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可爱的追求者-02

废柴三叶:

02


翌日清早,仙道在闹钟急促的响铃声中惊醒过来,他揉了下眼睛,不情不愿地起身去盥洗间。


玻璃窗外晨雾弥漫,树枝的轮廓在白茫茫的雾霭中若隐若现。


仙道洗漱完着手开始整理发型的时候,忽然想起昨晚梦见跟流川在公园的小球场上一对一,应该就是湘北去广岛前的那次。当时天的一角铺满壮丽的云霞,金红色的暮光镀染在流川的身上,他眼中昂然的斗志宛如火焰一般燃烧着。


思绪至此,仙道不禁感到有些讶异,在流川过于突兀的告白之前,对他的印象似乎并没有这么深刻。但此刻,记忆却像敞开了一扇门,与流川有关的一切仿佛奔涌着的浪潮,源源不断地冲进脑海中。


“唔,我这是怎么了嘛……”仙道困惑地瘪了下嘴,转身走出盥洗间,抬头就看见桌上的那束蔷薇。


其实仙道原本打算把这束花扔掉的,但后来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浑浑噩噩直接捧回了家里。


“糟糕了。”仙道自觉被流川左右了心绪,或许之前在球场上的时候确实在意过这个不服输的小鬼。他不由得“唉”了一声,苦恼地揉揉眉毛,穿好制服外套走到玄关处换鞋。


室外的天气不怎么好,到处都是雾蒙蒙的,视野极为模糊。


仙道沿着行路走了没多久,隐约听见前方白茫茫的大雾中传来单车车轮压过地面时发出的声音。


这种声音其实很寻常,可或许因为流川喜欢骑车的原因,仙道无意识地看了一眼,果然是这小子。


流川破雾而来,在仙道面前停下车,他像是还没睡醒,神情略显迷茫。


仙道有一瞬间觉得流川这副样子相当可爱,跟平时冷酷严肃的相态截然不同。他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怪念头怔住了,一时间忘记了讲话,就这么愣愣地看着流川。


“我脸上有脏东西?”应该是沾了雾气的关系,流川的睫毛看起来有点潮湿,他这么说着,用制服袖子擦了擦嘴角,心想,该不会是骑车睡着淌了口水吧?那可真是太丢脸了。


“没有。”仙道回过神来,尴尬地抓了下后脖颈,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你是打算送我去学校?”


“不打算,那样我会迟到。”流川说着反手取下背后的双肩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纸袋跟一盒牛奶塞给仙道。


仙道闻见了红豆面包香甜的气息,他看着流川吃惊地问:“给我送早餐?”


“不可以?”流川用平缓的语气反问。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仙道很想说“我应该不会喜欢你”,可不知怎的,这句话都已经到了喉咙口却生生地梗在了那里。


流川目光清澄地望着仙道等他继续讲下去。


仙道心想,湘北这个一年级的小鬼自尊心高得不得了,拒绝得过于直接一定会伤害到他吧。想到这里,仙道抿了下嘴,用委婉地语气说:“我是觉得你这样来回奔波有点累,所以……”


“想得到一个人,跟投篮一样,可能需要练习一万次,不能怕累。”流川正气满满地打断他的话。


“你……你想得到我?”仙道讲话都有些不利索的。


被这么着重一问,流川的耳廓红了起来,他稍稍别过脸,把视线从仙道充满震惊的脸上移开。


“但你可能在浪费时间诶。”仙道莫名感到流川身上有一股奇妙的吸引力,但他不希望就此被迷惑住。


“把时间花费在喜欢的人和事情上,不算浪费。”流川没再看仙道,盯着别处固执地说。


仙道忽然伸手捏住流川的脸用力地扯了一把。


流川痛得“唔”了一声,条件反射拍开仙道的手,有些生气地问:“你干嘛?”


“我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仙道很少做出这么失礼的举动,神色有些不自在,“你真的是赛场上跟我打过球的流川枫?”


流川没有说话,从双肩包里把他的学生证掏了出来:“一年十班,流川枫,如假包换。”


仙道心想这小子也太单纯了吧,明明质疑的并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反常的言行举止,结果一脸认真的拿出学生证来解释,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了。


流川很难捉摸仙道的想法,沉默了一会儿,把学生证塞回书包里,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件很糗的事,他顿时有点沮丧,低下头闷闷地说:“我先走了。”说完这句话就骑车离开了。


仙道蹙眉轻叹了口气,他不明白,为什么流川一露出愀然的样子,自己的内心就会因此窒闷起来。


从国中开始,希望跟仙道交往的女学生其实不在少数。不过对待感情,仙道不像外表显露出来的那样散漫不上心,反而非常地重视,从来没有贸然接受过女孩的示爱,拒绝时尽管言辞温和但毫不含糊。可流川却让他陷入了一种蒙眬不清的踌躇中。


 


太阳出来后,镰仓市的雾气便消失了,天空高阔敞亮,云朵跟随着秋风的方向缓缓地移动着。


课间时分,福田搭住仙道的肩膀拍了一拍,用正经的口气询问:“昨晚流川枫在你家过夜了?”


