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爱情之光

废柴三叶:


 @霍开花    你点的梗,文笔有限,还望不嫌弃





爱情之光


七月初,流川枫从洛杉矶折返东京都,被守在羽田机场的记者们一路追着拍照采访。作为美国球坛上不太多见的亚裔球星,流川以其精湛的球技和与生俱来的篮球天赋,在体能、身高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依旧锋芒毕露,他休赛期回国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日本各大新闻媒体。


不过,正如传闻中一样,流川拒绝回答记者提出的所有问题,丝毫不为周遭的喧哗所动,淡漠的神情仿佛凛冬的寒雪一般冰冷。


经纪人波顿用生涩的日语代替流川向记者们问好,无关紧要的内容他也会简短地应付几句。


机场门口站满了流川的球迷,多数都是年轻的女孩子,举着牌子高呼着“流川枫我爱你”。


波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低声对流川说:“我的上帝啊,你的女粉丝一年比一年热情。”


流川没有搭腔,在保镖的开路下,弯身钻进了专车中,拉上门之后,他摘下墨镜,翻开手机的通讯录,给备注名为“白痴老公”的联络人发了条简讯。


看到这个备注,流川内心充满了嫌恶。这是他的恋人仙道彰前年以生日愿望为理由修改的,强行在白痴后边加了老公两个字。


说起仙道,流川十五岁就跟他在一起了,因为出国打球的事,两个人大吵了一架,还为此分了手。当时年少气盛,各自都放了狠话,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可是仅仅过了半个月,他们又忍不住在越洋电话里和好了。


每年休赛期,流川都会飞回日本,头几年他没什么名气,来去还算自由,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一举一动似乎都逃不过狗仔队的眼睛。之于流川而言,他十分厌恶自己所有的私生活全部暴露在公众的面前。不过,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专车行驶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阳光普照,蔚蓝的天际白云朵朵。


流川靠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后已经抵达了仙道位于世谷区的住宅楼下。


“流川,我就不跟你上去了,呃……”波顿怕惹怒流川,小心地措辞,“希望你和仙道先生可以低调点,如果被拍到什么,对你的影响不好……”


“他是我的爱人,不是我的地下情人。”流川毫不留情地的打断了波顿的劝告,戴上眼镜和棒球帽,拎着运动包拉开车门就走。


波顿不由得叹了口气,只能在心里默默向上帝祈祷,希望流川千万不要制造出什么大新闻。


 


仙道开着车回来,大老远就发现住宅区附近的绿化带里蹲守了几个拿着相机的狗仔,为了保险起见,他绕了一圈,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搭乘电梯回到了家中。


“枫,我回来了。”仙道无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好像外面有人偷听似的。


“白痴。”流川从厨房里走出来,“晚饭我做好了。”


“想死你了,先让我好好抱一会儿。”仙道说着走上前,伸开手臂把流川紧紧地搂进怀里。


“不要把汗蹭在我脖子上,我刚冲完凉。”流川嫌弃地说,不过他并没有推开仙道。


“怪不得这么好闻。”仙道直起身,注视着朝思暮想的流川,忍不住欺身吻住了他。


长吻结束后,两人都有些气喘,流川泛起红潮的脸颊令仙道内心的理智之弦彻底崩断了。


仙道把家里所有的窗帘全部拉严实之后,拽着流川回了卧房,将他压在了床上。


“你先去洗澡。”流川捧住仙道的脸,贴着他的唇角亲了一口。


“好,等我。”仙道跟他交换了一个吻。


这一晚流川不记得跟仙道做了几次,久别后的尽欢,像是燎原般的大火,对彼此的渴求不断地燃烧着。直至凌晨三点光景,仙道才肯收手,抱着流川去浴室泡了个澡。


翌日周末,折腾了大半宿的两人睡到中午才先后醒来。


流川眯着眼睛,用牙尖磨了磨仙道的脖子,哑着喉咙说:“比打球还累,浑身痛。”


“你的体力还是没什么长进嘛。”仙道侧过身,在流川的额头上落了一吻,“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准备。”


“很久没约会了,出去吃。”流川枕着仙道的肩膀,“还想看电影。”


“不好吧?我们的恋情会曝光诶。”


“你搞外遇了?”流川突然抬起头来,眼神气恼又委屈地盯着仙道。


“什么跟什么啊?”仙道捏了下流川气鼓鼓的脸颊。


“你害怕别人知道我们的恋情。”


“这是为你考虑啊,笨蛋。”


流川没说话,翻身捞过手机,在屏幕上按了一通,然后对仙道说:“餐厅位置我订好了,去不去随你。”


“要是我不去的话,你打算跟谁约会啊?”


“我只想跟你约会。”


“好啦,你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仙道不禁露出宠溺的笑容,吻了吻流川的耳朵,“先说好,万一你的经纪人,就是那位叫波顿的先生因此数落我的话,你可不能不管我。”


“波顿敢说你,我就敢揍他。”流川语气任性地说。


 


出门前,仙道再三叮嘱流川要戴好棒球帽、口罩和墨镜,哪怕不小心被狗仔拍到,只要没露脸就可以抵赖。为此,流川感到有些置气,以他的理解,自己和仙道共同度过了将近十年的岁月,往后也会在一起直至终老,为什么不可以光明正大地牵手逛街。


到餐厅入座后,流川摘下了口罩和墨镜,正打算拿掉棒球帽的时候,被仙道按住了。


“帽子还是戴着吧。”仙道环顾四周,暂时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把帽檐压低一点。”


“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公开?”流川见仙道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就来气,“啪”地一声打开他的手,把棒球帽扔在了桌子上,“仙道,我不想一回来就跟你吵架。”


“抱歉。”仙道倒了杯柠檬水给流川,“是我过度紧张了,我也很想和普通的情侣一样跟你相处,希望每天都可以见到你……我们每年相聚的时间只有两个月,我很担心会出现什么偏差,导致你的球队不允许你回国。”


“我想回来,谁也拦不住,大不了你帮我赔违约金。”流川理直气壮地说。


“好吧,幸好我们家不缺钱。”仙道被流川逗笑了,他的心情随之明朗起来。


饭吃到一半,流川冷不丁地说:“仙道,你抬起头右转三十度,然后露出你自认为最帅的笑容。”


“啊?为什么?”


“照做。”


“哦。”仙道茫然地眨了下眼睛,顺着流川所说的方向露出笑容,很快,他的表情凝固住了,赶紧趴倒在餐桌上,小声地说,“你这个笨蛋,干嘛害我!那边有人在偷拍诶。”


“你没我上镜,抓拍八成很丑,登报太丢人。”流川扭头盯着那几个拍照的狗仔,冷冰冰地说,“喂,这个人叫仙道彰,写新闻的时候不要用某男子来代替。”


“唉……”仙道轻轻地叹了口气,继而用一贯以来玩世不恭的腔调说,“既然如此,那就给他们一个头条吧。大热天跟着我们也挺辛苦的。”


仙道说完,整理了一下发型和衬衫领子,俯身勾住流川的脖颈,然后重重地吻住了他。


阳光透过落地玻璃墙映照着仙道和流川,在他们的身上镀染了一层明晃晃的轮廓,宛如沉浸在爱情无尽的耀光之中。






Fin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