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14

栖枫不曾晚:



Fourteen.


回家留张字条仙道就和流川直奔火车站了,流川家在邻省的省会,离T市很近,高铁两个小时就到,车次也多可以直接买到票,坐在车上仙道感慨现在铁路技术发达,节省了不少路上的时间,又贴着流川小声说,感觉像是在私奔。
到站下车后流川接了个电话,和仙道走到送站临时停车的地方等了一会,开过来一辆军牌的黑色天籁,司机是个穿军装的小伙子,接上他们开了大约半小时,到了一片安静的街区,拐到一条小路上,再就进了个大院,门口站着警卫,仙道瞄了一眼,牌子上写着某某军区干部离休所。
仙道有点惊讶,刚认识流川时就能感受到他身上气质和别人完全不同,淡淡的清冷给人很强的距离感,说是高傲也不为过,照越野的话说就是眼睛长在脑顶子上了根本看不见地面和地面上的人,熟悉后才了解流川只是性子冷但教养十足,对朋友也超讲义气,大约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高干子弟范儿吧。

流川姥爷是部队的工程师,正经留过洋的高材生,肩上军衔不低,姥姥也是同一军区部队医院的军医,年轻时跟着部队到处走,快离休时才在这里安顿下来,一晃二十多年了,大院儿里一个花园一排三层楼房一排独立的小二楼,流川家在最靠里那排小二楼的倒数第二家,车子一停流川也没管仙道就奔进屋里去了。
进去之前仙道有点小紧张,看见姥姥该说什么,前辈有没有说过他俩的关系,如果姥姥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怀着忐忑的心情仙道推开门,眼前的画面让他好笑又温暖。
流川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弯着腰,头搭在姥姥的肩上,像只猫一样。
“多大了还撒娇。”
“想您了。”
“那还把姥姥扔在机场就跑了?”
流川抿着唇看了仙道一眼。

流川姥姥一头银发,虽上了年纪却风采依旧,不难想象年轻时的美人模样,仙道讪讪地打了招呼,觉得自己在祖孙面前有点多余,姥姥看他时满眼温柔慈爱,搞得仙道更不好意思了。
流川让仙道去他房间休息,自己在厨房给姥姥帮厨,灶上熬着一锅梨水,流川从橱柜里拿了冰糖放进去几颗,觉得不够,又多放了几颗,姥姥看见了问他,“你不是不喜欢甜的?”流川勾了下嘴角,“仙道喜欢。”

流川的房间在楼上,布置的和他人一样简单干净,仙道还见识到了传说中流川姥爷一面墙的书柜,一上二楼就是开放式书房,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书桌上放着几张照片,仙道走过去拿着端详,流川和姥爷很像,高高瘦瘦剑眉星目,皮肤白的像雪,有一张照片是流川小时候,大概是某次演出,在舞台上表演还穿着裙子,照片左下还有两行用钢笔书写得很整齐的唐诗,「水似晴天天似水,两重星点碧琉璃。」
流川从身后环住他,“傻笑什么~”
“前辈小时候好可爱啊~”仙道戳照片上流川的脸,“好想小时候就认识你。”
“这是我妈,”从仙道手里拿过照片放回到桌上,流川淡淡地说,“照片是姥爷拍的,他最喜欢这张,唯一的女儿常年不在身边,也就只能看看照片了,字也是姥爷亲笔写的,说诗里有她的名字。”
“一定是很好听的名字吧。”
流川点点头,“流川璃。”他停了停了又说,“姥姥以前总说这个「璃」字选的不好,和离别的离同音也太像,所以女儿年纪轻轻就飞到国外去,十年八年的不回一次家。”
仙道从未见过这样的流川,他像是把自己锁进极小的空间内只开了一丝缝隙,显得落寞而无助,仙道想要抱着他安慰他可手脚冻住了一般全然不知该怎么做,顿了半天才从嘴里蹦出一句完全无关的话来,“前辈……和妈妈姓吗?”
流川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逃避的目光,看着桌子上照片没做回应,仙道以为他想起过世的姥爷和远在海外的母亲心里难过,上前搂住他却被躲开,再看流川已经恢复了平时那淡淡的模样,“下来吃饭吧。”

桌上几个菜有荤有素炒的很精致,味道赞超合仙道胃口,爱屋及乌连流川家的盘子碗都觉得特别好看,捧在手里都像捧宝贝一样,米饭被吃干净到锅底,菜也一点没剩。
吃完饭天已经黑透了,收拾碗筷端回厨房,水池边有洗碗机,等着清洗的空当流川盛了杯梨水给仙道,仙道本来吃撑得没肚子,抿了一口甜丝丝的感觉好幸福,duangduang全都喝了,杯子拿开时嘴角留了两滴水,仙道抬手去擦被流川抓着他手腕拿开,唇就贴了上去。
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特别紧张,仙道面对着门生怕姥姥突然出现,嘴上又控制不住裹着流川的唇不断回应,亲了一会仙道也放飞了,脑子一热搂着流川的腰把他放倒在半空,流川为了稳住紧紧勾着仙道脖子,附下身低头接吻大脑血液倒流,堵得流川呼吸不畅唔出了声,直到洗碗机停下来一声响,仙道才扶着流川站起来。
缺氧,头晕晕的,嘴唇都麻木了,捂着唇流川蹙眉看着仙道,小男朋友一脸得意,“你先开始的~”

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仙道挺自觉就去二楼客房了,毕竟家里还有姥姥在,就是流川让他一起睡他都不好意思,洗完澡就各自回房间了,仙道躺着拿手机和流川发信息,来回来去发了十几条流川说困了,仙道也放下手机关灯睡了。
大概是房子里到处都是流川的味道,仙道很快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仙道感到一阵凉风,被子被掀开,熟悉的身体靠了进来。客房是张单人床,仙道朝里挪了挪,展开胳膊让流川躺在怀里,流川像只猫蜷成一团,头顶着仙道的下巴。他身上有些凉,像是穿着单衣在外面站了很久,仙道把他搂紧。
“我想要你。”
流川没回答,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tbc.


—————

这其实并不是一篇傻白甜恋爱文,要开始推进剧情了,哎呀,好囧~


评论

热度(22)

  1. 过期不候💎akiraS🐳 转载了此文字
  2.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