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可爱的追求者-07

废柴三叶:

07


这场不太完美的约会似乎迅速地拉近了仙道和流川之间的距离,每晚临睡前,两人还会在电话里闲谈片刻。仙道算不上特别话多的人,流川更是常常处于寡言的状态,但不知怎的,最近他们即便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也从未出现过冷场的尴尬局面。


今早,福田发现仙道伏在桌上长时间地盯着一张皱巴巴的信纸出神,他慢慢地往后靠在椅背上瞄了一眼,不过没怎么看清楚,只能大概辨认出信纸中央画了颗篮球。


仙道的唇角忽然掠起一个明快的弧度,显出极为高兴的神态。


福田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他:“喂,你没事吧?”


“啊?”仙道慌忙直起身,飞快地把信纸折叠好,“怎么了?”


“你这几天实在太奇怪了,上课都时不时地偷发简讯。”福田支着脸盯住仙道,“打算什么时候把流川枫正式介绍给我们认识?”


“你们又不是不认识他……”仙道顿觉失言,低咳了一声,“怎么又扯到流川身上了?”


福田撇嘴“嘁”了一声,他对仙道这种死不承认的态度早已司空见惯,心中有些不屑地揣测,仙道这小子准以为自己演技了得,能够骗过身边所有人的眼睛吧,简直太天真了,全队上下哪个没发现端倪?想到这里,福田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天才嘛,恋爱时的智商还不是差不多为零。


“我和流川目前仅是关系比较不错的朋友。”仙道见福田不讲话,即刻解释了一句。


五代和知花同时转过身来,她们的眼中放射出一种像是将仙道看透的光芒。


“仙道,你猜前几天我跟知花在电影院撞见谁了?”五代笑眯眯地问。


“那部据说是年度最催泪的爱情文艺片,好不好看?”知花稍稍歪着脑袋,显出一副纯真的可爱相态,“爆米花也很甜吧?”


仙道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他很难反驳前桌两位女学生的明知故问。


“嗯?怎么不辩解了?”五代狡猾地眨了眨眼睛。


“朋友一起看场电影有什么问题……”


仙道的话还没说完,福田淡然地斜了他一眼:“可是只约流川枫,区别对待太明显了,难道说你觉得我们都不是你的朋友?”


“是啊。”五代用眼神表示赞同,“既然没什么问题,那这个周末我们也单独去约会吧。”


“喂,你们差不多一点。”仙道企图逃避这个话题。


“果然除了流川君以外,你不会答应其他任何人啊。”知花故意恍然大悟地说。


“唔,太伤心了,我还以为我们也是关系比较不错的朋友……”五代瘪着嘴,装出十分难受的样子。


她们的调侃令仙道无言以对,好在是骤然响起的上课铃声及时地解救了他。


仙道稍许松了口气,虽说他内心对流川的好感与日俱增,可是目前仍然处在蒙眬的状态中,像是湘南海对岸被雾气笼罩着的富士山,尽管确实存在,但轮廓尚未清晰,眼下谈什么都是虚妄。并且,仙道也不太喜欢自己私底下的生活完全曝露在众人的面前。


放学前,仙道收到流川发来的简讯,说是要去冲绳岛集训一周。


仙道回了电话过去,开着玩笑对流川说:“这种时候离开镰仓,不怕别人趁虚而入把我抢走么?”


流川沉默片刻,话音有点沉闷地问:“你不肯等我打赢你了?”


