿和猜到了流川心事重重的原因,眯了下眼睛,饶有兴味地问。


流川思索了很长时间,略显沮丧地说:“我还没想好。”


“哦,这可怎么办呀?”椿和忍不住笑了,“放心啦,我哪舍得刁难你?而且,我也得尊重阿彰的选择。”


“谢谢。”流川听完稍许松了口气,他停顿了一下,又问,“我妈知道了?”


“是啊,你还是这么忌惮满枝啊?不过这倒也是,你妈这个人看起来清秀可爱,可一旦发起脾气来……我记得我们念高中那会儿,隔壁班有个不良少年想追求我,大概被我拒绝后感到很没面子吧,找了几个小弟在放学路上堵我,你妈可帅了,折了根树枝抽得那帮臭小子鬼哭狼嚎,再也不敢招惹我了……哎呀,瞧我,把话题给扯远了。”椿和不好意思地说,“你怕满枝会生气?”


“打我没关系,我无所谓。但仙道从小就是好学生,他不耐揍。”流川把他的担心说了出来。


“好学生?”椿和冷哼了一声,“你忘记他国小的时候总是打架吗?”


“不是打架,仙道说他被人欺负了。”流川想起这回事来。


“听他瞎编。每次都是他先动手,我和你叔叔三天两头去学校挨训。”椿和撇了下嘴,“一直跟一个小他一岁的胖子发生冲突……好像叫九本太郎吧。那孩子个头很大,但不是阿彰的对手,总是被打得鼻青脸肿,他气不过就喊朋友帮忙,否则阿彰怎么会受伤嘛。真是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当时我快急哭了,还以为阿彰在模仿什么暴力电影里的情节。幸好升入五年级之后,他就乖乖念书再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九本太郎?”流川的脸色微微一变。


“你认识他?”


“我们班的。”流川说,“他从幼稚园开始就整天找我麻烦。”


“哦,我想起来了!”椿和恍然大悟地说,“哎呀,就是那个抢你零食的坏家伙吧。你总是被他打哭,眼睛红通通地拽着阿彰的衣服回家,太可怜了……”


“阿姨!”流川急忙打断她的话头,神情局促地说,“这件事不要说了。”


“对不起对不起……”椿和赶紧连声道歉,她相态可爱地耸了下肩膀,“阿彰小时候很疼你的,难怪会针对九本太郎。唉,倒是我们不够细心,没有往这个层面考虑。”


“仙道也没跟我说。”流川捏了下拳头,一股不可名状的情绪在他的心头激荡着,“真是白痴。”


“这么说起来的话,你男朋友小时候就很帅啊。”椿和的眼中显出调侃的神色。


流川愣下了才反应过来,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慌忙避开椿和的目光。


“好啦,不逗你了。”椿和拍了拍流川的手臂,“今天吃蛋包饭好吗?”


流川跟在椿和后面走进厨房,轻轻地扯了下她的衣袖,低声说:“阿姨,我妈那边……”


“怎么,向我寻求帮助啊?”椿和把蛋包饭盛进盘子里递给流川,歪着脑袋问,“我有什么好处吗?”


流川端着盘子蹙眉沉思了好一阵子,老实地摇摇头:“应该没有好处。”


“你这孩子太有意思了。”椿和笑了起来,“放心啦,昨晚你男朋友跟你爸妈已经交流过了。你妈已经爽快地把你交托给他了。”


不等流川接话,旬广在厨房门口问了句:“椿和,什么事这么高兴?在楼梯口就听见你的笑声了。”


“跟小枫说笑啊……哎呀!老公,你过敏的地方是不是比昨天严重了?”椿和快步走到旬广身旁。


“啧,是啊。”旬广烦闷地说,“冒了一大片红疹子,又痒又痛。”


“唔。”椿和不悦地噘了下嘴,心疼地说,“吃完早饭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由于旬广过敏加重,要尽量避免阳光曝晒,所以去伊豆半岛海钓的计划只能暂时延后了,他请了一个礼拜的病假,待在家里休息。


仙道和流川的恋情逐渐明朗,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比从前更为亲密。


转眼到了五月初,最近时常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东大附近的几株枫树长满了青翠的嫩叶,一些稍晚抽芽的林木上也是一片喜人的新绿。


傍晚在体育馆里绕着球场跑步热身时,朝河发现流川又换了双价格不菲的限量版新球鞋,他语气有些嫉妒地说:“喂,流川枫,你的球鞋都快每天不重样了吧?”


