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12

栖枫不曾晚:


终于改好了,上次写的太赶了,被看过剧透的小伙伴们说不太到位,回炉了一下,超了好多字数(°_°)…

终于成年的学弟解锁了新技能get√嗯嗯~

——————

Twelve.

回去的路上流川说要买个蛋糕,刚好仙道家附近有一家不错的店,路过时就提前下了车。流川选了个抹茶的没那么甜,又拿了两根数字蜡烛,店员小姐姐看他俩特别帅还送了一袋牛角面包。
雪后的气温更低,一推开门冷风就直往衣服里灌,流川把羽绒服拉链拉到头还缩着脖子,仙道把围巾解下来给他系上,“暖吗?”
流川被裹得胖胖的,露着毛茸茸的脑袋,眼睛比星星还亮,“暖。”
“回来也不查下天气,还穿单鞋,”仙道摸了下他腿,“只穿了一条裤子?”
“飞机上热。”
“要不我抱你吧。”说着还做了个打横抱的动作,被流川踢了一脚,“快回去,冷。”

楼道里的灯坏了好几天,仙道摸着黑一手提着蛋糕一手拉着流川,心里小火苗蹭蹭地朝上冒,刚踏进屋里蛋糕随手一放,把流川按在门上就一阵狂吻,用力用得流川觉得自己嘴都被吸肿了,他不停地回应,身上浮了一层汗,仙道放开他,大喘了口气。
“完了?”
仙道笑嘻嘻地,“去吃蛋糕!”
流川还抓着仙道衣领仰着头等着他继续,仙道却松开了他的腰,给他擦了把汗,帮他脱了羽绒服,“看你,一冷一热的容易生病。”
流川气鼓鼓地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体育台,仙道去厨房煮了暖暖的大麦茶让流川喝了,又抱着他腿给他暖了好一会,摸流川的手才感觉不凉了。快一个月没见面仙道反而没那么多话想说,靠在一起边看电视边吃蛋糕,流川也吃了一小块,还把抹茶粉涂到仙道脸上,说他是怪物史莱克。
晃晃悠悠过了十二点,仙道算是正式成年了,为了庆祝他把前几天打台球赢的红酒开了,喝了两口有些上头,他靠在流川身上脸贴着脸,“前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成年人了。”
“所以呢?”
“以后我就能照顾你啦。”
他的脸还略带稚气,说这话却让人觉得格外可靠。流川亲了过去,仙道回应得激烈又缠绵,还时不时发出嗯嗯的声音,空气里都被染上了淡淡的红酒香,流川软绵绵地瘫在他怀里半眯着眼睛,头晕晕的,一个吻不知持续了多久,更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

大概情人节就是为了叫醒有情人的人早起不要浪费时间而存在,流川醒来时还不到八点,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还想睡,仙道听见动静走进房间,给了他一个早安吻,“再睡会,还早。”
这么一个晚上小男朋友就好像成了大人,连说话都是无主语的祈使句,流川挠挠他下巴,“叫前辈。”
仙道砸吧着嘴叫了声“枫枫”,不管不顾亲过去,流川原想拍拍他,可下手重了啪的一声仙道脸都红了,小男朋友捂着脸满眼委屈,流川搂着他亲了半天才给安慰好。
仙道头发还湿着,洗发水的柠檬香味特别好闻,干干净净的,两人窝在被子里躺了会流川也不困了,泽北打电话来说藤真今天回来,叫大家过来家里吃饭,末了还说了句我爸不在,把你家仙道带着吧。

洗完澡流川是穿着仙道的衣服出来的,他昨天羽绒服里只套了件衬衫,仙道哪肯再让他穿那么少,在衣橱里翻了件最厚的毛衣给他,白色毛绒绒的流川穿上嫩得像个高中生,他的鞋昨晚踩在雪里也湿了,仙道让他坐在床边,从柜子里拿了两只鞋盒出来,递给流川的那个打开是一双红色的AJ5,想也知道另一只鞋盒里肯定是双蓝色的。
仙道跪在床前,握住流川的脚腕踩在自己膝上,给他套上那双红色的AJ5。流川的腿很长,常年运动的关系肌肉线条紧致而饱满,仙道的手指从他的踝骨处朝上轻轻按摩,低着头一下一下吻到膝盖,留下一个细小的浅色痕迹。
“我真的……很喜欢前辈……”
流川伸手揪他的耳朵,揪得红红的才放开,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也是。

从院里出来走到路上,仙道伸手要拦车,刚好迎面来了辆往学校方向的公交车,流川拽着他跑几步上了车,掏了两枚硬币塞进投币口,司机瞟了眼呵乐呵呵地,“小伙子你扔游戏币可不行啊。”
流川看了看手里的是几枚美分硬币,又翻了下可身上没有零钱,仙道跟在他身后上车,扔进去四张一元纸币,冲司机一笑,“我帮他付。”他上前揽住流川的腰,贴在他耳边说,“这位美少年,人情债你准备怎么还?”流川转转眼珠,“陪你一对一,私教课。”
“不够,要更好的~”

工作日的情人节街上其实也没多少情人,车厢里零星几个乘客都是大爷大妈,两人一前一后坐下,仙道腿长座位前那点空儿放不下,荡了条腿在过道上,流川伸开腿摆在仙道旁边,同款的灰色运动裤和红蓝情侣鞋,怎么看都好看,他的两只手搭在仙道肩上,被仙道握住放进怀里暖着。
流川好像从未以这样的角度观察过仙道。他的鼻子特别挺,山根很高,从侧后看都出众得要命,平和的一字眉一直浓到眉尾,他的嘴角像是天生勾着的,总是给人温暖的感觉。公车走走停停,冷风吹进来冻得仙道耳朵红红的,流川伸手盖在他耳朵上给他暖,仙道又把手覆盖在流川的手上。

“仙道,你要不要和我睡。”

这真的是听了不得了的话,仙道愣在座位上被冻住了,等回过神流川已经站在车后门按了下车铃,仙道两步跨过去站在他旁边,“前辈………你刚………”流川哼了一声,脸上有些淡淡的红晕,“不睡算了。”仙道抓着他的手一个劲点头,车子到站一停,流川拉着他的手穿过马路走进了对面的酒店。

江滨路上这间Westin刚开不久,大堂不少人办理退房入住。稀里糊涂就被流川预定了初次仙道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脑子里都是这事应该我来做啊,如果重来一次应该怎样怎样的马后炮想法。
在仙道看来流川特别淡定,和平时没什么不同,面无表情地说着要求“两个人没预定”“住一晚”“都可以”,前台查了下房间状态,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公关微笑容,“今天情人节客房和豪华房都已经满了,现在只有行政套房您看可以吗?今天门市价是xxxx,还赠送您情人节套餐……”
流川拿了护照和VISA卡,仙道没意识没反应只听见呲呲呲POS机过卡的声音,很木讷地跟着流川走进电梯,“……那个,很贵吧,住一晚……我也有钱……”流川表情带着小小的得意,“还你的人情债。”
仙道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张开,再就咣一声把流川按在电梯里亲了上去,“那以后,我们要天天坐公交车了。”



文字版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2152796691632
图片版
https://m.weibo.cn/6014906315/4162153701077346



(有错别字请无视。。。)

——————

想说点什么,不知道说啥。。。


改了一下,之前总忍不住剧透,说了好多小九九,大家胃口都被吊起来了,那天急着发很多不到位的地方,被批评了,从学长回来就是为了睡学弟,改成了学长回国给学弟过生日被学弟的温柔感动了然后才要睡学弟,嗯?有区别咩。。。







评论

热度(31)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