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checkmate(ABO)下·完结

演戏的S:

#随便撸,711快乐~




武藏拿过一个套着隔离套的话筒,在手掌心里敲了两下听到闷声的砰砰声之后,将话筒举了起来:“各位各位,attention!attention!”,喊了几声后见大家的注意力终于集中过来后继续,“现在人也到齐了,那这次A-O联谊就正式开始吧,来来来,都动起来,AO交错坐,那边那个omega不要挤一堆,散开散开。那边玩桌球的alpha都回来坐好,我们开始了。”


房间里一阵骚动,换位子的人‘借过’,‘不好意思’的声音混成一片。幸好流川坐的是最角落的位置,连带着仙道也在这短暂的浩劫中幸免。对于这颇有效率和秩序的现场有些惊讶,情不自禁看了看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武藏像是眼观八方的神人般立刻接到了仙道的视线,冲他微微一笑,并不过分献媚。


“那今天新人也不少,那些老面孔啊,再不抓紧干脆凑一起算了。”


“喂!”、“嘿!”几个alpha同时对着武藏出声声讨。


 


不同于几个人的热闹,和越野相熟的一个alpha越过omega问越野,“不是说仙道社长露个面就走吗?怎么还不走?他留在这我们还搞屁啊?你和我开玩笑吧越野!?”


“本来是打个招呼要走,不过那边那个流川——”越野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老朋友,大概想呆着聊几句,安啦!这种场合仙道不喜欢的,呆不了多久。”


问话的人朝着角落里的两个人看了一会儿,觉得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有些将信将疑地又瞪了越野一眼才作罢。


 


“现在我来说一下游戏规则,国王游戏无king版——每轮发完牌后,都由我来挑两个数字,挑中的两个人如果是双A或者双O,后者更换,保证每轮都是A-O进行真心话大冒险,不过两人有一个选择了大冒险就不考虑真心话选项。内容由我决定,现在有问题的告诉我。”


武藏刚刚说完,一个身材有些微胖的omega就举起手,“不能脱衣服!”


武藏想了想,有些打趣的回答,“不脱外衣。”


话刚说出口就有大胆的alpha吹起了口哨,打CALL般喊了几句“武藏大大威武!”


“大冒险范围不能出这个房间!”


“可以。”武藏说完巡视一圈见大家再没有什么别的意见最后加到,“每轮结束所有人一杯酒,可以代喝不能逃啊。”


 


武藏把牌发了一轮后,每个人都暗自看了看自己的数字,随后盖起放下。


“那第一轮先热个身,我们玩小点儿的。抽中3和9的两位,翻牌吧。”


武藏话刚落下,两个alpha苦哈哈的对看一眼,9号高兴的拍拍胸口觉得死里逃生。


“9号换16号。16号——在哪?”


一个比较娇小的omega举起手,装模作样的抱怨了一句,似乎3号alpha虽然不如预期,但至少看着还不错。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吧”“都可以。”


“那就请3号抱起16号来一个托马斯飞旋一周!”


“噗——”、“哈哈哈哈——!!!”、“武藏大大威武!”


第一个惩罚的娱乐性顺利地超活了气氛,那边热火朝天中,仙道和流川的小角落里见这局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我没想到你会参加这种活动。”仙道再次开口挑起话题,他可完全没把武藏说的话放在心上。


流川关上了手机屏,抬起头,“你什么时候戴眼镜的?”


“唔…很久前了。”仙道说完,就见流川毫无顾忌的伸出手去碰那副窄边的眼镜,手指状似无意的撩过仙道的侧脸颊。


“看着真蠢。”他有些粗鲁的摘下了仙道的眼镜,放在自己眼前比划了一下,皱了皱眉,“老头。”


仙道来不及细想刚才一触即逝的温热,就被流川突然下的结论呛了一口酒,“我才300多度,小屁孩。”


 


“喝酒喝酒,一轮一杯都别逃,第二轮了第二轮了。”武藏吆喝着,手下翻飞的发着牌。


“2号和18号,哪两位?”