“你管我。”流川斜了他一眼,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朝河轻松地追赶上去,他的话音里带着戏谑的腔调:“你跟仙道前几天还死不承认,扭头就公开了恋爱关系,还真是发展神速啊……”


“你很烦诶。”流川无情地打断了他的话。


朝河瞥见仙道从大门口走进来,当即提高声音跟他打招呼:“哟,仙道彰,来看你男朋友打球啦?”


“你这家伙不要成天调侃我们。”仙道朗声回应。


流川撇了撇嘴,朝仙道那边跑去,他停下脚步喘吁吁地说:“我一整天都没看到你。”


“今天的课比较多嘛。午休的时候我倒是去找过你,你趴着睡着了,我可不敢吵醒你,在你旁边坐了一会儿才走。”仙道眼中带笑注视着流川,“想我了吗?”


“嗯。”流川对仙道的喜欢与日俱增,他看清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就不再踌躇退缩。


“我也是。”集聚在仙道心底深处的爱恋,现在已经彻底展露无遗,如同层层叠叠的树林般,遥无边际的繁枝茂叶漫空茏翠。


朝河在不远处故意扬声高喊:“仙道彰,请不要打扰我们训练可以吗?拽着我们的主力选手公然谈情说爱,真是太过分啦!拜托你收敛一点好不好?”


流川窘迫地低声嘟哝:“这白痴烦死人了。”


仙道把手搭在流川的肩上拍了拍:“好啦,快去训练吧,结束后一起回家。”


“好。”流川在仙道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扭头飞快地跑向球场。


仙道摸着脸颊朝休息区走去,目光一直追随着流川,要是此刻在家里的话,肯定会忍不住狠狠地吻他吧。


坐在椅子上的长野智久跟仙道打了声招呼。


“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在这里啊。”仙道拉过他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长野递了罐宝矿力给仙道,“唉,我觉得我追到菱香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了。”


“菱香?就是球队的经理山吹同学么?我今天才知道她的名字诶。”仙道打开易拉环喝了口饮料。


“是啊。菱香没有断然拒绝我的告白,但又好像并不是很喜欢我。”长野向仙道投去求助的目光,“朋友,你感情方面的经验丰富,还把流川枫这样的冰山男都追到手了,可不可以稍微提点我一下?”


“提到这个我就想起你在流川面前造谣我是情场老手的事。”仙道略显不爽地说,“幸好流川没在意,要是为此心存芥蒂,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么说,流川枫还真是你的初恋啊?”长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有什么问题吗?”仙道把视线转向流川,感觉他变得更耀眼了,整个人都像是笼在好看的辉光里。


“你长得这么潇洒,平时又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哪里像是会走纯情路线的人嘛。”长野想当然地说。


“感情方面我要是有这么精明的话,流川早就是我的了。怎么还会从幼稚园拖到大学?”仙道停顿一会儿,又说,“不过,流川目前正在摸索阶段,我到底是不是他理想中的恋人还是未知数。”


“幼稚园……拖到大学?”长野不由得提高了声音,“你该不会一直以来只喜欢流川枫一个人吧?”


