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5

栖枫又栖仙:



Five.


商学院大一的课程安排得并不紧,三门公共课大英马哲思修,三门专业基础课高数微经管理学,还有每周一次的体育课,分两个学期进行完成,从军训结束到十一黄金周长假前有一周的课,和流川表白成功后仙道根本没有上课的心思,恨不得全天二十四小时每分每秒都腻在一起,流川虽不像他一副virgin初恋般兴奋的样子,做起幼稚的事却完全不输,逃了大三各种专业课陪仙道上课,老师偶尔提问让仙道回答,他就突然握住仙道的手,看学弟瞥红脸然后偷偷地笑。
教高数的是数学科学院的田冈教授,打藤真那届就开始负责商学院高数线性数理统计几门学科,一起上课的还有经济学院的大一新生,在一教阶梯教室,人不少,流川拉着仙道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仙道说这科挺重要坐前排才听得好,流川也不理说田冈讲着讲着就激动,吐沫星子能飞到五排之外。
“前辈,坐后面看不清黑板,万一挂科了怎么办。”
流川下巴一扬,“白痴,我教你啊。”见仙道听了重重地点头,在桌子下面又握住了他的手。
上课后没几分钟流川就睡着了,一个半小时的大课结束前三分钟田冈教授讲完了一章,拿出名册开始点名,点到仙道时流川还靠在他肩膀上睡得熟,仙道怕惊了他,愣是听自己的名字被喊了三次也没回答,越野坐在他前几排,回过头拿纸团扔他,不偏不倚砸到了流川身上。
流川揉了揉眼睛坐直,意识到田冈习惯性课后点名,又点到仙道,拉着他起来,“教授,他在了。”他把书和笔记本一收扔到仙道怀里,看了眼表,“一会儿比赛了,快走。”
大三校草流川枫和新进校草仙道彰每天出双入对校园内早就传开了,成了K大的出口级蜜糖,教室里数十双眼睛齐刷刷地回过头目送两人飞奔出了教室。
田冈教授气得捶胸,“这流川自己的课不上怎么回回跟大一的一起报到!”

篮球队这场友谊赛还是前一阵法学院队长牧绅一和藤真约好的,其实可有可无,打着友谊赛名义实则是法学院的复仇之战,藤真昨儿晚上给队里开会,点名了仙道要好好打,绝不能输,绝不能让阿叔看不起,搞得仙道还有点点小紧张。
从一教出来泽北在楼下拿着球袋等他们,一看见流川就扔了个本子过去,“我爸的课你都敢不上,期末不想过了?”
流川一手拎着球袋,一手拉着仙道,仙道蹲下拣笔记本时也不松开握得他手紧紧的,泽北无语,“得了得了,谁不知道你俩在搞对象,低调点行不行?”
三个人并排走着,仙道流川拉着手靠在一起,显得泽北一个傻高个几百瓦大灯泡形单影只,干脆落在两人身后抱怨,“又给抄笔记又帮喊到打掩护,这样还被虐,我招谁惹谁了,真是。”
流川回过头,眼睛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要更明亮,一脸被爱的傲娇神情,“嫉妒就自己去找男朋友啊。”
“……”
以为人人都跟你们俩一样搞基啊!
泽北内心吐血,迈开步子跑向球场,听不见看不见不知道,眼不见为净!

仙道换衣服时藤真跟他说了说战术,位置还是后卫,又安排了樱木泽北花形跟他打配合,流川站在一边也没有要上场的意思衣服都没换,仙道过去拉着他,“还少一个人前辈不上场吗?”
“今天不打了,给你加油。”流川说着把自己的护腕摘下来给仙道套上,又拍拍他的头,一双目中水光潋滟,“不许输。”
仙道抑制不住情绪地,借着身高优势迅速且轻轻地在流川额发上吻了一下。
篮球场已围了不少人,本来热热闹闹加油的加油聊天的聊天花痴的花痴,突然一下寂静如鸡,天上的云彩都好像被染成了粉红色,几秒安静后人群中不约而同地“WOW”了起来。
花形推着眼镜感慨年轻真好,樱木泽北躲老远鸡皮疙瘩掉一地,牙都快酸倒了,法学院大三的清田本来准备了不少台词气势汹汹地要杀杀仙道锐气,以报上次失利之仇,被仙道当众亲吻流川的画面吓到,结巴了半天才说了句“等……等会儿,让……让牧……牧哥教训……你!”
三井到球场时两队人马已经蓄势待发了,他脱了外套上场,还不忘朝流川wink,跳球时他站在仙道旁边,依旧玩味的笑容,“牧很强的,别认输哦小学弟。”仙道心里翻着白眼,恨不得“呵呵”三井一脸。