仙道和流川举起手时都有些意外的互相看了一眼后,仙道笑着轻声对流川说了一句,“这么巧。”


得到流川一个无聊的白眼,他居然觉得有趣起来,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会来参加这种联谊,好奇心这种事已经很久没有在他的生活里出现过了。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吧。”仙道知道玩这种的场子,真心话项目都要留在5轮之后,大家灌下几杯渐入佳境。


“随便。”


武藏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第二轮大家总得开始放开点——那就请两位先到前面来,18号请坐在这个椅子上。”


仙道有些莫名,但还是态度很好的配合着,就听武藏接着说,“请2号趴在18号的腿上,SPANK 5下!”


“wow!!!”、“武藏大大你今天玩得有点温和啊!居然不脱裤子!”


 


流川走过去看了仙道的大腿一会儿,似乎在考虑要怎么趴下去,两人互相调整了几下,最终流川以“倒V”的姿势固定不动,向下的脑袋有些充血地让他脸颊涨红。


“额,用手打?”仙道看着武藏,以为对方会给自己个尺子或者什么别的惩罚工具。


“咦?难道仙道社长是老司机,您想要什么道具?”武藏促狭地调侃


仙道有些无奈地笑笑,他只是觉得用手去打一个omega的屁股实在太…暧昧了,他倒是宁愿那种舌吻三分钟之类的惩罚,处理得当的话,情色度也比这低得多。


流川似乎因为那个姿势有些不舒服,见仙道迟迟不行动有些恼地回头瞪他几眼,在他的小腿处狠狠掐了一把,“怎么那么慢,真是老头子。”


 


流川那张殷红的脸和恶狠狠中带着几丝羞恼的视线,让仙道的心神有些荡漾,他从来没有想到能从这种角度看流川,还是这个表情的流川。从未将这个人以omega相待的他如今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真的是个omega——会勾人的那种。


不过那一掐还真是十足的流传风格——一点不留情。还有这张毒的不行的嘴——还真是,欠揍。


仙道也不再考虑许多,趁着机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在架在他腿上的屁股上,常年训练的身体密度很大,挺翘的双臀紧致而弹性极佳,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迸发的爆发力。仙道只觉得身体有些蠢蠢欲动,心下一惊,面上不动声色,快速地打完五下扶起流川继续窝回小角落,灌下这轮的酒,冰凉的液体缓解了一会儿刚才身体的蠢动,但入口后的酒精泛出的热在胃里一点点烧开来蔓延全身,伺机而动。


“不好意思,刚才下手好像有点重。”仙道凑到流川耳边道歉,或者说因为那股清冷的信息素现在非常吸引浑身躁动的仙道,好像吸入得多点儿就能冰镇自己似的,所以没话找话的开了口。


“重吗?”流川若有似无的勾了勾唇角,“大概你真的老了。”


“欸,老到要退役的人可不是我。”仙道难得的呛了一句。


“我才不是因为年龄的问题。”流川自顾自地又灌下一杯酒,咕哝着回答仙道。


“伤退?我看过你最后几场的比赛,状态很好。”仙道的眼神里有些担忧,将注意力从他的脸上转到交叠的双腿上,被布料和长靴包裹的双腿也看不出什么事情来。


“不是。”流川看了看仙道的酒杯说道,“第三轮都结束了,喝酒。”


仙道还想继续追问,又意外流川玩游戏的认真态度,像被个孩子监督似的在流川的注视下开始喝酒,仰头间用余光偷偷瞄着流川,却溅到流川正一动不动地也看着自己,他有种这小孩可能已经喝醉了的错觉,对视中总觉得这芝华士入口满是冷杉木的味道。放下杯子舔了舔嘴唇,流川触电般地错开了眼神,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按着home键开屏关屏地不停循环。


仙道眯了眯眼,像是突然在层层迷雾中见到了模糊的真相,三分探究地沉默着。


 


“第四轮了,大家准备好。17号和20号!”


眼见越野和流川举手之后,武藏愣了一下,撇过一脸适然的仙道眨了几下眼见,话锋一转“那么多轮大冒险,该来场真心话了,两位怎么样啊?”


越野表示赞成,主要是流川虽然是omega,但是流川比他还高,就算有双大长腿,他也实在——觉得自己无福消受。到时武藏要是出什么奇怪的题目来大冒险,来个公主抱之类的,他还真不一定抱得动,太丢人。


流川点头之后,武藏清了清嗓子,“那么就请问两位的初夜年纪和地点吧!”


