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可爱的追求者-09 END

甜甜的,💗

废柴三叶:

09


从奈良县回来后,流川觉得仙道似乎变得更加难以捉摸了。这个周末的下午,他打算去找仙道打球或是陪他钓鱼,刚换好鞋就接到了泽北的电话。


“干嘛?”流川带上家门走了出去,室外的秋阳甚为耀眼,将院落中的植物照得熠熠生辉,肆意交着的繁枝茂叶尽管显得有点凌乱,但是颜色漂亮极了。


“我跟我们队长深津前辈在镰仓市,帮我外婆剥了一早上的栗子,总算剥完了……”


“说重点。”流川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头。


“喂,好歹朋友一场,不用这么冷酷吧?”泽北嘟哝了一句,紧跟着继续说道,“今天天气这么好,待会儿有时间出来打球吗?”


“嗯。”流川下意识地点头同意了,不过他很快想起答应仙道的事,又改口了,“我问下仙道。”


“我本来就想让你邀请仙道加入,二对二刚好。”泽北说完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你们上次在闹矛盾吧?已经和好了?”


“是。”流川皱了皱眉头。


“流川,恕我直言,你打球还得问过仙道,他是不是管得太严了?”泽北忍不住问流川。


“关你屁事。”流川语气倔傲地回答。


“你这家伙真是……”泽北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我和深津前辈先去小球场热身了,等你们。”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深津盘腿坐在居舍中央的矮桌前,品尝着泽北外婆做的栗羊羹,他不解地问:“仙道是指陵南高中的仙道彰?”


“是的,怎么啦?”泽北拿起茶碗喝了口茶。


“那为什么找湘北的流川枫打球,会扯到陵南的人?”深津越加疑惑了。


泽北瞄了眼在隔壁间忙着做柿子饼的外婆,压低声音说:“他们两个很有可能是那种关系。”


“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啊?”深津茫然地眨了下眼睛。


“前辈你也太迟钝了吧,这样都听不懂。”泽北摸了摸他的和尚头,一本正经地说,“恋人。”


“啊?”性格向来冷静的深津似乎受到了冲击,他那双生来就有些忧郁的眼睛里,流露出惊愣的神情,“你不要胡说。”


“我是觉得流川特别在意仙道。”泽北说着从地上站着起来,走到隔间的纸门旁边,对他外婆说,“外婆,我出去打球了。”


“噢。”外婆笑眯眯地说,“早点回来。”


“好嘞,您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打电话给我。”泽北接过深津递来的运动包。


 


泽北和深津到小球场没一会儿,就看见仙道跟流川沿着公园里的行路并肩走来。


“这两个人太招摇了,外套居然穿同款。”泽北暂时停止防守,直起身来对深津说。


“运动品牌的外套撞衫不奇怪啊。”深津仍然不太相信两个男人的恋情。


走到近处,仙道神情明朗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他口气随意地说:“本来我约了邻居大叔去渔港垂钓,还没来得及出门,就被流川枫抓过来打球了。”


“你好,山王工业,深津一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深津向仙道伸出手。


“陵南,仙道彰,请多指教。”仙道微笑着跟他握了一下手。


流川对这种寒暄客套毫无兴趣,他取下双肩包,把外套脱了,一并扔在围着球场的铁丝网前。


泽北的眼睛亮晶晶的,他极其自信地说:“要不你们三个联手打我一个吧?”


“殴打?”流川夺过他手里的篮球,冷冷地斜了他一眼,运球奔往篮球架方向。


“喂,你是不良少年吗?”泽北不满地抗议,扭头追上流川,挑衅般截下了他手里的篮球。


“这两个小鬼一碰到篮球……”深津说到一半,无意中瞥见脱下外套的仙道,连短袖都跟流川穿的那件是一样,他微张着嘴怔愣住了。


仙道刚才是跟流川小跑着来的,不必再热身,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加入球场上的战局。


“深津前辈,你在发什么愣?快来!”泽北高声地呼喊。


四位年纪相当的高中生很快都进入了对阵状态,这场比赛一直角逐到暮色四合才结束。


镰仓市秋日的傍晚很是静谧温柔,淡红色的霞光铺满天际,晚风凉飕飕的,在球场四周常绿乔木葱茏苍翠的枝叶间穿行。


“喂,流川,我爸妈已经在帮我办理出国留学的手续了,你大概什么时候去?”泽北从包里拿出毛巾,一边擦汗,一边很随意询问流川。


仙道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他靠着铁丝网坐在地上缄口不言。


“还没决定。”流川朝仙道那边走去,把手里的毛巾递给他。


泽北笑嘻嘻地跟着跑过来:“你爸妈不难相处吧,我搞不好会去你家蹭饭,应该不会被拒之门外吧?”


