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仙流)寂寞的恋人 2

栖枫不曾晚:



Two.

仙道跟在流川身后往篮球场走,半路遇上在校园里瞎逛的越野,他拉住仙道,一脸发现了大事儿的表情,“仙道,我刚在学生处看见一个巨好看的人!走,我带你看去!”
仙道嗤之以鼻,心想,再好看能有流川前辈好看?他一点不感兴趣地甩开越野,流川听见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叫仙道跟上。
越野指着流川愣神,语气失落得很,“就……就是他……居然不是学姐!”转眼见仙道走了老远,“哎!老仙你干什么去,等我啊!”
篮球场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流川和樱木跟几个穿着红色球衣的人说着话,其中一人仙道还认识。流川朝仙道指了指,那人看过来,圆溜溜的眼睛满是兴奋,朝他挥手。
“泽北前辈。”
“好久不见了,仙道!”

仙道爸妈一个大学教授一个外科主任,平时工作忙得很,本着放养儿子的原则,加之他又聪明,一直没管过他学习,仙道初中是在家附近的区重点随便上的,年年全校第一,初三毕业被保送进了T市最好的五所市重点之一的实验中学。泽北大仙道两届,是实验的风云人物。他爸是K大教授,又是商学院副院长,妈是市里电视台的知名主持人,还获过金话筒奖。泽北成绩好人长得帅,得过奥数金奖拿过英语大赛冠军,进了学校的名人堂,能文又能武,篮球打得牛到久无对手,领着实验的校队连续三年拿了全国冠军。仙道刚入校时有点不服气,卯着劲儿找泽北一对一,连输了好几次,泽北倒挺大度,只当仙道小学弟人可爱,对他还挺照顾。后来仙道也放宽了心,承认总会有人比他强,不过只是篮球这一项,要是比长相比学习,那可就指不定鹿死谁手了。
泽北递给仙道一件7号球服,说是今儿生病没来那个宫城的,让他先穿着,等开学后正式入队再定做新的。仙道有点洁癖,本来犹豫着接不接,就瞥见流川在白T恤外套了件11号球衣,白底红衣,配他雪白雪白的皮肤,鲜艳的一塌糊涂,他想起前一阵在香港看见的7-11便利店,忽然觉得与流川有了种特殊的关联,于是很兴奋地从泽北手里抓了球衣就往身上套,泽北目睹了他这一系列的表情变化,莫名其妙的。

篮球场另一边是法学院,穿白色带紫边的球衣。K大连着隔壁T大和S大,属K大商学院和法学院的篮球队最厉害,实力难分高下,两队碰撞也互有胜负,比分差距很小,谁也没让对方占到便宜,是每年三校院系联赛的重头戏。论实力,两边队员个个儿顶呱呱,不过要是比别的就……
仙道扫了一眼场边观众,商学院这边明显女生多还穿得花枝招展,有粉底抹得厚的,被大太阳晒得汗从脸上划下来皮肤都差了色,对面倒也有女生举着法学院的牌子,眼睛却都往他们这边看。仙道一边热身压腿,一边偷瞄着流川。那个叫樱木的红发男看起来凶巴巴地,跟流川说话都用吼的,却有明显的亲密感,泽北帮流川理衣服,给他套护腕,流川也都一言不发地接受。
他身后几个穿短裙的女生挤过来,手里捧着运动饮料往流川那送,流川没看见似的躲开,泽北笑嘻嘻地接过来,“给我吧。”女生的手碰到泽北,几个人还兴奋的欢呼了一下。
仙道有点生气。
越野给他一肘子,“你怎么总盯着人家看,嫉妒啊。”他本意是说流川女粉丝多,比仙道受欢迎,到了仙道耳朵里,就成了讽刺他不能像泽北樱木那样跟流川亲近,被圈在外围,是一个失败的outsider。
他仿佛被打中了七寸,一把推开他发小越野,“你别烦我。”
越野嘟囔着朝后挪了几步,决定不和仙道计较。毕竟他能理解像仙道这样的帅哥,一路被众星捧月帅的找不到北,刚到大学就遭遇了脸朝地的滑铁卢,有多么惨。他瞄了一眼场上的流川,又叹气,长这么好看怎么不是个学姐呢!
.
.

江滨路从中平区贯穿至南平区,一路直行禁止左转,仙道飞车到南门大街的五岔路口才得以掉头,等折回到四季酒店已经过了晚上十点,他把车停在酒店外,从钱夹掏了钞票数都没数塞给门童把车开走,径直走向了前台。
时值深夜,酒店大堂空荡,前台只有一名外籍员工,看见仙道礼貌地起身微笑,用不纯熟的普通话向他问好。
仙道正向她询问流川信息,身后响起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冰冷却柔软,是那个卸下了全部伪装,柔软如棉的他的流川。
“仙道。”
他转过身,怔怔地立在那儿,看着流川朝他走来。
流川的手抚上他的脸,指尖顺着他的鼻梁拂到唇角滑落到下颌,停在他的喉结上。
“仙道,你怎么连法令纹都帅。”

不知哪里飘来了歌声。
“眉头心头,世界尽头,想你的旅程反复不休,不到终点,不能回头。”
仙道眼眶泛红,恍如隔世。

tbc.


评论

热度(31)

  1. 💎akiraS🐳栖枫不曾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