“这是哪来的谣言?”仙道拿开福田的手,有些不客气地斜了他一眼。


“亲眼目睹。”福田紧跟着说,他挑了下眉盯着仙道,“怎么,又不肯承认?”


“适可而止。再这么编下去,我和流川枫很快就要去国外注册登记了吧?”仙道反讽了一句。


福田细长的眼眸中闪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你准备跟他结婚了?”


“我说,你的理解能力被越野那家伙带偏了吗?”仙道说完,瞥见前桌五代转了过来,连忙警觉地先发制人,“五代美江,请你不要说话。”


五代刚刚张开的嘴即可闭上了,放了一本很厚的书在仙道的桌子上,带笑的眼睛目光闪闪的盯着他。


自觉告诉仙道还是离五代远一点比较好,他抱着手往后靠在了椅背上:“这是什么书?”


五代指了指嘴巴,“唔唔”了几声。


“说吧。”仙道无奈地叹了口气。


得到了仙道的允许,五代用清亮激动的话音回答:“是我珍藏了很多年的好东西哦,什么姿势都有,画得非常详细,送给你啦!晚上你可以跟流川枫在家里慢慢研究。”她的脸上露出贼兮兮的笑容。


仙道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什么姿势?投篮吗?”


五代的同桌知花听不下去了,搁下自动铅回过头说:“流川君都睡在你家里了,还装什么单纯嘛。”


“没错。”五代不住地点头,“仙道君真是太狡猾嘞,老是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经两人这么一唱一和地提醒,仙道这才明白她们指的是什么,当即伸手将那本书推还给五代:“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哎呀,别害羞嘛。”五代捧着脸眨巴着眼睛望着仙道,自言自语地嘟哝着,“你男朋友也是打篮球的诶,两个人体力都很好吧……”


“停!”仙道赶紧扬声制止五代,“不要朝奇怪的方向幻想。”


五代正要说话,上课铃声响了起来,她有些懊恼地“哼”了一声,只好抱着那本漫画书悻悻地转回身去。


福田摇摇头低声感慨:“五代这丫头显然不知道矜持为何物,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还不是你引起这个话题的?流川枫没有在我家过夜啦。”仙道回了一句。


五代往后一靠,忍不住压低嗓门接了句:“仙道君你太无情了,跟男朋友亲热完竟然让他自己回家。”


福田斜了仙道一眼:“无情。”


“什么跟什么嘛……”仙道憋了口气在胸腔内半天喘不出来,眉头紧蹙难受地“唔”了一声,“我懒得理你们。”


知花小声嘀咕起来:“被揭穿后就选择逃避,看不出来仙道君也是个不坦率的男人啊……”


“压根就没有的事让我怎么坦率?”仙道忽然有点想回东京了。


站在讲台上的井藤老师朝他们这边扫了一眼,直起身不悦地说:“仙道君,要不要等你们聊完我再讲课?”


“啊,抱歉。”仙道有些难为情地揉了揉后脖颈。


 


傍晚去体育馆训练的时候,热完身的仙道被教练田岗老师单独拽到了球场最里侧的小角落。


“你要转校?”田岗紧张地看着仙道的眼睛。


“我为什么要转校?”仙道对于教练的疑问深感迷惑。


田岗长长地松了口气:“刚才相田彦一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说什么先给我提个醒,你可能会为了流川枫去湘北高中念书,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保重身体……你跟流川枫的关系这么好?”


越野抱着篮球从旁边蹭过来:“教练,仙道跟那个小鬼正在热恋中……”


鱼住一把拎住越野的衣领将他拽走,语气不善地说:“昨晚不是讲好瞒着田岗老师吗?”


“我……我没听错吧?”田岗显然受到了惊吓,他顿时瞪大了双眼,“仙道,你和流川枫在交往?”


福田不动声色地从他们旁边经过,用平淡的语气说:“都快结婚了。”


田岗差点捂住心口差点喘不过气来:“这么说……流川枫女扮男装?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还是说……”他眉头紧蹙用狐疑地目光上下打量了仙道一番,“你是……”


“教练,你在乱想什么啦?”仙道打断他的话头,“我和流川枫都是男人。”


“那你们还恋爱结婚?”田岗上了岁数,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讯息,他的脸色顷刻间变得煞白。


福田运着球又面无表情地路过他们:“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的感情和婚姻。”


仙道心想,从前怎么会觉得福田比越野、彦一那两个幼稚的家伙靠谱嘞?还是说,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被彻底同化了?


田岗怔愣住好半天才缓过来,他抬手拍了拍仙道的脸颊:“仙道彰,我让你盯紧流川枫,但不是这种盯法啊……”


仙道无奈地耸了下肩膀:“你为什么也这么轻易地相信了?”