仙道的心底莫名产生了一种被流川抛弃的窒闷感,语气僵硬地问:“你们两个已经说好一起去美国打球了?”


“是啊,我和流川夏天的时候就谈好这件事了。”泽北很高兴地说。


深津敏锐地发现仙道的脸色不对,心想泽北这小子打球是很厉害没错,可眼力见未免太差了,但他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用力地咳嗽了几声提醒他赶紧闭嘴。


“深津前辈,嗓子不舒服?”泽北眨着明亮的双眼,一脸纯良地问。


“蠢货。”深津忍不住翻了他一个白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仙道站起身来,神情有些玩世不恭地看着流川:“不错嘛,作伴的人都找好了。”他短促地笑了一下,抬手拨了拨头发,“我去买饮料。”


流川从未见过仙道这样的目光,明明带着笑意,却透出一股冰冷的淡漠。


仙道冷不防地拽住了流川的手臂,一言不发地拉着他走了。


中途,仙道停了下来,转过身子对流川说:“我给你解释的机会。”


“解释什么?”流川不由得显出困惑的样子。


“既然你没有把我规划进你的人生,为什么要顽固地闯入我的人生?”仙道对流川早已动了真心,说话的语气不免伤感,“你要离开日本这件事,从没亲口告诉过我。是准备等到我答应跟你交往后,再向我交代你要跟北泽去国外打球吗?”


流川沉默半晌才说:“当初有想法去美国打球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察到对你的感情。”


“但这个想法并没有因此改变,不是吗?”仙道把视线转向附近的一株枫树,重重叠叠的红叶在夕阳余晖的晕染下变得愈加鲜艳,“之前我就从安西教练的口里得知你要去美国的事,从奈良回镰仓后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老实说,我可能不是像你这样非常耐得住寂寞的性格。流川,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我们……”


流川倏忽转为沉痛的眼光一瞬间打断了仙道的话。


仙道很想把“到此为止”说出来,可就是卡在了喉咙里,先前与流川共同度过的时光,宛如走马灯似的在他脑际一一掠过。


“我可以留在日本,过两年如果我们感情变好了,或许你愿意为了我去国外念大学。”流川放低了声音,“从我决定追求你开始,你就在我的人生里了。”他说着抬起眼来注视着仙道,“你也喜欢我,不是吗?”


仙道呼了口气,他的内心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过了良久才开口说话:“我要是不在意你就好了,成天为了你的事心神不宁,实在伤脑筋……”这么说着,他伸手将流川拉入怀中,“好吧,我投降。流川枫,你赢了。”


 


泽北经过深津的提示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犯了什么错,他懊恼地拍了拍额头:“今天打球打得太尽兴,我居然忘记流川和仙道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件事了。真是糟糕,万一他们两个为此吵架那就太难为情了。”


“啊!山王工业的泽北荣治!”一声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吸引泽北和深津同时循声看去,只见从场外跑来一个穿着陵南队服的小个子,他的双眼闪烁着激动的亮光,“你好,我是陵南高中的相田彦一!”


“嗨,你好。”泽北扬手跟他打了招呼,“太巧了,你们球队的仙道刚和我们打完球,他跟流川去买喝的了。”


“不稀奇,仙道学长最近巴不得一天到晚都跟流川待在一起。”彦一说。


泽北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颇为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我好像让仙道误会了。”


“该不会是你跟流川打球,仙道学长吃醋了吧?”


“差不多。”泽北把事情的经过简略地告诉了彦一。


“啊?”彦一惊诧地提高了嗓门,“流川枫要抛弃我们仙道学长跟你去美国?真是太过分了!”


