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圆规番外 纪念日/下

栖枫不曾晚:



小荣不是第一个赖在他们家的小毛头了。
彩子经常来做客,她的双胞胎很喜欢流川,总是缠着他打篮球,宫城跟流川假客气,感谢他帮忙看孩子,流川很正经地说不谢,双胞胎跟着他还能长高点。樱木的儿子本来又吵又闹,跟流川呆了几天后安静了些,学会说他爸是白痴,小女儿和晴子一模一样,看见流川就脸红,抱着他的腿不放手,还画心形的卡片送给流川。三井家的小公子不但臭屁还装高冷,被流川一语戳中老实了许多,「你要听话。你爸爸当年也这样,不好好打篮球,后来他被赤木叔叔揍了,哭的时候一点都不帅」,气的三井要跟他绝交。
仙道一直觉得流川很像猫。
比如他睡觉时候总是蜷成一团,窝在仙道怀里,一伸展开就是两条大长腿又白又嫩惹人犯罪,比如他总是冰着一张脸,生人勿近的样子,却格外会撩人还是完全无意识的,比如他对人爱答不理,把老友们形容成白痴、短腿前辈及不靠谱学长,却对他们的孩子们有格外的容忍度量并且爱心泛滥。

下午流川拍完广告来接小荣,萌娃被仙道折腾了一上午换个尿布还鸡飞狗跳的,躺在车里呼呼地睡,仙道好容易得了机会把流川搂进怀里,一言不合就热吻,亲得流川缺氧,脸憋的通红,仙道的手不安分地往他T恤里伸,流川背后淋了一层薄汗,额鬓也湿了发,仙道干脆给他脱掉,把他按在沙发上沿着他的颈又吻了一圈,流川抓住他的手回应,两人拥在一起闹了一会,仙道才停下,抽了纸巾给流川擦汗。
流川咬着唇看他,仙道在他脸上身上温柔的擦拭,这几天为了照顾小荣,仙道也有些忙,一直没有做,流川同样想要仙道身体贴紧他的感觉,便抓着他的发拉进,唇齿相依地又撕咬起来。
所以当松田进来目睹头发散乱身上衬衫皱巴巴的仙道压在上身赤裸的流川身上时,不但惊掉了下巴合不上,眼珠也恨不得洗一洗再装回去,还不如瞎掉算了。
“呃……流川君,我去车上等你,小……小荣我帮你看……”
“一起走吧,我也回去了。”
当事人无所谓地坐起来,流川套上T恤,亲了亲仙道的嘴角,仙道拉着他的手帮他整理,眼中满是宠溺,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松田一人被亮瞎了双眼,还被灌了一嘴狗粮。
他推着婴儿车踏出仙道办公室的一刻想终于逃离了尴尬之境,仙道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回家再做,我可不饶你。”还啪的一声在流川屁股上拍了一下。
松田泪奔:妈妈呀,我好想死!

六点刚过,仙道转着车钥匙哼着小曲儿在停车场还没上车,流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洗好了乖乖在等我吗,我一会就到家。”仙道的薄唇贴在手机上,无数小心心在他啵啵的声音中传向流川,电话那边回音空旷,好像是按了免提,流川停顿了一会儿才说,“我在爸妈家,爸爸说让你陪他去参加经济论坛的聚会,他已经走了一会了,你现在过去酒店刚好能赶上。”
仙道家的老狐狸果然很懂得如何善用儿子的软肋。
“今天是咱俩的结婚纪念日,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天,我不去!”
流川被洗脑了一样声音变得很乖很乖,“嗯,去吧,我觉得你的工作也很重要。”
仙道心中奔腾过无数只有草有泥的马,还是忍着说,“枫,你让我妈听一下。”
流川把手机递过去,对生了儿子熟知儿子只要摇摇尾巴就秒懂他想干什么的凌波女士先一步开了口,“我约了你姨妈和舅母去看芭蕾舞剧,马林斯基剧院的票很难买到,不能帮你看孩子。”末了,又加上一句,“彰啊,这是独生子的命运,妈妈曾经给过你机会,你自己说不要弟弟妹妹的。”
“我在家等你,”赶在仙道爆发前,流川软绵绵地对着手机啵了一下,成功惊呆了在沙发上品茶的优雅的仙道凌波并送出狗粮,“不管多晚都等你。”