“拜托,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仙道斜了他一眼。


“仙道彰,我对你所有的认知今天算是彻底颠覆了。”长野从深深的愕然中恢复过来。


“所以你让我帮你出主意,还不如找秋谷帮忙比较靠谱。”仙道说,“况且,我和流川的相处方式比较直接……”


“二话不说就疯狂地接吻吗?”长野冷不防接了这么一句。


仙道差点被饮料呛到,抬手给了他一拳:“你少夸张。”


长野抱着手往后靠在椅背上,耸了耸肩膀似笑非笑地说:“我有没有夸张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这家伙……”仙道的脸微微一红,他直起身咳嗽了两声用来掩饰尴尬。


 


大概过了七八天,旬广脖子上的红疹子总算全部消失了,这场反复发作的过敏令他跟椿和郁闷了很长时间,两个人总算松了口气。为了庆祝旬广康复,九点多椿和就约了芳子去街区购物了。


仙道打完工回来,看见旬广在客厅里整理钓鱼箱,他一边换鞋一边问:“爸,要出去钓鱼?”


“忘记我们的伊豆之旅了?”旬广抬眼看向仙道。


“过敏好了吗?”仙道走到旬广的身边。


“是啊。你今明两天有空吧?小枫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旬广说。


“流川去的话,我就算没空也得有空啊。”仙道笑着说,“诶?流川呢?”


“在你们房间里啊,可能还没起床吧。”旬广拿过茶几上的手机,“那我把旅馆先订好。过会儿送份文件去同事家就没有其他什么重要的事情了。我估计周末路上会有点堵,下午我们早点出发吧,你负责开车可以吗?”


“可以啊。”仙道点头答应了,“我回房里收拾一下东西。”


“嗯。”旬广看着手机屏幕,开始查询舒适的温泉旅馆。


仙道转身走到房门口,开门进屋,他看见流川整个人裹在被子里,疑惑地问:“你不热吗?”


流川猛地掀开被子,像是把什么东西藏了起来,神色不自然地问:“怎么不敲门?”


“我进我自己的房间还得敲门?”仙道苦恼地揉了下眉毛,爬上床盘腿坐在流川身边,眯了下眼睛说,“你藏了什么,给我看看。”


“不要。”流川的脸瞬间绯红,但是表情却很坚决,他死死地捂住被子。


仙道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他慢慢地凑过去吻住了流川,含混不清地说:“想你了。”


流川因此有所放松,习惯性地抱住了仙道的肩膀。


仙道趁机把手伸进了被子里,他摸到了一本书。


流川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推开仙道,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仙道有些得意地扬了扬手里的书。


“还我!”流川想要抢回来,他连脖子都变红了,难得显出一副焦躁的样子。


仙道迅速转了个身用后背挡住流川,他翻开书瞧了瞧,忍不住笑侃起来:“流川枫,你长进了啊,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少儿不宜的漫画。”


“你这个白痴!”流川恼羞成怒,低头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仙道吃痛闷哼了一声,回头就把流川按倒在床上,随手将那本漫画书丢在枕头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在研究同性恋人间应该如何亲密接触?”


“是长野强行借给我的,我忘记扔掉了。刚才不小心翻出来了,才看了几页而已。”流川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力气比不过仙道,又被他压了回去。


“嗯?那我得打个电话给长野,问问他干嘛带坏我们家流川。”仙道看出流川在撒谎,他故意这么说。


“不行。”流川的脸更红了,他咬了下嘴唇,不情不愿地说,“我只是想知道如何才能踏进你的心里。”


仙道怔了怔,松劲放开了流川的手,抱着他坐了起来,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有个人独占了你的心房,别人无法踏足。”流川平复了一下气息,垂下视线似乎有点委屈地说,“我才是你男朋友,你只能想着我。但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把你抢过来。”


“所以就在同性恋爱的漫画书里找答案?”


“嗯。”


“你……开始喜欢我了吗?”仙道的心咚咚直跳。


“不是开始。”流川抬起目光注视着仙道的眼睛,“我可能从小就喜欢你。”


“你想不想知道,你的‘情敌’是谁?”


“那个人很好?”流川稍稍抬起下巴,显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当然啦,他在我眼里是最棒的。”仙道这么说着,眼中闪耀着温存的光亮。


“喔。”流川的心倏地抽痛了一下,像是被什么利刃戳中了,强撑着一股傲气盯视着仙道,“那我呢?”