“喂,不是这样的……”泽北根本来不及解释,彦一已经回过身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通知其他队友了。


深津坐在旁边没讲话,他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心想,还不如待在泽北的外婆家帮忙剥栗子比较清净。


没过多久,仙道和流川拿着冰镇饮料返回小球场,看见彦一也在,仙道不由得调侃了句:“小彦一,我跟你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


“仙道学长,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种时候是什么时候嘛?”仙道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递了罐饮料给深津。


“谢啦。”深津决定喝完饮料就走,他不想卷入镰仓这几个家伙复杂的情感漩涡里。


“那个……我请你们吃晚饭吧。”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泽北主动提议,他的话瞬间敲碎了深津的计划。


深津一口气上不来,被饮料呛到了,捂着嘴猛烈地咳嗽起来。


“深津前辈,你怎么搞的?喝水也能噎住?”泽北疑惑地抓了下脸颊。


“没,没事。”深津缓过来,无奈地抬头看了看渐渐泛起宝蓝色的天空。


“不好吧?”仙道悄悄地牵住了流川的手,“怎么说你跟深津前辈也是客人,应该我们请客比较合适。”


彦一下意识地斜了仙道一眼,心中寻思,仙道学长没事吧?男朋友都快跟泽北跑了,居然还要请他吃饭?


正说话间,接到彦一电话的越野和植草拖着一脸疑惑的福田风风火火地赶到小球场。


“我一说请客,你们都来了?”仙道看他们的阵仗像是要跟人斗殴似的,他拉着流川往旁边让开几步。


“仙道,别担心,我们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人欺负的。”越野义愤填膺地瞪着泽北。


“啊?”仙道错愣地看向越野,“你这家伙是不是偷喝你爸的酒了?怎么胡言乱语的?”


福田着实想不明白,怎么莫名其妙跟山王工业的球员发生冲突了?他只能暂时保持沉默。


深津感到很头疼,他更想回去剥栗子了,哪怕剥一宿也比现在这样好,而令他最苦恼的是,使得陵南成员大动肝火的泽北,此时却露出一副完全搞不清状况的天真模样。


夜幕逐渐降临,天空整个儿变成了深蓝色,犹如光带般的银河明澈闪亮,就连云朵都发出蒙眬的辉光。


一行人各怀心事地抵达鱼住家的居酒屋吃晚饭。


“有些人真是无情啊!”越野见流川倒了杯玄米茶给泽北,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你到底怎么了?”仙道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的人应该是你吧。”植草的眼光在灯火下看起来似乎充满了同情。


“不会啊,我心情很好。”仙道说着,目光含着温存的笑意转向流川,“我输给某人啰。”


流川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他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仙道跟自己确定恋爱关系这件事。


彦一凑近越野,在他耳边小声地嘀咕:“仙道学长输了为什么还一副这么开心的样子?”


“有可能受了太大的刺激,脑子暂时出了问题吧?”越野真心实意将仙道视作好友,为此,他难过极了,“真是没想到,流川枫这小子脚踏两条船会踏到仙道的头上来。”


“我都快气死了。”彦一最崇拜的偶像遭人横刀夺爱,他的心情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垂头丧气地“唔”了一声。


深津用胳膊肘撞了撞泽北,歪着脑袋叮嘱:“吃完饭我们立刻告辞,不要问我为什么。”


泽北吃着醋拌海草,没空理会他,“嗯”了一声点头答应了。


仙道挨着流川坐了下来:“今晚想去看电影吗?有部正在上映的科幻片还不错诶。”


“好。”流川趴倒在桌上,他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抬手搓着眼睛。


“你这么会这么可爱?”仙道一旦敞开心扉,就不再掩饰对流川的好感,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喂,不要弄乱我的头发。”流川拉开他的手。


越野和彦一听不见两个人的窃窃低语,看起来像是仙道示好被流川不悦地拒绝了。


“仙道这家伙能不能有点出息?”越野咬着牙忿忿地说。


泽北吃完一碟海草觉得意犹未尽,偷偷地把流川桌上那一碟拿了过来,彦一当场跳了起来,指着他说:“你能不能收敛点?”


“啊?”泽北把挂在嘴边的一根海草“呲溜”一声吸了进去,“流川光顾着跟仙道讲话,我看他也是没心思吃东西了。鱼住前辈家的醋拌海草太好吃了。”


越野拉了拉彦一的衣摆,冲他使了个眼色,用气音提醒:“别让仙道难堪,坐好。”


“抱歉。”彦一握紧拳头忍辱负重般向泽北道了个歉,他别过脸很是不爽地坐回原位。


“怎么吃碟配菜都要挨训?陵南这小子太奇怪了。”泽北有些委屈地瘪了下嘴。


上菜后,越野若有所思地看着在给流川剥明虾的仙道,心想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争点面子回来。


等到吃完饭,仙道起身去外面结账买单,越野果断抓准他离场的时机,故意提高了嗓门对彦一说:“你有没有见过仙道在东京的女朋友?”