晚上9点59分,终于结束一天行程的仙道站在了门前,他所珍惜的711结婚纪念日只剩下了两个小时。
推门进去时,流川正抱着小荣在看体育频道,听见声音回头看了仙道一眼,做了个嘘的动作,小毛头嘬着奶嘴睡得正熟。
仙道立马来了精神,把小荣抱到卧室的小床上,来不及冲洗就扑到流川身上,“你的礼物呢?”流川又扬起了小恶魔的坏笑,手指点点他的鼻子,“别急,还有时间的。”
仙道的热吻袭了过来,舌头侵蚀地在流川腔内搅动,把他一双薄唇裹得又湿又红,落地灯光线柔和,顺着流川的轮廓描绘了一圈淡金色的光影,激得仙道体内的小火苗蹭蹭地冒,流川紧紧地缠住他,火热地喘息喷撒在仙道身上。
仙道想象中最好的纪念日,应该是——浪漫、做、做、做……(无限循环)还有刺激。
那么,刺激他的来了,门铃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流川推他去开门,仙道不情不愿杀气腾腾地爬起来,泽北和他对上眼睛立马就读懂了仙道眼里传递的信息:不管是谁,打扰我XX的人我全弄死信不信?泽北护着老婆后退几步,“我来接小荣,延子想起来今天是你和流川的结婚纪念日,我们就提前赶回来了。”
“嗯,小荣睡了,今天托白痴叔叔照顾他,把小荣累坏了。”流川把孩子还回去,仙道见泽北还算有良心,记得来接儿子,便手脚麻利地把小荣的婴儿车,睡床,衣服玩具尿布包都搬到泽北车上,送一家三口走人。

再次回到房中时,流川坐在客厅通往后花园和小球场的走廊玄关上,不知何时换上了红色的湘北十一号球衣和AJ5,仙道的蓝色陵南七号球衣和黑色的converse很整齐地摆在他旁边。
他比运动员时期更清瘦了些,人却柔和许多,月光下一如神奈川时代那个追梦少年的模样。
流川转过身,明亮的眼睛如猫眼一般闪烁,他朝仙道勾勾手指,“流川夫人,来陪我打球。”
仙道自然懂得流川的小情趣,乖乖地换了球衣,两人来到小球场,流川把篮球扔给他,“仙道,一对一。”
原来今天的主题是怀旧play。
仙道这才发现流川身上真正的play点,他的短裤被晚风吹起,裤子空荡荡的,流川故意扯了扯,双腿间整个形状被裹着显现出来。
仙道看得呆住了,咽了口水,他上前摸了一把,球衣之下,流川整个人都是真空的。
“one on one,你赢了才能做。”
谁特么还有心思打球?!!!
论球技,仙道大学时就渐渐不是流川的对手了,何况如今的流川经历过多少NCAA和NBA的比赛和自残式的严苛训练,仙道自然讨不到一点优势。
不过流川颇有意味地运球,不动声色地让着他,仙道感觉得到,演就演得彻底,他截下流川的球,两人身体相抵,仙道冲撞着上前,起身跳跃将球扣向篮筐,流川好似不堪一击地脚下一滑,人就趴在了地上,手臂撑着身子,“你赢了。”
要亲亲才能起来。
仙道用球衣擦了汗,蹲下把流川翻了个儿,手顺着他的大腿伸进去,将他握在手中揉捏着,“服不服气?我强不强?”
流川勾住他的脖子拉下他,双唇纠缠间湿糜的水声在午夜听起来格外地清晰,“你哪里都是最强的。”
仙道脱掉他的球衣和短裤,把流川压在身下,“再夸一遍。”
“你最强。”
“叫学长。”
“学长你最强。”
……

洗完澡,两人躺在床上,时间早就过了十二点,已经是7月12日了,仙道抱着流川亲来亲去,“枫,其实我准备礼物给你,可惜没能实现。”
流川白他一眼,“包一座小岛,幼稚死了。”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我爸我妈?还是越野Amber?不然就是你们湘北的大舌头?他们死定了!”
“哼~”
“到底是谁!”
“白痴,你用的是我给你那张卡,我早知道了。”
“……”
仙道把流川拉起来,让他面对着床头的墙,从身后压着他紧紧贴在墙上,手在流川前面Lu***动。
“枫,我在twitter上学了新pose,我们实践一下吧。”

(End.)



——————

好好一篇711贺文,被拖了一个星期才完结,我大概是最没有诚意的人了。
不管,虽然没什么情节,但我觉得还挺甜的(哎呦~
争取在这周把月暮雪填完,毕竟它真的只是一篇小短文,然而我废了好几千字废话仙流还没见上面了,唉
大家好像都在等萌萌的学长学弟,我争取在下周继续,就酱



评论

热度(30)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