“福田为人老实,不会撒谎的。”田岗觉得心里冷飕飕的,他无法想象仙道和流川谈情说爱的场面,更何况,这两个年轻人都是他非常欣赏的球员,“你先去训练吧,我想冷静一下。”


仙道暗自寻思,难道我看起来就不老实吗?不过看教练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肯定是不会听自己的解释了,或许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一件子虚乌有的事。仙道拨了下头发,朝球场走去,并略显愤懑地横了福田一眼。


福田迅速地别过脸去,假装没有看见。


绕着球场跑完步的彦一,到休息区拿了瓶宝矿力殷勤地送过来给仙道。


仙道没说话,拧开瓶盖,往嘴里倒了一口特饮。


“学长,请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去湘北高中,你可是我们球队的灵魂。”彦一恳切地说。


“明明是你编出来的情节,自己还信以为真了?”仙道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彦一,只好露出一丝苦笑,“我和流川枫的事被你宣扬得人尽皆知……不,我是说,我和流川枫根本就没那回事,你却在各个班级的通讯群里胡乱公布。小彦一,你闹够了没?”


“但我冒死去找流川枫本人确定过了,他承认喜欢你啊。而且,昨晚整个球队都看见你们一起回家。”彦一歪着脑袋,眼中闪烁着光亮。


“你们跟踪我?”仙道不悦地皱了下眉。


“才不是嘞,当时我们正巧在街道旁吃夜宵,又正巧你和流川枫从对面走过。”彦一笑眯眯地说,“仙道学长,没有关系啦,只要你不跟流川枫去湘北高中,我们绝不会反对你们私底下的交往。但有件事得提前说好,冬季赛上你可不许给他放水。”


鱼住立在球场上冲着仙道和彦一喊道:“你们两个家伙别闲聊了,过来练球!”他已经准备退出篮球队,队长的位置不出意外的话会交给仙道。但是仙道懒懒散散的性格令他有些头疼,还无端端地跟劲敌球队的王牌缠在了一起,便感到越加担心。


彦一拉住迈步准备跑走的仙道:“学长,你要答应我!”


“知道的啦,冬季赛上如果遇见流川枫,他拿多少分,我就拿多少分,这样总行了吧?”仙道有时候觉得彦一这小家伙真是烦人得要命。


“一言为定!”彦一眼光中的忧虑很快地消失了,他露出天真明亮的笑容,跟在仙道后面奔向球场。


 


训练结束后,仙道换好衣服跟队友们说说笑笑地走出体育馆,一眼就看见背对着他们坐在门前台阶上的流川。


越野带头起哄,用手肘撞了撞仙道,挤眉弄眼地说:“你的小男朋友来接你了,真是幸福啊……”


流川正在打瞌睡,听到声响肩膀微微一颤,扭过头神情迷蒙地看着仙道,清明的月光盈满了他的眼眶。


仙道的心房猛然不受控地跳动起来。


“嗨,流川枫!”彦一爽朗地向流川打了个招呼。


流川站了起来,回过身跟他点了下头,又将视线转回仙道的身上。


“那我们先走啰。”越野左手拉过福田,右手勾住彦一的肩膀。


鱼住沉敛地看了眼流川,又看了眼仙道,心想这两小子如若无人般眉目传情,真是够了。


等仙道缓过神时,就剩他和流川两个人了。


“你们球队……不用训练?”仙道言辞生涩地询问,他感觉自己呼出的气息都变得滚烫。


“训练完过来的。”流川逐渐恢复冷冽的眼光里藏满了不明言状的柔和,他低头从双肩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仙道,“情书。”


“你还会写情书?”仙道心绪空前慌乱,他呼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异样的情绪平复下来。


流川的脸似乎局促地红了下,把双肩包背好转开话题:“走,送你回家。”他稍稍垂下眼,过长的睫毛投下淡淡的阴影。


仙道之前从未发觉,原来男孩子也可以这么好看,当然,与女孩子的美艳漂亮不同。


流川见仙道站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他抿了下嘴:“怎么了?”


“流川,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仙道难得收敛起他不羁的性情,用认真的口气询问流川。


“不知道。”流川很老实地回答。


“你都没搞清楚原因,就这样盲目地追过来?”


“我想见你。”流川眼中闪烁着光亮。


仙道不算容易害羞的人,此刻却忽然满脸通红,甚至连手心都沁出了热汗。


“你脸红了。”流川用他惯有的冷静语气一针见血地说。


“拜托,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仙道撇了下嘴。


流川不动声色地摸了下自己发烫的耳朵,故作镇静地回过头去:“少废话。”


仙道心想这小子实在太嚣张了。他低头把情书塞进书包里,迈步跟在流川后边,沿着满是月光和枝叶阴影的小路朝着校门口方向走去。





评论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