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11

栖枫不曾晚:



Eleven.


大英四六级的考试没过几天就到了年根,圣诞节那天流川送给仙道一根皮绳编织的蓝色手链,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红色同款,仙道美滋滋戴上,念叨着“自古红蓝出cp ”,他男朋友真是太浪漫了。
回到宿舍跟室友们显摆,越野卧槽一声,这是BV啊,打开笔记本百度给仙道看,面对显示屏上的价格仙道沉默了,手腕上冷不丁戴了根细细的四位数突然觉得很沉重。
仙道当然知道流川家里很好,他穿的用的有固定的牌子,一副耳机好几千,自行车都是定制款,想想上次那一大盒Godiva也差不多自己一个月生活费了,这突如其来的落差感让仙道有些难过,也难怪三井请他吃饭时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想也不是装出来的,毕竟人家眼睛生来就长在头顶上。
思来想去仙道也想回送点什么,又刚好流川生日快到了,赶上大周末的中午吃完饭叫上越野福田就去选礼物了。
在海信广场一楼转了一圈,光是看店门口的Logo就迈不进去脚,最后找了间人稍多的店,想着导购小姐也没工夫搭理他们,进去扫一眼了解下价格,大概是仙道长得太帅一进去就围上来两个导购介绍这那儿的,路过展示柜时仙道5.0的视力看清了价牌,一秒没多留拉着越野福田出来了。
他手里有一个月生活费,还有他爸那张金卡,加上那些年被他妈征收的压岁钱如果要出来一部分也不少了,但总觉得自己一个学生没必要那么夸张,礼物贵在心意,最后三个臭皮匠上四楼的运动专柜买了对流川常用那个牌子的护腕,在一楼服务台让美女姐姐给打了个包装,系了个礼物结。

元旦三天假流川要去北京,仙道知道流川父亲在北京也没多问,一大早把他送走就回家了。礼物前一天送了,跟他预想的差不多,流川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但把自己那副旧的收起来,将仙道送的和球衣放在了一起。
仙道在布歌买了个小小的榛子蛋糕,点了蜡烛让流川许愿,幼稚的事流川当然不做,仙道捧着蛋糕说前辈不听话那我替你许了,闭着眼睛嘀咕几句才把蜡烛吹了。甜兮兮的奶油流川看都觉得齁,可看仙道吃得很high一下来了兴致,把奶油抹到自己脖子上,仙道放下手里的就扑过去又舔又咬,两人抱在一起弄得浑身上下乱七八糟,最后一起冲了澡才算完。

今年春节过得早,一月中旬考完试就放假了,流川在学校多呆了一周多,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随便干点什么都觉得有意思。流川说寒假要去美国,春节也在那边过,元旦时母亲回国已经把姥姥接过去了,仙道听完就泄了气,说以为能一直在一起了,要一个多月看不见流川他哪受得了,流川任他抱着胡闹,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回来给你过生日。
仙道陪流川一起去了机场,办好登机后没马上安检,拉着手静静地坐着也没说话,差不多到时间了仙道才把流川送到安检口。
头等舱通道前没有人排队,红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里面,保安检查了下流川的登机牌,拉开护栏让他进去。
仙道拉住他,从双肩背里拿出一个盒子。
“其实我还买了一个生日礼物,一直没给你。”流川好奇地挑了挑眉,要拆时被仙道按住手,“现在别看,等你回来的时候再拆。”他勾住流川的脖子,唇轻轻地贴上去,“等我以后工作了,会买最好的给你。”
流川蹭了蹭他的鼻子,“白痴,我又没什么需要的,我想要的……”话没说完被打断,小男朋友声音里带着小小的倔强,“反正我都买给你。”
上了飞机流川就睡了,快到时才想起仙道给他那盒子,过完安检他放进背包里就没再动。流川蜷在座位上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骚粉色的CK内裤,他不自觉地笑,小奶狗也不是一点都不懂嘛。

大学第一个寒假过得索然无味,仙道天天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过年那几天都没精打采的,时间一长仙道爸妈都受不了他丧尸脸,打电话叫越野福田喊他出去放风。
越野一见仙道那样乐得都要上天了,你丫也有这么一天,这是跟校草搞对象还是吸/毒呢连个人样都没了,福田挺厚道在一边没说风凉话,拄着下巴半天来了一句,流川枫有那么帅吗不就皮肤白了一点点。两个人给仙道套上羽绒服围巾,拉他出去在麦当劳啃了顿汉堡,仙道看见包装纸上的大M,想起十一长假流川回来那天给他带了麦香鱼,更难过了,好好的假期只能和两只不懂风情的单身狗一起虚度。
临近情人节街上处处都是粉红色的氛围,路过高级餐厅时仙道特别有底气,枕头底下压了厚厚一塌压岁钱,等流川回来一定要带他去潇洒。来了精神的仙道又恢复成那个耀眼的阳光少年,在台球厅里打了回满杆赢了瓶红酒,还被几个美女缠着留了电话给他。
沦为背景墙的越野和福田呵呵地感叹:真是一个人渣!

情人节那天刚好是仙道爸妈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仙道爸计划了很久,提前两天就和夫人一起去预定好的酒店过二人世界,为了弥补儿子生日让他想买什么就随便划那张卡。仙道想流川虽答应回来给自己过生日,可总归人在国外来回没那么方便,他心里念着流川,出门溜达着散心,再就一路回了学校。
刚下过雪的校园里空空荡荡,教学楼和宿舍楼大都黑着灯,小路上的雪没人打扫,仙道踩在上面深深浅浅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站在流川的宿舍前心一下子就暖了起来,整栋楼只有一片窗户亮着灯,窗后挂着的是他熟悉的渐变蓝窗帘。
推门进去时流川正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给仙道发信息,白色羽绒服还没脱,衬得手腕上的红色手链异常鲜艳。
“去我家吧,爸妈都没在。”
“嗯。”

tbc.



评论

热度(24)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