越野笑骂了一句武藏,拜托30好几的人没有性生活怎么可能呢?自然淡定地回答,“第一次好像是19吧,在大学旁的宾馆里。”


“哇,越野你不是吧,大学才…?啧啧,看不出来啊。”


“好纯情啊越野。”


“滚蛋吧你们。该流川了。”


众人将视线转向流川,NBA球星欸。


“没做过。”流川坦然的回答,无视大家倒抽气的惊讶,丝毫不以此为耻,他从来不觉得性生活与年龄有多大关系。


“真的假的啊?流川我们今天活动都是私密的,不会有任何消息和照片外传。”有人怀疑地补充了一句。


流川也不觉得被冒犯,平淡地解释了一句,“练球,没时间。”


作为罕见的亚裔选手,还是omega选手,要在NBA立足得付出的努力必须是旁人的千百倍,思及此也都纷纷对流川投去敬佩及叹息的眼神。


果然,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放弃什么。从来都没有成功之说,只有选择与否。


武藏似是不甘心的说,“那这题流川可就作废了,不算啊——不能做,那说一个你初吻的年纪吧?”


流川还是摇了摇头,无辜的样子让几个Omega开始有些爱心泛滥。


“那就最近一次的DIY时间!这总有吧…?”


“季后赛第一场比赛前一周。”算起来距今也有快小半年了,简直节制的不像一个Omega。


“那你的DIY对象是谁?”


流川没有再如刚才那样满不在乎的对答如流,仙道看他脖子下又开始一点点往上冒着红晕,笑着开口,“武藏你别欺负人家了,都问三个问题了。”


“欸欸?仙道社长这是在帮流川君啊——”武藏一边投降一边拖着长音调侃了一句引得一群喝了不少的家伙吹起口哨。


 


按规矩喝第四轮的酒时,仙道有些忍不住的对流川说,“你别喝了。”


伸过手去就想接过流川的杯子,被流川挡住了手,孩子气的一饮而尽。


 


“最后一轮!这轮结束后就进入自由交流阶段!”


武藏的注意力始终都在那个角落里,发牌的动作在黑暗中交错着纷飞:“7号和11号。”


“嗯,又是我?”流出看着牌举起手。


仙道看着牌,再看向武藏的眼神里意义不明,“我。”


“哎呀,又是仙道社长和流川君。最后一局也不为难两位了,就请舌吻3分钟吧。”


 


仙道挑了挑眉,见流川听完任务后已经乖乖地凑了过来,浑身的信息素全都比刚才浓郁不少,仙道伸出手扣着对方的头,想着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个雏主动吧?低下头吻上那双薄唇,原本想要贴着3分钟不动,却不料流川已经张开嘴在啃他的下唇。


冷杉木的味道像助燃剂一般把仙道的火越烧越旺,有些气急地吮吸着流川,勾住乱闯的舌带着它在口腔里旋转追逐,靠着沙发里的手自然地抚摸着摸上了流川的腰,顺着脊背上下抚动着。


 


周围的人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也早早选定自己的目标进入下一环节去,昏暗的角落只剩下两个人还在撕咬着彼此难舍难分。


双唇分开的时候,流川大口的呼吸着好似缺氧,轻颤的睫毛和迷离的双眼昭示着这人的不清醒,仙道忍不住的又轻轻啄了一口,引得流川挑起眼敛迷茫地看着他,报复地也回啄了一口仙道,两个人玩儿似的一来一往几个回合。


仙道终是笑出了声,额头抵着流川,鼻尖轻触着,开口的声音暗哑中带着压抑:“你……退役后打算做什么?”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出见面时的第一个问题,只是这一次,不是朋友间的关心,带着试图入侵的目的。


流川眨眨眼,老老实实地回答:“去娱乐圈看看。”


仙道很意外这个答案,“怎么会突然想到想要去娱乐圈?”


流川却生气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仙道,然后赌气地回答:“来看看你那么喜欢做的事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仙道细细琢磨着这句话,出神地看着流川,只觉得迷雾中的真相近在眼前,笑声从胸口出泛出震颤了几下。


传媒不是娱乐圈啊,小屁孩。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追问了一句,“你怎么会来参加今天的联谊?”


却见流川的头一点一点地,然后身子一歪就睡了过去。


“流川?流川你先告诉我再睡啊——是不是因为知道我要来……”




——FIN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