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S🐳

还记得15年看的那篇猫化的文,仙在里面就是一只颜值超高性格温柔的布偶,刚看到这张图这句话,这完全就是我这十几年来你在我内心的写照💗💗💗💗

许言/在座各位都只是小软糖

💗💗

糖度任意包:

*标题紫四卖萌


没有手感,速摸鱼鱼


—


01
前段时间有个小广告特别火,内容是块粉色的魔性小熊软糖在大草原上又唱又跳,被夹子夹住后边骂脏话边顺势扯下自己的软糖腿就地开啃。


看得李泽言瑟瑟发抖了好久。


他心想,拍这个广告的人太不了解小熊软糖了,首先他不知道该怎么骂脏话,其次小熊软糖被夹子夹住是骂不出声的,实在太疼了,更不要说直接把一条腿也拔下来,那会死糖的。


他看着自己被夹进夹子的小腿,狰狞的铁夹压在肉上,把那一片肌肤都压得青紫。他泪眼汪汪,死憋着不让泪珠掉下来,两片小熊耳朵疼得软趴趴地耷拉在头发上。他想使力气把腿给拔出来,可除了让那块失去知觉的皮肤再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外,毫无作用。


他是颗小熊软糖,可是他好不快乐。


02
李泽言是颗很特别的小熊软糖,特别之处在于,他的脑袋上还长着绵软的熊耳朵,就像真的小熊一样。这让他在小熊软糖群里很不受待见,虽然他会做很好吃的点心,整颗糖也弹弹的很好抱,但他性格冷冷淡淡的,平时也不知道和大家搞好关系,最后还是被软糖们哄劝着退了群。


他心里是门儿清,李泽言并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刀枪不入,他只是一颗小熊软糖,全身上下都软软的,心脏也是软软的,太容易受伤了。到底为什么一颗软糖会长出毛绒耳朵,他一点思绪也没有,也不是不曾自己偷偷试图拔掉他们,但耳朵那里感觉特别强烈,用力一扯眼泪就断线似地下来,比身体其他地方受伤都疼,就只好作罢了。


李泽言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在软糖里都很受欢迎的牛轧糖周棋洛告诉他,其实还有很多种糖果化成人形后会有动物耳朵的,李泽言可能只是碰巧沾上了它们血统的边角。周棋洛说得无心,李泽言听着有意,大家要是都有动物耳朵的话,那长着小熊耳朵的自己就显得不那么出格,也就肯定不会被排挤了呀。于是他一颗糖收拾好行李,整装待发开始旅行,去拜访传说中有耳朵的糖果们。


出师不利,第三天他就踩到了捕鼠夹子,成为了夹子上一颗会动的活诱饵。


索性这附近其实也没什么老鼠,这个夹子被放在这里跟个摆设一样,要不是他觉得上面卡着的奶酪块看起来实在浓郁金黄,很适合拿来做芝士蛋糕,他也不会鬼迷心窍,傻乎乎地踩上去,还被卡了好久。


难道真的要像广告里演的那样,他要一把把腿拔下来,再嗷呜嗷呜地吃掉?只有一条腿的话他还能徒步旅行吗?


只有一条腿的话,见了有动物耳朵的糖果,会不会再被排挤呢?


想到这里李泽言就鼻子发酸,四下无人,他索性小声抽噎起来,眼泪在身旁聚成小水洼。


哭到没什么力气时他安安静静地屈起腿,把脸埋进膝盖,慢慢缩成一小团,只有耷拉着的熊耳朵还在轻轻发颤,显示出他依然好疼。


然后,一只软白的小手,拂开了他抱紧了膝盖的双臂。


李泽言委屈巴巴地抬头,对上一双乌黑如墨的眼睛。


03
来糖全身上下都白津津的,是牛奶一样的白色,黑发服帖地缀在额前耳畔,衬得他面容十分乖巧。他微笑了一下,在李泽言面前半蹲下来,小手各握住夹子一端,噗叽一声,生生把夹子给拉开了。


李泽言愣愣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奶白色的糖人便耐心地把他的小腿挪开再松手,夹子合上时又是阵悚然巨响,终于让李泽言回了神。


糖人将手覆到那片淤青处,软热的掌心压住它,李泽言疼得一缩,他就放轻力度,小心地揉着。


李泽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糖人黑色的软发上,赫然长了两条雪白的,长长的耳朵,耳朵里侧还泛着粉,他从来没见过这样可爱的颜色。糖人为他揉揉时凑得很近,身上若有若无的奶香味直扑鼻尖,甜丝丝的,一条长耳朵凑到他面前,柔软地贴到他的面颊上。李泽言被这柔软迷了心神,下意识地拿嘴唇碰了碰它。


毛绒绒的,特别舒服。


奶白糖人抬眼看他,李泽言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


"没关系,"他笑起来,圆眼睛眯成月牙,"还可以摸摸看。"


李泽言一惊,就听他借着说:"……但你的耳朵也要让我摸摸看。"


李泽言心中开满了小花,他第一次能和别糖互摸小耳朵。他们是一样的,他们都可以摸到对方的耳朵,这样是不是算交到朋友了呢?


