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3

栖枫不曾晚:




Three.


一场比赛下来,商学院赢了20分。
樱木高兴得一个劲儿拍仙道后背,“扫把头你挺行啊,随便就秒杀对方后卫。”
仙道笑得嘴歪,樱木力气大,这一掌拍过来后背上肯定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又进步了不少,高中时教练训练你打后卫,还真是适合你。”泽北开了瓶饮料给仙道,凑近小声说,“流川很挑的,不是谁喂球他都要,平时只有藤真和宫城惯着他。去年也有几个体育特长生,他一个都看不上,挺好的孩子受他打击退队了,幸好今年有你,要不大四学长们一退出,没了后卫还真不一定能赢那么轻松。”
仙道听着,眼睛管不住地瞧流川。刚在场上与对方球员多次冲撞,流川几次被撞进他怀里,身上那种淡淡的青草味道,干净而清爽,他触碰到流川肌肤时好像在触电,电流很强,仙道也说不清什么感觉,只觉得心里很暖。
流川因为胜利而表情明朗,脸上潮红未退,他身边的青年拿了条毛巾,帮流川擦汗。
青年十分俊郎,下巴上有一道不明显的疤,短俏的头发被打理得整齐,穿着低调,不过是灰色T恤和深蓝牛仔裤,不带任何logo,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一身品牌价格都不凡。
仙道听见青年和流川说着什么,全是俗不可耐的哄人的话,流川喝着蓝色罐的宝矿力,时不时地朝仙道瞟上几眼,隐约带着笑意。
仙道体内起了一团邪火。
歇得差不多时,球场上的人也开始散了,流川脱了球衣换了件干净的背心,把自己的球袋丢给泽北,跟着青年上了一辆军牌的黑色Q7,车子发动前,他按下窗户,又朝仙道瞄了一眼,他漆黑的眼珠闪着光,好像一头成功猎食的豹。
邪火烧成了火海,车子驶出视线的那一刻,仙道“砰”地把手中的篮球摔在地上,无视掉刚才还与他在场上默契配合的前辈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球场。
越野抓起他的双肩包追上去,“老仙你又怎么了,等我一下能死啊!仙道!”

开学两周,还在军训期的仙道就成了院里的名人。
在高手如云学霸如云的商学院,论智商成绩,仙道厉害却也排不上前五前十,论身高,篮球队两米的好几个,论颜值,大四有藤真三井,大三有流川泽北,他一个刚入校的未成年,稚气未脱,跟前辈们站在一起,外貌优势似乎也没那么明显。
仙道是在某天军训结束后得知自己名声远扬的,院里传开了,说他随便一手就把商学院的“老大”给打趴下了。事实是那日比赛后,跟着别人走掉的流川让他暴躁到失控,摔球是完全无意识的,被砸到只能算倒霉。
他被选为学院代表,是在方队最前排的旗手领队,训练比其他人严格许多,每一天都精疲力竭,晚训结束后回宿舍的路上,他被几个看似不良青年的人围住了。
四个人,一个戴眼镜的胖子,一个黄毛,一个小胡子,领头的那个是唯一正常点的。
“你就是仙道彰?我叫水户洋平,今年大三。”
仙道点点头,心里有点紧张。他虽长得高,体育强,可打架还真不在行,而眼前这四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
他准备跑,可身体被军训搞得散架,腿像灌了铅一样,大喊求救?明显不符合堂堂男儿的身份,唯一的出路,只有智取了。
在剑拔弩张无声的几秒后,四人同时爆发了惊骇的笑声,笑得惊天动地,仙道觉得教学楼都能给震歪了。过路群众像观赏动物一样朝他们看,仙道可怜兮兮地眼神传递,eye contact,我——真的很正常。
几个人笑得抹眼泪,“仙道你太厉害了,真的,篮球随便一摔就能砸到花道脸上,一个星期了花道眼睛还是青的哈哈哈哈哈~”
洋平好像什么都知道,上前拍了拍他,“仙道,小辣椒很辣的,一般人搞不定。加油吧兄弟,有用的上的地方就来找哥。”

仙道回到宿舍,看见桌子上叠着很多张表,都是新生的社团申请单,越野说刚才藤真带着学生会几个人来查宿舍,让大家统一交到学生会去,就差仙道没写,就一起放在他们宿舍了。
他刷刷几笔写完,装作不经意地问,“流川前辈来了吗?”越野拿着毛巾正要去冲澡,“来了啊,就他说让你把表送去学生会的。”仙道听了心又咚咚地跳,他把表格整理好,就冲去学生会了。
院里分给学生会的办公室在教务楼的三楼,房间挺大的,连带着放各个社团的资料物品。仙道推门进去时,流川坐在桌子前看书,樱木正要出来,问流川走不走,流川让他快滚,两个人差点打起来。仙道见樱木眼框还有些青紫,有点尴尬,“对不起啊前辈,那天不是故意摔球的。”
樱木挺无所谓,“算了,反正比赛赢了,本天才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这扫把头真是奇怪,我说你老盯着狐狸看什么,那天也是……”仙道一把把樱木退出去,“前辈你快回去吧,有个叫晴子的学姐在楼下等你!”樱木一听立马屁颠颠地跑下楼了。
仙道把表递给流川,“前辈,我都整理好了。”流川没接,还是低着头看书,“放那儿吧,明天健司会看。”仙道站在他对面,和新生报到那天的角度一样,能看见流川羽扇般的睫毛从刘海儿下透出来,随着呼吸颤动,他的下巴很尖,棱角分明,却在灯光下柔和了许多,整个人映在墙上,连影子都精致得无可挑剔。仙道受了蛊惑,朝流川伸出手去,“前辈,这么晚了,你是在等我吗?”
流川抬起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眼眸里闪烁着仙道看不懂的光芒,仙道的手停在空中,心脏越跳越快,憋得脸红,流川见他那模样低下头一笑,翻回他的书,“回去吧,明天你还得抗旗呢。”又安静了好一会儿,他听仙道说,“前辈,你鞋带开了。”
大男孩不知何时站在了他旁边,又蹲下,流川下意识把脚收回,被仙道握住脚腕,他挣扎了两下,对方力气很大,力度确是温柔的。
修长的手指动了几下,完成了一个漂亮的结。
“这下好了,前辈。”
仙道起身时,被勾住了脖子,湿润而柔软的物体在他唇角舔了一下,他的大脑瞬间被轰炸了般,待反应过来,屋里早已空荡荡地剩下了他一个人。

tbc.


——————

枫枫一直在撩仙道,逮到机会就撩,突然被学弟给撩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Y ω Y\)
一见钟情真的钟的都是脸,摊手~


评论

热度(44)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