“听不出来我是跟你说着玩的么?”仙道无奈地笑了。


“我很快回来。”流川的语调略微轻松下来。


“嗯,照顾好自己。”仙道温存地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流川似乎在犹豫,过了很久才小声地说,“我会想你。”他讲完这句话,就匆忙把电话挂断了。


仙道的心窝里仿佛着了火,霎时间变得无比炽热,甚至将他的脸颊都烧得阵阵发烫。


福田见状,不用猜也知道刚才跟仙道通话的对象是谁,他伸了伸懒腰,又看了仙道几眼,心想这家伙真的彻底没救了。


 


接连下了两三场细碎的秋雨,气温逐渐转凉,再难有所回升,镰仓市随处可见枫叶争红的景色。


仙道原先以为,只不过六七天不能见到流川,对他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然而事实证明,他过于低估流川强大的影响力了。整整一周,仙道总觉得有所缺失,流川冷峻的面孔时不时地浮现在他的脑际。


晚上流川会打电话过来,但由于白天训练强度过大,他说不上几句话就拿着手机睡着了。


仙道躺在床上听着流川的呼吸声,好似相思一般的心情在黑暗中愈加明显。


流川周一折返镰仓市,澄澈的天空中布满了鱼鳞状的积云。


傍晚,仙道晃到了湘北高校前,他一眼就看见了和放课的湘北学生们一同走出校门的流川。


“流川枫。”仙道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


流川的表情看起来十分错愣,他快步走到仙道面前,茫然地问:“来接我?”


“路过。”仙道眼中带笑地盯着流川不放。


“从陵南路过湘北?”流川满腹狐疑地嘀咕了句。


“今天很冷诶,你怎么只穿了件短袖,外套呢?”仙道很自然地把话题转移开了。


“还好。”流川本来就喜欢仙道,一阵子没见,莫名觉得他在夕阳余晖的晚照之下,显得更为英气好看了。


仙道把提在手里的纸袋递给流川:“上次你借我的外套一直忘记还你了,刚好带过来,快穿上吧,免得感冒。”


流川打开纸袋,眉头微蹙:“怎么有两件?”


“昨天下午我去商场买外套,两件可以打折……”仙道稍稍别过脸去,“一件我自己穿了,另一件给你。”


“哦。”流川把新的那件外套从纸袋里拿出来,发现跟仙道身上这件是一样的。


“同款的两件才能有优惠。”仙道在流川不解的眼光下慌忙解释。


“多少钱,我给你。”流川拿下双肩包,把外套穿好。


“什么多少钱,流川枫,你不是吧?”仙道忍不住叹了口气,“干嘛算得这么清楚?”


流川刚拉好衣服拉链,还不及开口说话,就被跑过来的彩子挽住了手臂。


“嗨,仙道彰。”彩子神色明朗地向仙道打招呼。


流川怕仙道误会,连忙想要挣开,背上猛地挨了彩子一巴掌才老实不动了。


“嗨。”仙道回以温和的笑容,心想,流川见到彩子,怎么像是老鼠撞到了猫似的。


“你们两个的外套不错嘛……”彩子眯了下眼睛,故意拖长了尾音,她把流川往旁边拽,边走边说,“仙道彰,我借用流川枫几分钟时间,马上还给你。”


彩子把流川拉到附近的一棵高树下面,树枝上面停满了灰色的麻雀,有人靠近,立马鸣啭着扑翅飞走了。


“你这死小孩,追到手了不告诉我?”彩子踮起脚扇了流川的后脑勺一下。


“很痛诶。”流川低下头用手揉了揉,“没追到,你教的方法不管用。”


“少来,仙道穿着和你一样的外套出现在我们学校门口,难道是巧合?”彩子撇了下嘴。


“仙道买的,为了折扣。”流川显然相信了仙道的说辞。


彩子满脸错愣地看着流川,忍不住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请问你这里面是空的吗?”


“不要一直打我。”流川低声抱怨了句。


“你觉得仙道彰喜欢你吗?”彩子对流川的问话一向来直截了当,


“不喜欢。”因为彩子什么都知情,所以流川对她没有避讳,“但我们打了个赌。”


“打赌?”彩子感到非常意外,“他跟你打了什么赌?”


“一对一我能赢的话,他就跟我交往。”流川如实回答。


彩子对这位单细胞的学弟感到无语,她扭头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的仙道,仙道也在看她,礼节性地笑了一下。彩子叹了口气:“你在这里等我。”


“喔。”流川抓了抓后脑勺,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彩子把棒球帽的帽檐往后一转,大步走向仙道,嘴角一勾笑着说:“送同款外套是为了优惠多买一件这种鬼话,大概只有阿米巴原虫才会相信吧。”


“阿米巴原虫?”仙道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你在说流川?”