他摸上雪白的耳朵尖,问糖人:"你叫什么名字?"


糖人被摸着耳朵,依然很好脾气地笑着:"你可以叫我许墨。"


"……那,那你也可以叫我李泽言。"


许墨歪着脑袋,说:"李泽言,泽言。"


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李泽言觉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带上了奶香气。他脸红低头,慢慢揉搓着许墨的耳朵,突然觉得手上一轻,毛绒的感觉搭上了他的手臂。


李泽言一看,发现许墨只剩下一只耳朵,还有一只,掉在了自己的手上。


!!!!????!!!!??!


04
许墨是一颗奶糖,一颗特别的奶糖。


特别在于,他来自一个神奇的奶糖家族,这个家族统称为大白兔奶糖,顾名思义,糖果们天生就长着两只小兔耳朵。可是许墨没有,他的奶香味浓郁又甜美,皮肤就像新鲜的牛奶,他比奶糖还要奶糖,却独独少了两只耳朵。


因为没有耳朵,许墨小时候总是要被其他小朋友欺负,在他把他们一个个都揍趴下后,小朋友们就开始渐渐疏远他。他习惯了形单影只,虽然偶尔也会觉得寂寞,但好在他喜欢研究些小科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挺让人开心的。


许墨的朋友,小时候唯一能和他打得势均力敌的白起,一颗长着猫耳朵的太妃糖告诉他,听说世界上还有好多糖果是天生就没有耳朵的。许墨没有放在心上,他给自己做了两条能以假乱真的兔子耳朵,骗不了别人,骗骗自己也是好的。


但此时,他无比庆幸自己这么做了。


因为眼前这颗水果味的小软糖,好像特别喜欢他的耳朵。


05
李泽言看着手里的耳朵,吓得眼泪又飙出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把他的耳朵揪下来了,他会不会很疼很生气,会不会就不愿意和我做朋友了?


他颤颤巍巍地把那条耳朵放回许墨头上,手一松,耳朵又掉了下来。


许墨看着比刚刚被夹子夹住时神情还得更惶恐委屈些的软糖,指指他因害怕而发抖的熊耳朵,问:"我能摸了吗?"


"请,请吧!!!"


"?"


许墨小心翼翼地摸上他的熊耳朵。耳朵小小的,团成一团,恰好能被手心拢住,又软软热热,毛毛绒绒的,摸起来让人觉得很开心,殊不知一脸僵直的李泽言心里已经开始疯狂刷屏:他是不是也要把我的耳朵揪下来他是不是也要把我的耳朵揪下来——


许墨还以为他在害羞,他双手揽住他的肩膀,轻轻舔吻起他的小熊耳朵。


李泽言:要,要被咬了!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一直没有到来,相反,敏|感的耳朵被舔得又热又痒,他不自在地躲开一点,许墨马上又凑上前,继续亲吻他的耳朵,亲的李泽言腰都要化成糖水了。


许墨没被拔掉的兔耳朵就在他面前,李泽言抬头看看他,偷偷把那条耳朵抱过来,也不敢太用力,捧到手上后轻轻地把脸贴上去。


像围巾一样,又香又软。


许墨若有所思:"你喜欢这个吗?"


李泽言不好意思道:"喜欢。"摸起来很愉快,白白的又很好看。


许墨亲亲他的脸颊,上面还有湿漉漉的,水果味的泪珠子。


"我也好喜欢你。"


06
然后两颗糖就开始疯狂地做(闭嘴吧你)






额娘又从前方发来最新报道,这绿盆一直以来都是一一的挚爱,本来见盆就躲得十万八千里的小七这下又占山为王了(没办法,别人的就是最好的😂),话说黑猫真的太温顺了,明明体重是人家的2倍,天天被欺负😁

你讲话轻声细语,
做事慢条斯理,
你从来不赶,但总是很敢。