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告白

怎么会不记得呐,这可是去年我生日三叶送的礼物,谢谢亲爱哒,每次复习都觉得好甜蜜💗💗💗

废柴三叶:


注:伪更存档,把《仙道彰告白事件》重新写了一遍,剧情没变,句子差不多全部修改过了,原先发布的那篇已删除


为了凑短篇集的文章我也是蛮拼的……看过的姑娘请自动无视





告白


闷热潮湿的梅雨季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入秋后,浓厚而凝重的空气总算变得清透凉爽起来,在夕阳余晖的晚照下,湘南海面泛起一层金红色的亮纹。


陵南球队的越野宏明和福田吉兆同时发现,这阵子他们的王牌仙道彰有点儿不对劲,他各方面的表现都很反常,总是显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时常叼着一片柠檬蹲在休息区唉声叹气。


今天训练的时候也不例外。


教练田岗老师站在场外,瞪着眼睛高声怒斥:“喂,仙道彰,你这个混账小子!我没看错吧,你居然带球走步?能不能集中注意力?”


仙道置若罔闻地抱着篮球,在他对面防守的一年级生满头雾水地眨了眨眼睛。


福田摸着下巴,面无表情地对越野说:“果然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不会吧?”越野的脸上露出惊愣的神色,“莫非仙道聪明过头,傻掉了吗?”


旁边在练习运球的相田彦一招风耳一动,偷偷地瞄了眼田岗,确定他的注意力此刻全部集中在仙道身上后,鬼鬼祟祟地凑近福田和越野,压低声音说:“仙道学长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们俩觉得很有可能,用眼神赞同了这个说法。


那边又传来更年期教练怒吼仙道的声音:“仙道彰!你还记得自己是篮球队的吗?为什么用踢的,你到底想怎么样?”他卷起袖子准备上场揍仙道,不过被旁边的队员给拦下来了。


“踢篮球?看来大事不妙啰。”越野扭头看了仙道好几眼。


“现在该怎么办?仙道学长这样下去可不行。”彦一的目光里透出一股深深的忧虑。


队长鱼住纯瞥见他们三个人在嘀嘀咕咕,沉着脸走过去:“训练时间你们在闲聊?”


“不是啦,我们在讨论仙道学长的事。”彦一连忙解释,“队长,你没觉得他最近很奇怪吗?”


“这倒是,好像提不起精神似的。”鱼住想了想才回答,“在球场上频频出错,而且犯得都是最低级的错误,也不知道这小子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越野抓准田岗回家陪夫人买菜的机会,把魂不守舍的仙道拽进了更衣室。


“仙道彰,身为陵南的王牌,拜托你振作一点。”福田双手抱臂,很随意地斜靠在门边。


“仙道,冒昧问一句,你究竟是失恋还是热恋?”越野直奔主题。


“或者受了什么刺激,一时想不通?你可以跟我们说,我们帮你分担。”鱼住拍了拍仙道的肩膀。


“仙道学长……”彦一顿住了,他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真是讨厌啊,你们把我的台词都讲完了,我应该问什么嘛?”


仙道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走到更衣室中间的长凳边坐了下来,语气颇为烦闷地说:“最近确实碰到了令我很苦恼的事。”


越野迷茫地看着仙道,暗中寻思,什么事竟然能让天才苦恼?


仙道犹豫了片刻,含糊其辞地问:“你们知不知道怎么告白啊?我是说,被接受的可能性比较大的方式。”


“啊?”越野不由得提高了嗓门,“我没听错吧,你不知道怎么告白?”


仙道抓了抓头发无奈地说:“自觉告诉我,如果我和他说‘嘿,我喜欢你,我想跟你交往’这种话,搞不好会被当场打得找不着北。”


福田吃惊地“啊”了一声:“这么暴力,玩跆拳道的?”


“不,自由搏击和散打。”仙道头疼地皱了皱眉。


“我说仙道彰,你什么时候有被虐倾向了?”越野忍不住叫了起来。


“拜托,小声点。”仙道避开了他的视线,很难为情地说,“我第一次想要跟人告白诶。”


“感情的事,还是你们聊吧,我去练球了。”鱼住神情黯然地转身走出更衣室,他至今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哪个混账在外面造谣他是混黑道的不良少年,女学生们都避之不及,真是令人非常郁卒。


越野在仙道旁边坐了下来,搭住他的肩膀,相当义气地说:“说说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帮你一起出出主意。”


仙道嘴角掠起一个近乎于甜蜜的弧度:“黑发,肤白,个子高瘦,喜欢睡觉,不爱说话,眼里只有篮球。”


“拜托,眼里只有篮球还不好办?这不是你的专长嘛。”越野斜了他一眼。


福田没有搭腔,冷静地观察着仙道的表情,心中在考虑,女子篮球队有哪个女学生是符合他所描述的。


“两个月了,我陪他一对一四十五次,看了几百场球赛,解说员的台词我都能背出来了。”仙道摸着额角,“但是迄今为止,他跟我说话,基本上都不会超过十个字。”


“暴力分子就算了,还语言障碍?”越野着实无法理解好友的择偶标准,“鬼迷心窍?”


