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AKira AKira AKira💎💎💎

【仙流】可爱的追求者-08

废柴三叶:

08


周三晚上十点光景,镰仓市开始下起了小雨,清澈的雨水打在树叶上沙沙作响。


训练结束后,仙道走进更衣室换衣服,福田正坐在中间的长凳上歇息。


“鬼天气,又下雨了。”福田看了眼玻璃窗外模糊的夜景,跟仙道抱怨了一句。


“是啊。”仙道这么说着,无意中瞥见彦一打开的柜门里面贴满了流川的照片,他愣了愣,冲着门外呼喊,“相田彦一,过来一下。”


“诶!”彦一应了一声,他拿着拖把满头大汗地跑过来,黑亮的眼睛像小鹿般可爱,“仙道学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仙道屈起手指叩了叩彦一的柜门:“这些照片是什么情况?”


彦一歪着脑袋神色天真地反问:“唔,难道我崇拜流川枫要经过你的批准?”


福田嗅了嗅鼻子,很随意地说:“奇怪,一股子酸醋味。”


仙道斜了福田一眼,福田选择性无视,他不紧不慢地拿起放在凳子旁边的一瓶水,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越野拨弄着潮湿的头发踱进更衣室,他模仿仙道的语气苦恼地嘟哝:“伤脑筋啊……”


仙道双手抱臂倚靠在更衣柜上:“你又怎么了?”


“唉,我们班有几位女孩子莫名其妙地开始倾慕流川枫了,还写了一堆情书,用武力胁迫我帮忙转交。”越野一边假装诉苦一边悄悄观察着仙道的面部表情,“我和湘北那小子又没什么往来,真是搞不懂干嘛把我牵扯进来。”他说完,低头从斜挎在身侧的运动包里翻出一叠装在粉红、粉蓝信封里的情书,上前递给仙道,“等等流川枫会来接你吧,拜托,顺手给他可以吗?”


“你觉得我会答应?”仙道挑了下眉梢,他还是一副散漫的模样,看似满不在乎。


“好吧。”越野把这叠情书重新塞回包里,自言自语地嘀咕,“流川枫未免也太受欢迎了吧,真是叫人嫉妒啊。”


仙道无意识地撇了下嘴,他听见放在柜子里的手机发出收到简讯的提示音。


越野和彦一相互使眼色的一幕恰巧被福田看见了,他细长的双眸中掠过一丝光亮,心里大概猜到了这两个人的意图。


“仙道,你不介意别人写情书给流川枫吧?”越野的语调带着些调侃。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们谈论这件事。先走了,回见。”仙道看完流川发来的简讯,边说边斜挎好运动包与队友们告别。他快步走出体育馆,抬眼就看见流川撑着伞站在迷濛的雨水中。


“抱歉啊,田岗老师今晚额外增加了的体能训练,久等了。”仙道微笑着跃下门前的台阶。


“没事。”流川把雨伞往仙道那边倾斜了一些。


深秋雨夜固然寒峭,但是仙道的心底却升起一片明晃晃的暖意。


流川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路上频频侧过脸看着仙道,几次欲言又止。


“怎么了?”仙道掸了下飘落在肩膀上冰凉的雨丝。


流川极轻地“唔”了一声,听起来有几分丧气,他闷声回答:“两天后就要去奈良,但是学姐不管我了。”


“嗯?”仙道疑惑起来,“你该不会打算带上彩子吧?”


“不是。”流川的面容在夜色里愈发耀眼,令仙道险些移不开视线,他漆黑的双眸里出现了焦虑的神情,“我不清楚准备什么见面礼,希望学姐给我些建议,可是她说,我的事我自己决定。”


“彩子说的没错啊,你总不能一直寻求她的帮助。”


“喔。”流川发出一个沉闷的音节后,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我外公外婆相当随性,并不看重这些过于客套的礼节,况且,我已经准备好了,不用担心。”仙道停下脚步,拉着流川的手臂走到旁边一家便利店的房檐下,回过身说,“稍等,我买几罐柠檬水。”他见流川还是索然寡欢的样子,忍不住“唉”了一声,“好了啦,他们喜欢收集茶碗,你挑两个图案别致好看的带过去就可以了。”


流川顿时来了精神,抬起头看着仙道,灯火刚好与他的双眼重叠,微微闪亮,整个人好看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仙道跟流川面对面站得很近,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牵动了。他算不清这是第几次无法抵抗地让流川吸引住了。


此时深夜的街道上,不见什么行人,雨声骤然大了起来,在路面上汇聚成潺潺的水流。


仙道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把雨伞往下拽,刚好挡住他和流川。


这种气氛暧昧的场景流川隐约记得在电影里见过,他在脑海中回想,接下去似乎是接吻吧。想到这里,流川的呼吸变得沉促起来,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该不会以为我要吻你吧?”仙道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淡笑。


流川陡地一怔,慌慌张张地睁开眼睛,脸上迅速地飞起一片红潮,他局促地说:“我……”


“嗯,你想得没错。”仙道凑过去在流川发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样可以吗?”


