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AKira AKira AKira💎💎💎

Gasoline

_仙得乐:

也许会有一个后续(但是鉴于我的坑品大噶听听就好w





难得的假期,起初仙道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他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他刚刚做完一场手术,但是身体里又有一些亢奋的因子作祟,躺在床上的时候头脑又异常清醒。所以他应了越野的约去了他们经常一起喝酒的地方,本来越野是打电话祝贺他的。
果然坐下喝了没两口酒仙道的脑子开始沉了表情恹恹的,身旁的友人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了。
“抱歉啊~我先回去了。”仙道笑笑对越野他们说。
“你不是吧…”宫城看着已经站起来了准备穿外衣的仙道。
“有点累了。”
“那好吧,你是开车来的么?”宫城问。
“嗯,”
“你还是打车回去吧!”越野突然插话。
仙道冲越野笑了笑,“我就是这么想的,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经过酒吧后巷的时候一阵响动吸引了仙道的注意,他转头看了看,光线昏暗里面有没有人他不能确定,但是让他较为在意的是这声音在他经过这里的时候就消失了仿佛想要隐藏什么般。不是醉汉,不是激/情难/耐的情侣,应该也不是野猫…仙道正想着一丝淡淡的血的味道窜入了他的鼻腔。
仙道慢慢的往里走,他拿出手机想照明。
“别过来。”突然一声冷冽的带着警告意味的男人的声音传过来。
仙道停住,“我并没有恶意,你,是不是受伤了?”血的味道变浓了。
天啊!我一个良民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是要转身就跑嘛!?“我是医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看看你的伤势么?你流了很多血我在巷口都闻到了,在不处理一下会有危险的。”
对方没有答话,大概30秒的沉默后,“你过来。”
仙道得到对方的许可后,抬脚走了过去,他在那人的身边半跪下来为他检查伤口,是枪伤,位置在腹部,子弹没有打穿还留在身体里,没有伤到动脉,流了这么多血应该是这人在中枪后还剧烈运动的原因。
“必须要尽快把子弹取出来,需要输血,你…”仙道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借着昏暗的光线。男人的头发有些长了,因为低头的缘故刘海遮住了眼睛,仙道看到男人正抿紧嘴唇。
“你走吧,我自己会想办法。”
原本听见男人说这句话仙道应该是如释重负的大舒口气才对,毕竟大晚上在东京碰见个中了枪的并且还隐隐藏藏的男人换个正常人早吓跑了。但,“我说了我是医生,我不能见死不救。”
男人不理仙道挣扎着想站起来,仙道也跟着站起来想扶他一下不料却被躲开了。“我不能去医院,这里也什么都没有,我不想伤害无辜你快滚!”
“我也说了,我可以帮你。”仙道原本有些身心俱疲但现在倏地又来了精神,也许仅仅是一种无意义的冒险精神吧。仙道脱了大衣披在男人身上,“我的车就停在路边,去我家。”
男人惊讶于仙道突如其来的动作,他抬头看了仙道很长时间,而仙道也坦然的看向他。两个人在黑暗中四目相对,可能拼死也看不出什么来了,相信的只是感觉。
而后仙道扶着身披他大衣的男人踉踉跄跄的走出巷子一如普通的醉酒者,所幸时间还早出来吐太早。

仙道把男人安置在后座,自己回到驾驶座,他需要几秒钟整理一下思绪。
“你是什么血型?”仙道回头看着男人,终于仙道看清了那双眼睛,明亮中泛着藏不住的凌厉,脸部线条痩削,肤色很白接近苍白……仙道倏地想起原因。
“A。”
仙道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没过多久对方就接通了,“哦谢天谢地,我还以为你听不见呢,宏明你现在帮我搞两包A型的血袋好么?”
电话那边的越野直接炸了,“哈?!我没听错吧?”
“没有,宏明你听着这件事比较急,你现在就去帮我弄,事后我在跟你解释。”
“……那好吧”
“谢谢,你到时送到我家来,要快!”
“好啦,知道了!”
仙道发动车子时从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男人,“你还好吧,我这个朋友很靠谱的,你不要担心。”
“嗯。”

仙道把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带着男人直接上了电梯,万幸的是男人的伤口已经被仙道简单处理过了,不然真的太危险了。这一路仙道都不断的回头看小心翼翼的检查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仙道也注意到男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仙道打开门侧身让男人先进屋,自己又左右看看才闪身进屋。
“你先去沙发上躺着,我去拿手术器具。”
过了一会仙道拎着一个箱子走到男人身边,他把手术用具放在茶几上。
“没有麻药你要忍忍了。”仙道看着男人的脸认真的说,说完仙道感觉男人的嘴角微微地勾了下,他竟瞬间觉得自己被嘲笑了,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把他系在男人腰间的外衣解开,男人身上的白衬衫下摆已然鲜红,他带上手套轻轻掀开男人的衬衫。
仙道拿起手术刀抬头看了眼不为所动的男人,“开始了哦……”
“啰嗦。”
哎我这爆……好吧。