“你?你是笨蛋。”仙道拽住流川的手臂将他拉进怀里,“哪有人像你这样跟自己吃醋的?”


“你在说什么?”流川有点伤感,说话的声音明显沉闷了不少。


“等我一下。”仙道说着跳下床,从书柜的最里面拿出一个银白色的铁盒,交到了流川手里,“这是我多年的秘密。我特别想拿给你看。看完你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流川犹豫片刻打开了铁盒的盖子,里面装着一叠照片,他认出第一张是自己婴儿时代的纪念照。


“以前我问满枝阿姨要的。”仙道侧过身坐在床沿上。


流川把照片翻了过来,背面写着他的生日,还有一行小字:今天,我喜欢的人降生了。


“十四五岁的时候写的,现在看真是有点难为情啊。”仙道不好意思地揉了下眉毛,“都是你的照片,还有我们的合影,每一张后面我都写了一句话。”


“你……”流川抱着铁盒说不出话来。


“你来东京之前,我还产生过悲观的念头。想到等我将来老了,抱着铁盒坐在阳光下看照片,孩子们问我‘爷爷,照片上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是谁呀?’,我不确定我会怎么回答,可能至死都不能说‘他啊,他是我这一生的珍宝’。”仙道用讲故事的口吻叙述着,“如今我可以这么说了,流川枫,从小到大装在我心里的人只有你啊。”


“你果然是超级大白痴!”流川大概明白了被仙道疏离的原因,“你早该告诉我的。”


“我怕吓到你嘛。老实说,当时我发现喜欢你的时候,非常不知所措。”仙道感到一身轻松。


流川放下铁盒,直起身捧住仙道的脸说:“给你一次告白的机会。”


“都在交往了还要告白?”仙道用温柔的目光凝视着流川,“我喜欢你。”


流川不满意地用力掐了他一把,冷冷地说:“重来。”


“啊?”仙道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他思索了片刻,又说,“我爱你。”


“我也是。”流川的神情缓和下来,低头在仙道脸上亲了一下。


“你这小鬼……拧痛我了又亲我,真是……”仙道就势搂住流川的腰,再次将他压回了床上,瞥了眼枕头边的漫画书,用暧昧的语调说,“有没有看到什么喜欢的姿势,我可以跟你实践。”


“说这种话你不会脸红吗?”流川有点嫌弃地说。


“会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你是我男朋友呀。”仙道说完重重地吻住了流川。


“以后……就不要分手了吧。”流川在仙道的亲吻里断断续续地说。


“当然。”仙道不再给流川说话的机会,唇舌粘缠发出“啧啧”的水声。


正当两人动情时,旬广大煞风景地在外面拍门:“阿彰,你妈打电话过来,说芳子在商场里不慎崴了脚,你和小枫赶紧开车去接她们回来。”


“噢。”仙道不爽地应了一声,只好暂时停止抚摸流川的胸膛。


“快点啦!顺路载我去同事家。”旬广又喊了一句。


“知道了。”仙道无奈地叹了口气。


流川面色潮红,喘着重气稍稍别过脸去,小声地嘟囔:“晚上再继续。”


“嗯。”仙道用拇指按了下流川锁骨上的咬痕,“正好今晚住旅馆,没人会打扰我们。”


旬广等了一会儿,不耐烦地说:“哎呦,你妈又发信息过来了!芳子的脚肿得很厉害啊。”


仙道抓过短袖帮流川套上,抬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拉着他跳下了床,开门走了出去。


今日东京都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明晃晃的阳光照耀着一溜排的紫藤花,美丽极了。


所谓昨日的意义啊,就是无法被时间侵蚀的记忆吧。过去种种,宛如一场下不完的雨,在岁月的长河里彻夜回响。永远不会有消逝的那一天。






全文完




————————————————


文笔有限,感谢阅读,鞠躬



评论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