彦一立即会意,他睃了流川一眼,紧跟着回答:“见过啊,去年暑假的时候,仙道学长不是带她来镰仓跟我们一起吃过饭嘛。”


昏昏欲睡的流川惊醒过来,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盯着越野和彦一:“仙道在东京有女朋友?”


从洗手间回来的福田显出惊讶的样子:“喂,仙道什么时候冒出个女朋友来了?”


“诶?你居然不知道?”越野看向福田说,“仙道跟那个女孩子国中就一起了,他高中毕业后要回东京的,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会结婚吧。”


旁观着的深津心想,往后没什么事还是不要来镰仓为好。


泽北捧着饭团,看看越野他们,又看看流川,不禁寻思,难道误会仙道跟流川的关系了?转念一想,刚刚在球场那会儿,仙道不是还牵着流川的手嘛?


“仙道跟他女朋友的感情简直好到令人眼红。”植草补了一句。


一种无以名状的痛楚在流川的心头激荡,他握紧了拳头又颓然地松开了,脸色变得煞白。


“你没事吧?”福田拍了下流川的肩膀,他听完队友们笃定的言语,一时间也有点吃不准究竟是不是真的。


“流川枫,你跟泽北荣治去美国也好,仙道将来总不可能跟两个人在一起的。”越野抱着给仙道出气的心态,语气十分冷漠。


“嗯。”流川垂着视线,声音似乎哑了,他弯身拾起双肩包走出了隔间。


在过道上,仙道见流川低着头迎面走来,故意拦住他趁着没人抱了他一下:“去哪儿?”


流川推开仙道,冷冰冰地说:“关你屁事。”


“怎么了?”仙道拉住流川不放他走,“谁惹你生气了?”


“你没说过你喜欢我。”流川的眼睛忽然红了,但口吻依旧强势。


“喜欢啊,我喜欢你。”仙道不明所以,也顾不得那么多,将他整个人拥抱住,“出什么事了?”


“你有女朋友。”流川的尾音颤了一下,他很快忍住了这种悲恸的情绪。


“啊?我哪来的女朋友啊……”仙道抚摸着流川的后背,“说起来真是难为情,你是我的初恋诶。”


流川从仙道的肩窝里抬起头来,眉头紧蹙地盯着他的眼睛,见他神情正直坦然,不像在撒谎。


“越野他们说的?”仙道回想队友们的怪异举止,一猜就猜到了。


“嗯。”流川过长的睫毛有些湿润,但他竭力装出一副丝毫不在意的倔强模样。


“我就知道他们今天不给我惹点麻烦不会罢休。”仙道苦恼地皱了皱眉头,他吻了下流川的眼睛,很认真地说,“笨蛋,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眼光吗?我可不是感情生活那么混乱的人,即便是跟你在一起这件事,也是经过再三斟酌才做出决定的。”


流川轻轻地吸了下鼻子,这副可爱的样子令仙道内心的防线彻底崩塌了。


“真是伤脑筋啊,你这小鬼居然为了子虚乌有的事险些掉眼泪……”仙道这么说着,目光变得极为温存,他贴着流川的嘴唇就亲了上去。


流川没跟别人接过吻,顿时吓得不敢动了,等反应过来,口腔已经被仙道占领了,他想到此刻他们正身处于居酒屋的过道上,可能随时会被店里的客人看到,满脸通红地往后退了几步企图摆脱目前的局面。


“你在害怕?”仙道发觉流川想要逃离,顺势将他按在了墙壁上。


流川被亲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不过面对仙道带着笑意的挑衅,他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又冒了上来:“我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最好,恋爱第一天就听信别人的谣言,我很不高兴。”仙道说完,用身子压住流川,继续亲吻他。


流川的心房剧烈地跳动着,他下意识地搂抱住仙道回应起来。


与此同时,在隔间内从深津那里得知真相的越野悔恨不已,彦一更是羞愧地差点钻到桌子底下去了。他们准备找流川阐明仙道有女朋友这件事纯属杜撰,哪知刚走出门就看见仙道和流川拥吻的画面。


越野愣了愣,拽着彦一迅速地退了回去,他们把格子门“刷”地一声拉上了。


居酒屋外月光皎洁,铺落在寂静的街道上,两旁开满了白色的胡枝子花,在夜色中隐隐发亮。






全文完



评论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