流川露出惊诧的表情,他吓得往后退了退,差点一脚踏进积水里。


仙道以为流川的远离是在抗拒他的示好,原地沉默了一会儿,尴尬地走进便利店暂时逃避。


站在收银台里的女孩子,鼻梁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雀斑,她推了下黑框眼镜,冲着仙道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哥,在我们家店门口亲热不大好吧?”


仙道心不在焉地敷衍了一句,他不禁寻思,难道流川追寻的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


“不过说实话,你们两个长得可真帅啊。”女孩一边结账一边由衷地说。


仙道没有接过话茬,付了钱礼貌地向女孩告别,拎着袋子走出便利店。


在雨水的浸润下,附近茂盛的枫树叶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气息。


流川感到自己脸颊上被仙道亲吻过的地方好像仍旧在发烧,他甚至不敢看仙道的眼睛,目光显得有些飘忽不定。


“喂,还没缓过来?”仙道故作轻松地走到流川的伞下,“这种程度都接受不了的,往后怎么办?”


“谁说我接受不了。”流川赌气般一把揪住仙道的衣襟,在他被雨水沾湿的脸上用力地亲了一下,稍稍扬起下巴重复仙道刚才说过的那句话,“这样可以吗?”


“啊,可以。”仙道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脸颊却飞红起来。


流川的嚣张没能支撑太长时间,很快,他窘迫地垂下了视线,耳畔充斥着雨滴砸在伞面上发出的响声。


“走吧。”仙道顺势拉过流川的手,展开他攥紧的拳头与之交握在一起。


流川觉得自己此刻的心跳频率,仿佛球赛刚结束时那样剧烈,甚至有些无法喘息。


仙道的状况也没有比流川好多少,他紧张得要命,好像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地从心底冒出来似的,不自禁地思忖着,或许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收银台的女孩子跑到店门口,探出身子好奇地张望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她皱了皱可爱的鼻子,兀自感慨:“真是讨厌啊,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却有了帅气的男朋友……”


路面上的水流倒映着城市里的灯火霓虹,变幻无穷的亮光闪闪烁烁淌向夜色深处。


 


打这以后,仙道一改先前被动观望的心态,今天下午甚至翘掉球队练习,跑去湘北高中的体育馆看流川打球。这个举动引起了湘北其他队员的强烈不满,他们一致认为仙道是来刺探军情的。


流川捧着篮球跑到门口,困惑不解地看着仙道:“有事?”


“我约不到人吃晚饭诶,真是伤脑筋啊。”仙道斜靠着门框,脸上带着懒洋洋地微笑。


流川看了眼手中的篮球,回过身抛给站在附近的三井后,转头对仙道说:“走。”


“还是等你训练结束……”仙道的话还没讲完,一大波流川亲卫队的女学生蜂拥而至,她们将挡在前面的仙道蛮横地一把推开,冲着流川热切地高呼“我爱你”。


仙道头一回见到这样的阵势,整个人都惊愣住了。


樱木花道气势汹汹地冲过来高声怒斥:“真是吵死人了!扑克脸的狐狸公有什么好喜欢的?”他说着,把不爽的目光投向仙道,“还有你,仙道彰!”


“啊,我怎么了?我又没讲话。”仙道相当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有本天才在,冬季赛你们陵南也肯定是我们的手下败将。”樱木气焰嚣张地睨着仙道,“我一定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不自量力,你这个超级大白痴。”流川冷冷地说。


“本天才跟仙道彰讲话,关你屁事?”樱木抬起下巴,显出生气的样子,“怎么,想打架?”


“怕你?”流川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


彩子拿着她的大纸扇步履稳健地走过来:“嗯?你们两个皮痒了?”


“没有啦。”樱木立马转变了态度,嬉皮笑脸地抓了抓后脑勺,“大姐头,我去练习投篮了。”他凑近彩子,压低声音警惕地嘀咕,“你看着点仙道彰,他无缘无故来观察我们训练肯定是田岗那个老家伙的诡计。”说完他直起身瞪了流川一眼,迈步跑回球场上。


彩子当然知道仙道的目的,破例将他带入体育馆。


教练安西刚过来,仙道向他躬身行礼:“安西教练,打扰你们训练了,抱歉。”


“没有关系。前些天我跟田岗教练还通了电话,打算再安排一场练习赛。”安西乐呵呵地说。


队长赤木在球场中央拍着手将队员们召集过来,他看了眼在休息区跟安西在交谈的仙道,神情疑惑地皱了下眉头,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带着队伍开始绕场跑步。


