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落叶与公园长椅(上)

巴塞罗那迷路:

 文艺三十题  之  落叶与公园长椅


 (站在十月之尾,此文谨献给即将到来的十一月。)


【1】


从露台外飘来了今年第一片枫叶,是那种鲜艳欲滴的正红色。


后知后觉中又迎来了一个微凉的初秋,流川站在露台,怔怔地望向远处的街景。


只在下午营业的街角咖啡店门口已经被挂上了慵懒的“OPEN”木牌,最新的秋季限量套餐广告板被摆放在十分醒目的位置,偶尔有路过的行人被吸引而驻足,却从不会让咖啡店周围的空气显得拥挤而令人窒息,毕竟清冷是这个街区固有的个性。也许正因如此,流川对那并不热闹的咖啡店情有独钟,对居住在这里的现状表示满意。


街对面正对着露台的,是一个沿街的开放式公园,园内主干道两旁疏密有致地栽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其中偶尔夹杂着一两棵红枫,在这样的季节里尤为瞩目。流川所在的露台有着极佳的视野,公园里的长椅依稀可见,那里偶尔会成为流浪画者或是街头歌手的暂居地,出现过的人形形色色,却不让人讨厌。


已经是第几个秋天了?流川微微蹙了蹙眉,脑海中无意识地搜寻起这个问题的答案,并没有来得及理清思路,注意力就被脚边的生物吸引了过去。


那只不安分的胖猫君此时正把洁白的猫爪子扒在露台的栏杆上,对着街对面懒洋洋地挺起了白花花的猫肚皮,毛茸茸的爪子时不时地挠一下铁质围栏,然后扭过脖子,用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充满希冀地望向主人。


 


“Don't give me puppy-dog eyes. It won't work.”流川回了它一个不解风情的斜眼。


 “白痴。”望着胖猫君那对依然忽闪忽闪的圆眼睛,他又补了一句,眼角的笑意憋得有够勉强。


 


【2】


下午两点一十七分,午后阳光把整个街区的轮廓勾勒得恰到好处。


按照惯例,到了出门去买咖啡的时间。


胖猫君沿着公园的主干道欢快地踩着优雅猫步,走在后面的主人挂着一幅睡眼惺忪的冷淡面孔,没错,就是那位刚才还凶巴巴地说着“跟我撒娇也没有用”的主人。


其实胖猫君是一只布偶猫,属于严格的室内猫种,所有的养猫指导书上都写着“不宜出门”,但不知为何,陪主人去买咖啡这件事却是这只异类布偶猫不肯退让的必选节目,也不知道是被谁惯出来的坏习惯。


在这一件事上,一向温顺的胖猫君面对吹胡子瞪眼的主人始终保持着我行我素,时间长了,流川也懒得较劲,听之任之。都说宠物像主人,那种任性想必也是从某位不良的主人身上继承过来的。想到这里,流川挠了挠后脑勺,没有自觉地对着它撅起的屁股翻了个白眼。


 


关于这只猫的名字,流川已经想不起来为什么会叫做胖猫君了,唯一能确定的是,猫如其名。


此时此刻,离公园长椅五米远的方位,胖猫君一看到长椅上坐着的人,突然就挪不动步伐了。


流川也随之投去了关注的目光。他大概知道了原因,确切来说,那只该死的猫,是一看到那人手边的食物,就挪不动步伐了。


 


流川顺势打量起长椅上坐着的人,年轻人身上的衬衣在这样的季节里略显单薄,没有打领带,领口随意地敞开了几颗纽扣的位置,一头标新立异的朝天发型,除了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黑框眼镜略显斯文外,整个装束都符合着流浪画者的不羁特征,此时他正专注于手中的画簿,没有注意到手边的鱼肉汉堡正散发着魅惑猫心的香气。


 


视线扫过那人的瞬间,流川莫名地有些发愣。


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胖猫君已经扭动着腰肢,一个轻巧跃上了长椅,一脸高傲地端坐在了流浪画者身边,中间隔着一只鱼肉汉堡的距离。出于绅士风度,它并没有直接向食物下手,而是故作矜持地在那个人裸露在衣袖外的小臂上蹭了蹭,引起他的注意。


 


“spineless生物。”流川在心里暗暗咒骂,却又无知觉地惯着那只猫的肆意妄为,他做不到在大街上对着一只猫破口大骂或是武力相向,而胖猫君想必早已深谙他是这样一位面硬心软的主人。


于是,主人只是呆立着,一时间找不到为宠物的行为道歉的措辞。


 


“小胖猫??你怎么……”正在流川尴尬间,传来了那位年轻人惊讶的声音。


 


流川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下一秒,年轻人条件反射般抬起了头,刹那间两人四目相对。


 


“……嗨?这是……你的猫吧?”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算远,五秒钟的对视,对方的面容在流川眼中毫发毕现。他的瞳孔是深蓝色的,有些接近胖猫君的海蓝色,但底色却更为深沉,相似的色系险些让流川产生一种熟悉的错觉。那双眼里似乎有着一闪而过看不清楚的情绪。


 


流川点了点头:“唔……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诶?”他愣了一愣,随即无辜地笑了起来,“你是说胖猫?真的是名字啊?呵呵……果然,挂在它的脖子上呢……”他指了指胖猫君脖子上的名牌,猫身整个都胖乎乎的,分不清脖子的具体方位,不仔细找都很难发现那块不起眼的小牌子。


 


流川有些狐疑和挫败。那个名牌他自己都找了很久,居然随随便便地被一个陌生人一眼瞅出来。


 


“我之前……遇见过它,在这附近。”他对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流川解释道,说着一手揉了揉猫的后脑勺,在他宽大手掌下的胖猫君早已肆无忌惮起来,对着垂涎已久的食物发动起了攻势。


 


“住手——”


 


流川冷冽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对面的一人一猫同时停下了动作。


 


“我是说,猫。”流川挠了挠头。


 


那人笑出声来,眉尾弯出了明显的弧度。


与此同时,收到主人不善眼神的猫,恋恋不舍地撇下舔到一半的鱼肉,委屈地钻进了好心人的怀里,并使劲往他脖子里蹭。


 


流川的脸色又黑了几度 。


 


“没关系的,我很喜欢它呢。”对方及时表明了助纣为虐的态度。


 


流川有些气结。


 


在被胖猫君亲昵的当口,年轻人突然腾出一只手来:“很高兴认识你,我是仙道彰。”


 


-TBC-


P.S. 关于文艺三十题,题目来源于网络,后续将列一个目录,有时间就写/画一题。

评论

热度(27)

  1. 💎akiraS🐳巴塞罗那迷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