“不然还有谁?”彩子把垂落下来的一撂卷曲的长发塞进帽子里,她抬起头来,眼光锐利地看着仙道。


“有何指教?”仙道此时大概能理解流川敬畏彩子的原因了。


“为什么和流川交往的前提,是要他打赢你?”彩子脸上带笑好像很随意的样子,可语气却是认真的。


“作为流川的幕后军师,你认为我的目的是什么?”仙道跟彩子说着话,但视线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朝着不远处站在树下的流川笑了笑。


流川略显慌乱地别过脸去,他的耳朵被夕阳染成了绯红色。


“这个赌约荒唐透了。”彩子平静地说,“在我看来,你更像是在消遣流川的感情,觉得有趣就勾着他不放。如果出于喜欢,怎么会搞这种意气之争?”


“我暂时不反驳你的观点,只冒昧问一句,你是希望我喜欢真正的流川枫,还是那个别扭的情场老手?”仙道坦然地回答,“不会写情书,脑子里没有任何约会的去处,和我看电影入场就倒头大睡……”说到这里,他不由得露出无奈的笑意,“显而易见,这不是他理想中的相处方式。”


彩子怔了怔,心里知道仙道这番话说得很对,不过嘴上逞强地反诘:“光靠打球能维系住两个人的感情吗?”


“但我们还不是恋人,感情都没有开始,何来维系一说?”仙道的语速放慢了些,“轻率地跟流川交往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在一起之后呢?他不可能永久保持你帮他塑造出来的面目。”


“是这样吗。”彩子秀丽的眉毛皱了起来,仔细一想,在这件事上她确实太以自我想法为中心了,以至于忽略了流川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就像是小孩勉强穿上大人的衣服,看起来焕然一新甚至光鲜亮丽,然而仅是表象而已。


“我说的不对?”仙道不清楚彩子突然缄默不语的原因。


“你和我想象中截然不同。”彩子答非所问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流川有些站不住了,他慢慢地靠近过来,见彩子转过头来,整个人一惊,立马解释:“我没偷听。”


仙道忍不住笑出声来,被流川瞪了一眼才有所收敛,他摸了下额角,心里不满地嘟哝,嘁,成天就知道凶我。


“学姐,我们要去打球了。”在彩子面前,流川的气势明显减弱了不少,讲话的语调近乎于商量的口气。


彩子勾住流川的肩膀迫使他弯下身来,挑着眉说:“加把劲,赌上湘北王牌的尊严,一举击败仙道彰。”


这时,湘北球队的三井寿和宫城良田结伴从校门口走来。


宫城对彩子充满了恋慕之情,抬眼看见彩子和流川亲昵地在讲话,心里的醋瓶子“咣当”一声打翻了:“流川枫,你这臭小子,离我家阿彩远点!”他一边高声警告一边狂奔上去。


三井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苦恼地拨了拨头发跟在后面。


宫城把彩子拉过来,目光警惕地盯着流川,语气嚣张地说:“下次你再接近阿彩,当心我揍你。”


流川轻蔑地撇了下嘴,根本不把宫城的威胁放在眼里。


“宫城良田,你再敢打架试试。”彩子严肃地说。


“我哪有说打架,你听错了。”宫城转过头露出讨好的笑容,目光闪闪地看着彩子。


“喂,仙道彰,你在我们学校门口干嘛?”三井冲着仙道抬了抬下巴,“田岗那个老头子该不会派自己家的王牌来刺探情报吧?”


“怎么可能?我来找流川枫打球。”仙道微笑着回答。


“嗯?你什么时候跟流川已经要好到这种程度了?”三井心想,流川平常喜欢独来独往,怎么可能和陵南的劲敌有密切交集,为此,他感到非常奇怪。


宫城这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仙道,他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想了想突然反应过来:“你和流川枫穿一样的外套?”