安西捧着茶杯,吹开热气后,悠闲地呷了一口,对仙道说:“你出现在湘北的体育馆,我真是有点意外啊。”


“是这样的,最近我经常跟流川枫一对一,过来看看他今天有没有时间打一场。”仙道坐在安西旁边的椅子上,目光跟随着奔跑中的流川,心想自己可能完了,越看流川越觉得他格外出众。


“你是流川目前最想打败的人。”安西语速缓慢地闲聊,“他想去美国打球,我曾建议他先成为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再说,看来是听进去了。听进去就好,亚裔球员想要在国外闯出一番名堂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您是说,流川枫……会去美国?”仙道心口蓦地往下一沉。


“是啊,流川的父母也都在那边。”安西并不知晓仙道和流川的关系,只当在跟年轻人谈天,“他没有跟你提过这件事?”


“嗯,没有。”仙道喘了口气,一股酸涩的失落感顷刻间直透肺腑。


流川难得主动提前结束训练,他换了身衣服就跟仙道一起离开了。


这种反常的行为引起了三井的猜疑,他沉思了一会儿,忍不住跟彩子说:“流川是不是在跟仙道彰交往?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有点形影不离的趋势了?”


彩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给他很明确的答复,不由得寻思,看来流川是顺利闯进仙道彰的心里了。


 


今晚的月色美极了,月光笼罩在树木上,浮现起一层蒙眬的银白色。


“明早几点去奈良?”流川撞了下仙道的手背。


“八点左右,我会去你家喊你。”仙道意兴阑珊地回答。


“你在不高兴?”流川放慢了脚步,索性抓住仙道的手,“你可以跟我说。”


“等我想清楚了再告诉你吧。”仙道挣脱流川的手,转而揽住他的肩膀。


“嗯。”流川搞不明白他和仙道两个人如今究竟是什么关系。


在奈良的周末,仙道也表现出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仙道的外公外婆倒是不难相处,他们对流川送的茶碗爱不释手。


流川隐约察觉出仙道的不对劲,可是揣测不出他陷入低迷的原因,犹豫再三还是偷偷地打电话询问彩子。


“你成天板着脸,讲话冷森森地冒着寒气,谁受得了嘛?”彩子无奈地说。


“喔。”流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当天夜晚,流川拉开仙道住的那间屋子的格子门,摸黑走了进去,轻手轻脚地掀开仙道的被子,躺在他的旁边。


仙道迷迷糊糊被吵醒了,他睁眼就看见近在咫尺的流川,吓得险些坐起来:“你干嘛?”


流川面无表情地说:“我害怕,想跟你一起睡。”


“害怕?”仙道抓了抓睡乱的头发,感觉像在做梦,他在流川的脸上并没有发现丝毫恐惧的神情,但还是问了句,“怕什么?”


“外面有东西在叫。”流川认真地回答。


“是猫头鹰吧?”仙道听见树林里隐约传来一阵一阵的鸣叫声。


流川静默片刻,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凑近仙道,假装很畏怯的样子抵在仙道的肩膀上,闷声闷气地说:“嗯,不管是什么,我觉得很吓人。”说完这句话,他就一声不响了。


仙道心想,流川的演技真是差到极点了,不过并没有拆穿他。


流川静默了片刻,抬起头来看着仙道,他的脸映着柔和的月光,显得越发好看。


“有话要对我说?”仙道心头涌上了一缕温存的思绪。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赢你。可以先在一起么?”流川的话音听起来仍旧没什么温度,“相信我,我总会赢的。”


仙道几乎准备答应了,但一想到流川说不定很快就会离开日本,内心蓦地有所动摇,他不能确定自己将来是否可以接受异国恋,到时候假如无法忍受,必定面临惨痛的分手,因此,已经到喉咙口的那个“好”字被他生生地咽了回去。


“不行?”流川不甘心地问了一声,他想要得到明晰的结果。


仙道很少像这样徘徊在矛盾中拿不定主意,或许是感情这种东西太容易毁人心智令人失去自我了吧。他叹了口气,露出带着歉意的笑容:“能让我再考虑考虑么?肯定会给你一个答案。”


“哦。”流川的目光黯淡下来,他难以理解仙道为什么总是忽远忽近。


“今晚真冷啊。”仙道转开话题,他侧过身把被子拉高,帮流川盖好,“快睡吧。”


“是有点冷。”流川伸手搂住仙道,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心想,要是被仙道推开的话就利索地放弃。但是,仙道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将他紧紧地揽抱住了。


“这样还会冷么?”仙道低声询问,“不然给你拿床厚一点的棉被?”


流川在仙道温乎乎的怀抱里说不出话来。再给他一点时间算了,他这么想着,精神逐渐松懈下来,很快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