仙道把取出的子弹扔进烟灰缸里,他忍不住又看了眼那个男人,在他取出子弹的整个过程中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他都替他疼,仙道给男人包扎完伤口脱了手套擦了下额头上细密的汗。另一方仙道又在心急让越野帮忙办的事,男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开始陷入半昏迷状态。
门铃声响起
终于,仙道连忙站起来走向大门。
仙道打开视频看了看果真是越野这才放心的开了门,“宏明,你来得太及时了!”
越野把手里牛皮纸袋递给仙道后他跃跃欲试的想进屋看看,“你堵着门干嘛啊!?我不能看?”
“不是,但是现在不方便,过后我会跟你说的。”说完仙道就想关门。
“你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仙道彰!”
“抱歉,宏明整晚打扰你,过两天我请客啊。晚安~”哐,门关上了。
被关之门外的越野看着仙道家的大门愣了愣,仙道这是……越野马上摇摇头,他不会的。但是……太气人了,越野挠门。

男人醒来的时候觉得头沉沉的,他居然因为这点小伤就陷入了昏迷!?他想起身却牵动伤口他“嘶”了一声,马上就惊动了坐在他身旁的人。
“醒了?”仙道放下手里的杯子看了看手表,“你可真厉害才15分钟就醒了。你现在还是不要乱动为好。”
听见仙道这么说男人还真就坐起来了。
“你!?”仙道无语。
“庸医!伤口疼有没有什么可以止疼的!”
干裂苍白的薄唇咬出字眼却异常…霸气啊。仙道笑了笑,把面前的酒杯倒满推到那人面前,“只有这个,喝到位了也能达到飘飘/欲/仙的效果了。”
“果然是庸医。”男人瞪了仙道一眼随后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有意思。”仙道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很吃惊的。
“再来啊!”
仙道无奈的摇摇头收了酒瓶,他站起来走到男人身边坐下,“刚才是逗你的,还有一种方法……”仙道按住男人的手,“别乱动这还输着血呢。”仙道吻上这个男人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男人嘴里还留有酒气,仙道的舌尖滑过之处芳香尽品,一时间仙道觉得自己宛如一只被从头到脚浇满汽油的行尸残存的念头便是期待着那热烈的一刻到来。
仙道解/开男人的皮/带拉下他的裤链,男人的前面已经微微站立,由于男人的伤还是不能做全套的。
这个人的手很温柔,温柔中蕴含着力量,刚才就是这只手救了自己,现在却……“嗯”男人闷哼一声。
仙道的手指肚正在挑逗着男人的/顶/端直到它汩汩流泪。男人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动,伤口痛,不动也是一种折磨。这是第一次身体这么不受自己控制,一股股/热/流迅速聚往下/身一时间伤口的疼痛却是引不起他的注意了,随着身旁人的手的加速一种前所未有的极/致/快/感迸发开来,前面是爽的,脊椎是酥的,头皮是麻的。但是……男人高/潮/过后睁开眼睛发现始作俑者竟然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蓦地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是……”
“怎么了?”
仙道摇摇头抽了两张纸巾擦手,“没没没什么…”然后仙道起身,“我困了先去睡了,你可以睡在这里也可以过去跟我睡,但是我不喜欢有人穿衣服上我的床。”
“白痴。”男人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的裤子整理好盖上毯子开始闭目养神。

第二天一早果然如仙道所料他没有看见昨晚的那个男人,心里多少还是会有点失望。


“彩子姐,能帮我查个人么?”
“谁啊?”
“爱多管闲事的人。”

距离遇见那个男人的夜晚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如果不是越野提起仙道真的以为那只是场梦,没有实感,人说消失就消失,在他的身边打个过场般。
手机震动了下,陌生的邮件,
无名氏:庸医!
仙道嚼着这个“庸医”猛地从床上弹起来,他想了想手指飞速打出,“???”仙道本想回:“怎么了?”但他可不想承认自己是那啥。
那边回复的速度也很快,“你不是仙道彰?”
仙道笑了,“我是。请问你是怎么弄到我邮箱的?”这可是他的私人邮箱。
片刻后那人回复,“这你就别管了,我想要复查。”
仙道有点惊讶于这人的简单粗暴明了,“好啊,那你是想怎样?”
“我不能去医院。”
仙道笑笑,“来我家。希望你还记得路。你的伤我私人管,但在这之前能否先告诉我您的大名呢?”
手机又震动了下,仙道有些紧张的点开。
“流川枫。”






FIN.

评论

热度(39)

  1. 💎akiraS🐳 从 _仙得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