流川大概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喜欢仙道这件事,毕竟单恋什么的讲出来多少有点丢脸,一把拉住仙道的手,扯着他扭头就走。


“那我们先去打球啦。”仙道回过身向他们挥手告别。


“这两个人搞什么嘛?”三井满头雾水地挠了下脸颊,他把迷惑的视线转向彩子,“你和流川枫关系比我们亲近多了……”


宫城不爽地打断他:“我家阿彩跟那个臭屁的小子半点都不亲近!”


“拜托,不要总是一惊一乍的。”三井斜了宫城一眼,继续看着彩子,“有什么内幕吗?”


“当然有。”彩子莞尔一笑,“不过我要保密,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流川枫好啦。”


“卖什么关子嘛。”三井轻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流川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反应过来牵着仙道的手,他赶忙松开,不料却被仙道握紧了。


“没事。”仙道眼光温存极了,“集训成果如何?”


提到篮球,流川的局促与惊愣逐渐消失了,他冲着仙道显出傲气的样子,冷冷地说:“待会儿打一场你就知道了。”


“不问我这几天有没有想你?”仙道用引导性的口吻询问流川。


流川避开他看起来似乎带着戏谑的目光,垂着眼闷声作答:“我知道没有。”


“你能再迟钝一点吗?”仙道一阵无语,他捏了下流川的手,“我有想你。”


流川的眼睛陡地明亮起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仙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仙道按了下后脖颈,“是我小看你了,或者说过于自信了吧。”


流川好像明白仙道在说什么,又好像不明白,他接不上话茬只好保持沉默。


“对了,这个周末我要到奈良县拜访我的外公外婆,你有没有空陪我一起去?”仙道试探性地问。


“见长辈?”流川顷刻间无比紧张起来。


“你想这么理解也行。”仙道察觉流川的掌心沁出了细汗。


“有空。”流川暗中呼了口气用来平复情绪,同时,他怀疑仙道是不是也喜欢上自己了。


一阵凉风吹过,将道路两旁的枫树吹得沙沙作响,繁茂的枝叶摇曳着,泛起耀眼的辉光。


等两人渐渐走远后,从灌木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越野、彦一和植草三个人钻了出来。


“仙道这小子尽把我们当傻瓜看待。”越野忿忿地拿下头发上的一枚树叶,“跟流川枫穿着情侣外套,手牵着手,还说是朋友关系。”


“就是说嘛。”彦一的手背让长着尖刺的枝条划了道血痕,他从书包里拿出纸巾擦拭着,“我一看见仙道学长朝湘北高中方向走,就猜到准能抓到他和流川枫。”


植草坐在地上,苦闷地埋怨着:“你们跟踪仙道就可以了,干嘛要带上我,真是狼狈。”


“这不是怕万一被仙道发现嘛,我和小彦一说是碰巧路过他肯定不相信,你看起来比较老实,不像会撒谎的人。”越野挨着植草坐了下来,掸去外套上枯黄的碎草屑。


“仙道不想公开,总有他的原因吧。”植草从运动包里拿出半瓶特饮,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喂,你们有没有想过,仙道兴许不是在死撑,搞不好他和流川枫目前真的还在试探阶段?”


“仙道喜欢流川枫是肯定的事……”越野思索了一会儿,“不过他这个人,不推一把就会安于现状,流川枫应该不会主动示好,这么暧昧下去八成不了了之。”他说着向彦一招招手,“要不我们想个办法,刺激他们一下,就当作帮仙道助攻,怎么样?”


“好!”彦一兴致高昂地赞同越野的提议。


“会不会不合适?”植草犹疑地嘟哝,“外人掺和进去,帮倒忙也说不定诶。”


“我太了解仙道了,他在感情方面可不像球场上表现得那么成熟老练。”越野信心满满地说,“身为朋友,抓准时机推波助澜是义不容辞的事。”


植草没再反驳,他喝完剩下的特饮,起身走到垃圾桶旁,把空瓶子丢了进去。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