“怎么可能?”仙道看了越野一眼,又陷入了困顿中,“这几天我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他在球场上闪闪发亮的样子……怎么办?我好想吻他。”他说完脸上迅速的飞红起来,“太难为情了。”


“你也知道难为情?”福田淡漠地说,“倾诉归倾诉,别一言不合说这种话。”


“喔,抱歉。”仙道低下头尴尬地按了按后脖颈,“你们倒是给我想想办法啊。”


彦一在他的笔记本上专注地记录着仙道为情所困这件事,根本无暇分心去思考什么告白之策。


“当面说怕被打的话……”越野蹙着眉头说,“不然你给她写一份告白信?”


“可以,怎么写?”仙道的心情此刻稍微恢复了平静。


“拜托,这么多女学生给你递过情书,你问我们怎么写?是不是有病!”


“我又没收下。”仙道神情无辜地注视着气恼的越野,心想,这小子的脾气越来越像教练了。


八卦三人组愣是搞不懂,明明是仙道彰要追求别人,怎么最后演变成他们蹲在原地绞尽脑汁地充当代笔拼凑起告白信来。不过遗憾的是,这份缠绵悱恻的旷世情书,并没有起到任何实质性的效果,对方只说了五个字:太长,懒得看。


此后,他们又陆陆续续地帮仙道想了很多种方法,可不是被打,就是被无情地拒绝,就连送盒巧克力,都以“不吃甜的”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借口给退了回来。


三人组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仙道彰这小子靠脸就能吃饭,这样不间断的柔情攻势怎么可能毫无作用,他看上的那个人的眼界高得未免有点离谱了吧?


 


仙道状态持续低迷不振,田岗叱喝他的声音都快把陵南体育馆的房顶给掀了。


“仙道,要不……你跟她一对一的时候,佯装跌倒,然后刚好‘不小心’吻到她。”越野实在没什么法子了,将言情剧中常见的桥段搬了出来,“电视里都这么演,亲完之后很快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


仙道在脑海中假设了这段场景,立刻极其坚决地摇头否决了:“不行,我不敢。我不打算在医院里住上一阵子。”


球队三年级的池上亮二实在听不下去了,他边擦汗边对仙道说:“就这么点事,你们居然折腾了大半个月还没结果。很简单,你刻意避开她几天,电话不要接,信息也别回,要是对方忍不住主动来找你,肯定有戏,但如果不来的话就没必要再勉强嘞。鼎鼎大名的陵南仙道彰,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大好森林。”


“对,果然还是前辈比较老练!”越野的眼睛陡地亮了起来。


仙道反正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姑且试一试,结果却陷入了漫长焦灼的等待中,接连数天,他的手机开了关,关了开,从天亮到天黑,又从天黑到天亮,别说电话,对方连一条信息都没有发过来。因此,仙道的心情越加窒闷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好歹风雨兼程地陪他打了两个多月的篮球,即便是普通朋友突然不联络了也会礼节地询问一下近况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仙道渐渐接受了与对方“没戏”的结局。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怎么说,日子总得照常过下去吧,可他的心底爬满了不舍,无法抑制的感情像是海浪般翻涌不息,甚至时不时在蒙眬恍惚的睡梦里,反复看见他那双宛如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就连他脸上的汗水都折射出好看的辉光。


 


两周后的一个傍晚,镰仓市刚下完雨,学校里的常绿乔木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新鲜气息,繁茂的枝叶间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水滴。


仙道踏过路面上的积水,跑向体育馆,在门口脱鞋的时候,围聚在休息区的队友们,齐刷刷地回头盯着他,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怪异。


“干嘛?我今天又没迟到。”仙道拨了下头发上潮湿的水雾。


“仙,仙道学长,刚才有人找你。”彦一结结巴巴地说。


“啊?找我就找我,又不是什么稀奇事。”仙道迈步上前,走到队友们旁边,他的脸上忽然露出讶异的神色,“诶?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一束玫瑰花?”


“仙道学长,这花……送给你的。”彦一说。


“哦。”仙道心想现今的女学生未免太热情了,他漫不经心地问了句,“是谁啊?”


“湘北的王牌,流川枫。”彦一紧跟着打开了他的情报本,往后翻了几页念了起来,“黑发,肤白,个子高瘦,喜欢睡觉,不爱说话,眼里只有篮球,原来是指流川枫……仙道学长,他就是你要告白的对象?”


仙道的心房顿时剧烈地跳动起来,说话都不利索了:“不,不是吧?流川枫他送花给我?你们确定?”


“确定。”福田平静地说,“我们不可能认错流川枫,捧着花一副很凶的样子,开口就问‘仙道彰’呢。我们说你还没来,他放下花写了张纸条就走了。”他说着,递了张叠好的纸条给仙道。


仙道怔怔地接过来,展开一看,是封简短的三行情书:


 


白痴,学姐说,告白要送花。


我也喜欢你,小球场见。


不见不散。






Fin



评论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