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9

栖枫不曾晚:


感觉ooc出天际了,Emmmmm………
不接受请退出

———————


Nine.

长假最后一天。
清早天刚亮透仙道就醒了,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看流川。流川宿舍的窗帘是渐变蓝色的,光透进来映在他脸上一层水蓝色的波纹,好像沉睡在水底,流川蜷成一团,大半张脸都被毯子遮着,只有蒲公英一样的黑发和细长的眉眼露在外面,睫毛浓长得戳出来,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仙道看得入了迷,爬下床鞋都顾不上穿两步跨过去蹲在流川床前。
这么近距离的看流川睡颜还是头一回,让仙道觉得自己像个小贼,在觊觎不得了的宝物,这个想法从脑子里一蹦出来他就自嘲地笑笑,前辈本来就是我的嘛,千真万确谁也抢不走。等回过神来流川已经醒了,眼珠亮亮的盯着仙道看,他朝里挪了挪,掀开毯子拍拍床,“上来。”
仙道愣了几秒 ,无意识地被流川拉到床上僵硬地躺平,流川闷声地笑,凑近在他唇角吻了一下。

“蹲了多久了?身上这么凉。”
“没……就一会……”
“暖不暖?”
“嗯……暖……”

流川展开仙道胳膊往他怀里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头枕在他肩窝里,勾着他的脖子,四条腿叠在一起。仙道平时习惯穿睡衣,昨晚试流川的有点小,洗完澡套了件背心就睡了,流川只穿了条小内,两人贴着,流川的皮肤滑滑的,仙道一阵紧张,身体不自觉绷着,流川摸摸他头,说放松,我又不是刺猬,身上又没刺。
大喘了几口气仙道才缓过劲儿来,挪了挪身子,他一动流川嗯了一声,迷迷糊糊地说了句别动还要睡,仙道调整了下姿势让流川枕得更舒服,低下头唇边刚好是流川的额头,他轻轻地吻上去,声音温柔得出水,“前辈当然不是刺猬,前辈是我的小豹子。”

回笼觉睡到十点多,卫生间里传来水流的声音,一睁眼床上只有仙道自己,早上抱也抱美了睡也睡饱了,仙道来了精神,蹦跶过去一把搂住流川的腰在他脖子上又啃又咬,牙膏沫蹭的脸上到处都是,仙道拿着湿毛巾给流川擦脸,简单的洗漱闹了快一个小时才出来,换好衣服流川让他把床收拾了,说泽北有洁癖,床上不能有褶子,坐旁边看仙道铺了半天,整理差不多才出门。
仙道带流川去的还是古文化街,那天和越野陪俄语系美女逛的时候就想和流川一起来,假期最后一天庙会还是很热闹,人挨着人的,仙道买了只棉花糖,身旁是流川,嘴里心里都甜的不得了,一直笑嘻嘻的,逛了会流川说饿了,仙道把他带到吃面茶的小店里,自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手里举着只猫形状的糖人回来了。
“前几天来逛时看见就想给前辈买一只糖猫咪。”
“它有名字的,叫七宝。”仙道指指自己,比了个Yeah,笑得一脸灿烂,“我不是7号嘛。”
“幼稚~”
流川接过来眼里都是笑意,明明很普通哄小孩的玩意这么吸引他,大概因为糖猫太可爱,又大概因为仙道。

下午仙道被家里叫回去吃饭,流川睡醒了觉得无聊去图书馆看书,到饭点才回宿舍,一进门就看见泽北举着“七宝”在啃,尾巴都啃没了。
泽北一看流川面色不对,停了手上动作,满眼无辜,“不是给我的吗?不能吃吗?……”
流川白他一眼,“愿意吃就吃,不过那是仙道舔过的。”
泽北把“七宝”啪一声往桌子上一放,冲进浴室一阵干呕,流川骂了句白痴,懒得理他,到斜对门藤真宿舍去了。