开场后仙道一直被牧压着打,法学院主动权在握得分快准狠,仙道带球很难攻进内线,得分大多靠着三井的三分,半场下来落后不少,中场休息时藤真没做指示,只用宫城换下三井,又单独把仙道拉到一旁说了什么,再上场时仙道眼神都不一样了,清田看了跟神小声嘟囔,藤真可真会施法啊说的话比流川还管用。
下半场跳球又被法学院抢先,牧运球在半场跟仙道对弈,明显感觉这小学弟变了个人似,眼睛炙热的闪光。他和仙道互盯了一会,不知这小孩去哪里神游一圈,突然听他说,“牧前辈你是不是暗恋藤真前辈?”仙道表情还挺认真,“不然怎么非要和我们院再比一场,我明白的,藤真前辈长得很好看。”
牧绅一差点滑倒,手里球都没运稳,手腕一抖就偏了,宫城电光石火截住球往前场一传,泽北接球过掉人后一个灌篮,震得篮球架吱呀地晃。
仙道认真起来跟牧打得不相上下,商学院重整旗鼓,比分追得很快,终场时两队打了个平分,算是相互保住了面子,再见也不至于太尴尬。不知是被仙道说的还是心底真有些想法,散场时牧过去和藤真打招呼,黝黑的脸居然有点发热。
三井等仙道换好衣服,过去说,“小学弟今儿打得不错,走,前辈请你吃顿大餐。”仙道猴精地知道他用意何在,也没拒绝。大三有堂本教授的宏观经济学没人敢逃,流川也老实拿着书去上课,临走时跟三井说,“前辈不许欺负仙道。”三井应着,带仙道上了他的军牌Q7,驶出了校园。

一路上两人都挺安静的,连音乐都没放,仙道坐在副驾驶开着窗户吹了会儿风,先开了口,“我爸有辆老款A6,车还可以,不过和前辈的车一比就差远了。”
“我对车都无所谓也没研究,是小枫喜欢这款我就买了,你入校前我经常开车带他出去兜风。”
仙道没有接话,好像擂台上选手对阵,三井先得分,他这边亮了灯,零比一。
车子开到五大道一处欧式别墅,民国时是某位军政大人物的故居,这里的餐厅是T市一家有名的法国菜,讲究食材新鲜正宗,连主厨都是法国请回来的,除了贵就是贵。仙道跟着三井进了包间,没多久就上了各种豪华菜品,摆了满满一桌子,三井开了瓶大约是某某年的名贵红酒,又端了一盘不知道是什么放到仙道面前,“随便尝尝,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讲究。”
“小枫大一刚到T市时就很喜欢这边的建筑,经常会来逛逛,这个别墅也是当时为了他买的,因为闲着就借给我好哥们开了餐厅,口味也都是按小枫喜欢的来。”
仙道的白眼都要飞上天了。
三井说了不少流川的事,连家庭成员成长经历都了如指掌,好像他们从小就认识熟悉的不得了,仙道也不打断他,一边听一边吃,把自己喂饱后还打了嗝,又灌下半杯名品红酒,脸颊微红,整个人放松下来,嘴角不自觉地朝上勾起。
三井段位不低,而他胸有成竹。

“三井前辈,有钱真好,可以拥有普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
“我知道你喜欢流川前辈,很喜欢。”
“可你跟我说这些又没意义,因为——流川前辈喜欢的是我呀。”
他得意地站了起来,看着三井的嘴微微张开,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
“以后我也会挣很多钱,我,和流川前辈什么都会有。”
最后几个字仙道是咬着音一字一顿说出来的,话出口后他整个人都轻松起来,步伐轻盈地走了出去,一出门就看见流川在等他。
“没打架吧。”流川上下打量他一番,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大男孩,舒了口气。
他上前一把将他拥进怀里,叫了声枫。

tbc.



——————

总觉得进展太快了,写着写着就这样了
三哥也算不上是仙道的情敌,毕竟流川对他没感觉,哈哈
三井的背景文中没提过,只在评论里和亲说过,文案里三哥是京城名门血统出身的红三代,自然和普通人以及普通有钱人完全不同,仙道说三井有钱随心所欲也并不是局限于他开的车和别墅,毕竟那车也没多少钱😂是说他的背景大于一切
仙流是从相见的第一眼就互相看上了对方,所谓一见钟情就是这么快吧
随着发展也许后面会改一些,嗯~




评论

热度(24)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