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8

栖枫不曾晚:



Eight.


他吻得过于投入,显得流川似乎漫不经心。
宿舍前的长凳上,开始泛金的银杏树下,仙道弯着腰,端着流川的下巴倾情地吻。流川没躲,回应他,朝后仰着头,没吻几下就闭上了眼睛,顺着仙道的手腕向上抚摸,环住了他的脖子,仙道的吻技突然就高超起来,流川感到自己咚咚得越跳越快的心脏,就像一个月前新生报道那天第一次看见仙道时一样。
其实仙道这几天也没闲着,找了不少浪漫爱情电影学习,什么激情舌吻温柔湿吻还是蜻蜓点水被他臆想着实习还考了个满分,可一看到流川大脑就空白,索性走过去自由发挥。
结束这个吻后,仙道拉着流川的手也坐下来,还给他擦了下嘴,流川脸有点红,一抬眼对上仙道笑得弯弯的眼睛,仙道砸吧着嘴跟他耍赖,“前辈的嘴是牛奶味儿的,甜~没够~”流川拿了一旁的纸袋扔给他,“吃你的巧克力。”

几个室友十一都回家,宿舍空着,仙道拉着流川上了楼,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拆巧克力盒子,超大装的松露夹心巧克力躺在袋子里,仙道一边拆一边叫,“啊~啊啊!前辈!Godiva!这么大盒,我最喜欢黑松露味儿的!”他拿了一颗放进嘴里,唇角黑乎乎的一块,流川伸手给他蹭干净,被仙道抓住又含着他的手指,舔完了才松开,流川由着他胡闹,眼里都是笑意,“不腻吗?”仙道抿着唇摇头,“甜~” 流川一哼,“小孩子才爱吃甜的。”仙道舔完巧克力把嘴弄得脏脏的又去亲他,两人一吻一躲,腻了好一会才放开。
流川手机响时仙道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好像是三井,他想起放假前那天听三井说也要去香港,琢磨着会不会和流川有关,想问又不敢,流川接听时躲开他,嗯嗯啊啊几声就挂了,说要送姥姥回家现在就走。

“前辈,不带我去见姥姥吗,我陪你们回去。”
“下次吧。”
流川恢复了平时那副淡淡的模样,他走后仙道在床上躺了会儿,觉得不放心,穿上外套就追了出去,还没到西门就远远看见三井的车在大门前停着,他从驾驶座下来和流川扶着位老人上了车,安顿好后流川也坐进了副驾驶,再就车子开出了校园。
仙道按了几次流川的号码都没播出去,围着操场遛了很久才回宿舍,皱巴巴的床上只有被拆散的巧克力盒子,仙道捡了一颗放进嘴里,甜丝丝的味道没有了,只剩下了有些苦的松露粉末。

这几天两人也没怎么联系,仙道一直窝在宿舍里无精打采,6号室友们陆续回来了,见他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抱着一大盒巧克力,叫他没回应,一碰巧克力他就急,原本定好的宿舍聚餐也泡了汤,越野不死心地继续约俄语系美女,其他人各自找节目打发时间,仙道躺在床上看没字幕的美剧,剧情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从哪里吐槽,吃巧克力还是苦的没有一点甜味。
无聊得快要睡着了,手机屏幕一闪,「过来,我在宿舍。」仙道满血复活,抓着手机就跑了出去。

T市到了十月天气渐渐凉了,昨晚有雨降了温,流川从浴室出来只穿了条内裤,被冻得抖了一下,正要穿衣服就被仙道从身后抱住,搂得他紧紧的,仙道身上很暖,他放松地靠在他怀里,也不说话,屋内安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心跳声。
过了许久流川拍拍他,“还没抱够?”仙道这才松手,拿了沙发上的衣服给流川,刚要说话肚子先人一步咕咕叫了起来。
流川抿了抿唇,进卧室拿了兜麦当劳给仙道,看他狼吞虎咽干掉一个汉堡,吃得太急打嗝,又从保温杯里倒了杯水给他,“姥姥熬的梨水,还温着。”仙道喝完顺了顺气,舔舔嘴唇,“甜的~好喝~”
“在车站买的,路上不饿就没吃,早知道你没吃饭就多买点别的了。”
“前辈……不是坐三井前辈的车回来的?……”
“那天看见了?”
仙道握着杯子,温热的梨水暖着手,不知哪里来的一丢丢紧张,他盯着流川看,脸上端着一副“你说吧我听着我都原谅你”的表情。
“姥姥不舒服就提前回来了,临时找不到车,才答应了坐前辈的车,我知道你不喜欢,下次不会了。”
淡淡的语调在仙道听来不过就是“我错了下次不坐别人的车回家”或者“我知道你不高兴所以一回来就跟你解释”,流川说的很平静,却有种在高处的权威感,仙道想年龄真是很奇妙,不过才小了流川三岁气势上总是矮了一截,其实刚收到短信时他就已经不气了,跑过来看到人心里更是软绵绵的,一直默念好好嗯嗯,你说的都对。
“三井叔叔是姥爷的学生,这么多年一直都有往来,我和前辈很小时候就认识,这回去香港是参加姥爷另一个学生的婚礼,所以一起去一起回来的。”
仙道听了点点头,流川又说,“还想知道什么?”
“前辈的家人……”
流川舒了口气,目光朝向窗外,“姥爷过世后家里只有我和姥姥,我妈在美国,平时很少见面,”他顿了顿,“我爸……有自己的家。”
仙道握住流川的手,十指交叉扣紧,他的手掌宽而大,带着种让人瞬间就能安心的温度,暖得流川不自觉的笑,仙道在他额上吻了一下,两人互抵着头,“前辈现在还有我了。”

到门禁时仙道又赖着不走,一个劲儿往流川身上蹭,流川也没赶他,让他去洗澡,仙道冲完出来流川已经躺下了,指了指一旁泽北的床说,“睡白痴那边吧。”仙道才看见床上新铺了一层浅灰格子的床单,和流川用的浅蓝格子是同款,毯子也和流川的一模一样。
他走过去跪在床边,对准流川的唇就贴了上去。流川也不知道仙道怎么每次都像团火,嘴唇双手身体都热得发烫,明明也没小自己几岁。仙道的手臂从流川颈后穿过,将他架起来搂在怀里深深吮吻,顺着他下巴的线条吻到耳垂,舔湿后又一路朝下,在锁骨上轻咬了一下,流川被他刺激得差点哼出声来,胳膊无力地垂着,他抓着仙道衣领把他拉回面前,捧着他脸把嘴唇舔得湿湿的泛光才松开。

“去睡觉。”
仙道关了灯爬上床,虽隔着些距离但身上全是流川气息和味道,很快就眯上了眼睛,半梦半醒地说,“前辈,明天……带……你去个地方。”没多久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流川偏过头朝仙道的方向看去,黑漆漆的房间里只能看见他一圈轮廓,流川蜷紧了身子,自言自语了一句“等你长大”,也沉沉地睡了。


tbc.





评论

热度(36)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