K大去年盖了新的研究生宿舍楼,一室一厅面积不小,带单独浴室全天热水还配了电视洗衣机,条件非常好,分给商学院的宿舍没住满,系里就奖励给本科优秀学生几间,流川泽北一间,藤真花形一间,还有两间给了女生。
流川平时鲜少串门,除了学生会或篮球队有事,多半还是藤真过来找他,下午仙道回家后他心里空荡荡的老想呆在有人的地方听人说说话,泽北呕完了也窜过去找藤真抱怨,一边说还反胃。
“前辈你说有这样的吗,买个糖人放我桌上,我以为给我带的就吃了,还挺感动,以为小流川会疼人了,不枉我给他抄笔记喊到,结果一回来告诉我仙道舔过的。”
“你洁癖太过也该改改了,以后毕业工作谁在乎你那么多,差不多行了。”藤真捧着个保温杯老干部一样喝茶,抿了两口突然举着被子一圈圈看,朝里喊了一嗓子,“阿透!”
花形有点烧一直躺着,听藤真一叫就起来了,声音闷闷的,“怎么了健司?”
“杯子没洗干净,你看这边上还有指纹了。”
“怪我,我下次带手套洗,洗完再擦一遍。”
到底谁洁癖严重啊!
泽北也不知道花形脾气怎就这么好,藤真前辈哪哪都好就是爱装大爷使唤人,可偏偏有人吃他这套,花形把他当兄弟偶像人生导师就差跪着喊万岁了,再看流川一副万年不变的冰山扑克脸,偏偏遇上个一笑就能把冰融化的仙道,解锁流川超多表情,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泽北回宿舍为了叫流川藤真去家里吃饭,本来打个电话的事可谁都没接,流川是在图书馆静音,藤真手机没电忘了冲,这才跑了一趟。泽北妈电视台的节目调整,在家歇着,藤真保泽北教授的研究生早是板上钉钉的事,流川也是大三那批最拔尖的几个,加上两人又长得好看,泽北妈心里也很喜欢俩孩子,平时也常叫他们来家里。
泽北妈做了一桌子菜,仨人坐下就开始吃,泽北教授扒了两口饭就走,说约了堂本教授打网球,要杀他个片甲不留,拿着球拍就出门了,泽北一脸嫌弃,“妈,你看我爸头发越留越长,四十好几了以为自己摇滚歌星啊~”泽北妈给鱼择完刺分给藤真和流川,也不管儿子端着盘子要,“诶~我是亲生的吗,流川在学校天天虐我回家还被差别对待~”
“师母您别忙了,我自己吃就行,”藤真吃得一嘴油还是礼数得体,“放假了您还在家忙,太辛苦了。”流川不会说话只点头,毛茸茸的脑袋晃着超级萌,泽北看了都想摸他头。
“健司毕业不回杭州了?”
“嗯,准备留校了,冬天太冷没暖气,还是这边好。老师说还有公派留学的机会,让我提前准备着。”
“个人问题解决没?听荣治说你还一个人,我们台里有刚来实习的小姑娘,全是广院播音主持专业的,个个漂亮,要不我给你留意一个?”
藤真装着腼腆笑了两声,“那麻烦师母了。”
“小枫怎么样了?”
流川喝着鸡汤突然被这么一问一脸懵,端着碗也没回话,泽北呵呵一声,“妈你别找事,流川是天仙,你们台里小姑娘再好看也配不上他。”流川放下汤勺不紧不慢回了一句,“健司比我仙,你是猪八戒。”泽北也不接茬,又说,“妈你记得我高三毕业那年欢送晚会,你代表学生家长讲话,当时给你拿话筒那个主持人吗,我高一的学弟,你还夸他长得帅,普通话标准,以后也能当主持人。”
“嗯记得,头发很尖那个,叫什么……”泽北妈回想着,“他笑起来特别暖。”
“仙道。”泽北看了流川一眼,“他刚保送进来,今年大一,他现在更帅了,您给他介绍个小姑娘吧。”桌子底下挨了狠狠地一脚。

吃完饭溜达着回宿舍,路上藤真问流川和仙道怎么样了,流川表情淡淡的语调也淡淡的,说就那样,泽北在旁边接茬说明明喜欢得不得了都让仙道留宿了,真能下去手啊,仙道还没成年呢,被流川一顿海扁。
晚风吹的有些凉,校园里银杏树叶落了一地,路过仙道宿舍楼下时流川想起那天在树下接吻,脸不由微热起来,拿出手机拨过去,仙道秒接,声音传过来时带着温度,“前辈是不是想我了?”
流川随着风点了点头,“嗯。”
两人沉默了一会,仙道又说,“我现在就回学校。”
“嗯。”

tbc.





评论

热度(29)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