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4

栖枫不曾晚:



Four.


军训期间篮球队的比赛仙道没法参加,有几次他扛着旗在大太阳底下站军姿时,流川抱着书在树荫处看似无意地朝他望了望,就被叫去上课了。
一天军训结束后,仙道和越野去打饭,福田听说K大食堂是业内良心,也从隔壁T 大跑来蹭饭。仙道一进食堂就远远看见流川和篮球队几个人在一起,还穿着球服,球袋也放在一边,应该是刚打过比赛,桌子上饭菜摆得满满的,樱木光着膀子,一只脚踩在长凳上,左手鸡腿右手大排啃着,他那边本来能坐四个人,都嫌弃地躲开,藤真三井宫城坐在对面,流川则站了起来。
“前辈们好。”仙道走过去打招呼,偷偷瞄了流川几眼,他最近晒黑许多,而流川皮肤晶莹白得透明,明亮的黑眼珠中倒映出晒得黑黑的自己,仙道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颊有些热。
三井站到两人身旁,一脸公子哥玩味的笑容,他转着手里的车钥匙,钥匙上挂着一个枫叶吊坠,四个圈的银色Logo反出光一下一下闪在仙道脸上,“出去吃吧小枫,铁男店里新到了帝王蟹,新鲜的不得了。”
流川看不出什么表情,声音一贯冷清,“不去,晚上要自习。”三井笑意渐深,盯着仙道又说,“带小学弟一起去啊,吃完送你回来,我叫德男给你占座。”
“说了不去,你回去,不是说有事吗。”流川没个好脸色,三井也不气不恼,像是习惯了般,带着宠溺地语气笑道,“好好,那你们吃吧,我先走了。”
仙道从一开始就讨厌三井身上那高人一等的样子,他注视着三井傲慢的步伐一路走出食堂,几个小喽啰跟在他的身后,心里送去数个白眼。
“你坐哪?”流川的声音传到耳边,仙道才打了个激灵,张着嘴半天没出声,只看着流川,流川见他没反应,眉毛拧了拧,“我问你坐哪。”
越野贼精贼精地看出点意思,拉着仙道福田在一张四人桌前坐下,流川端了盘子坐在他旁边,樱木在身后喊流川,“狐狸你坐那干嘛,我点了辣椒炒鸡胗,你不是爱吃嘛!”流川也不理,仙道跑到常去的窗口打了饭,又拿了两瓶宝矿力,跟帮厨的小妹妹套近乎,“帮我插个队吧,要一份辣椒炒鸡胗。”他笑得一脸温柔,眼神深情得能吸进人,小姑娘脸一红,让后面大厨很快炒好了给他。
仙道把宝矿力擦了好几遍才打开给流川,看着流川拣了一筷子鸡胗,低下头一笑,“前辈,我看你要的菜太素了。”
“刚打完球吃不下太腻的。”仙道见他嘴巴沾了油,亮晶晶的,一颗辣椒籽留在嘴角,忍不住帮他擦掉,手伸出去时才有些胆怯,流川没躲,任仙道在脸上蹭了一下,又听他说,“前辈,你像小孩子。”
流川“哼”了一声,夹了块辣椒放在仙道碗里,仙道面露难色,扁扁嘴说,“前辈……我吃不了辣的。”就被流川一筷子捅进嘴里。
仙道脸上变了色,嘴里火烧火燎的,辣椒含也不是吐也不是,流川又夹了一口饭塞进他嘴里,“一起吃就不辣了。”仙道这才咽了,流川把那瓶宝矿力送到他嘴边,仙道抓过来咚咚地灌下半瓶,才稍微缓过来些,他眼前流川一脸明亮,浓墨的睫毛飞舞着,眼睛也弯了起来,细长的手指挡在唇边,很开心在笑。
仙道看的呆住了。他又夹了辣椒逗流川,流川不让他吃,说的吃多了会胃痛,两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一盘菜被拣的七七八八,桌子上一片狼藉。越野和福田知趣地换了位子,福田心想,我来蹭顿饭而已,招谁惹谁了,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亮瞎X眼。

“健司,这什么情况?”坐在几桌外的花形推了推眼镜,“流川入校两年多了,我第一次见他笑,咱们院拿冠军时他都没半个表情。”
“这么看来三井真是输惨了,追了两年连个笑脸都没见着,帝王蟹输给了炒鸡胗,啧啧~”长谷川摸摸自己的头发,“话说我和小学弟发型一样,怎么没有美人慧眼识杰?我一定要和学弟请教请教。”
藤真看着那边两个人一顿饭吃了半天没完没了,还没开口,迎面法学院也刚打完比赛,黑压压地一片走来,领头那个很绅士地向他打招呼,话里有话,“听说商学院今年人才济济,看来小学弟不止篮球打得好,谈恋爱也是把好手,是不是啊,健司?”
“阿叔来了,你们还不快起来让座。”手下的兵们饭还没吃完都乖乖站了起来。
黑壮的男子也不介意,“上次比赛我没在,小学弟那么出风头都没看见,什么时候再打一场?”
“无所谓,怎么牧君要亲自上场?”藤真挑着眉,“我们院里大四的都半退了,机会留给学弟们,既然牧君这么有兴致,我叫小学弟陪你玩玩。”
“一言为定!”

下了晚训,仙道就直奔学生会去。
吃饭时流川说,“没事就来帮忙,健司大四了有很多事要做,学生会人手不够。”仙道装着没兴趣,“我也要军训,再说我和其他人也不熟。”流川拧着眉瞪过去,“来不来?”仙道一个劲点头。
流川站在书架前,穿着宽松的素格衬衫和短裤,显得身形更瘦了些。墙边有几个纸箱乱七八糟的堆着杂物,流川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整齐地摆在架上,仙道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着他重复动作。
很安静很安静地,只有钟表秒针拨动的声音,流川翻书整理的声音,还有仙道咚咚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流川没有转身,只轻轻地说,“过来帮我。”
仙道走过去,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映在墙上,好像他在环抱流川。
“前辈,你不像那种会整理的人。”
流川笑了笑,声音更轻,“小时候我很喜欢和姥爷一起收拾书架,他有很多书,那时候我还小,站在凳子上才和他差不多高,”他抬起头看着仙道,一贯清冷的星目中水光盈盈,“喏,就是和你现在差不多的高度。”
“前辈……”
“仙道,你黑了。”流川的手指在他脸上滑动,指尖停在他头发尖尖的地方轻轻地戳,“你的头发好硬。可是很帅。”
仙道咬着嘴唇,下了决心般地,手掌护在流川颈上抚摸,捧住他的脸,“前辈,你今天没穿有带子的鞋,我没法帮你系鞋带了……”他慢慢憋红了脸,“那天,是第一次有人吻我。”
“白痴,那不是吻,”流川又一次勾住他,带着温度的柔软的唇贴了过去,打湿了仙道的唇,“这才是。”

tbc.


评论

热度(42)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